第125章 小“泥鳅”/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靖祺发现了棺材,非常惊讶,我忙跑了过去挡在他面前说:“夏师父,这棺材没什么好看的,今天忙了一天了,我们去喝两杯吧。|ziyouge.com|”

一听到有酒喝,夏靖祺就来了精神,我趁机将他推下了楼陪他喝酒去了。夏靖祺声称他现在是以抓鬼为生,以前赚来的钱都买酒喝了,而且大脚大手地花,分文未存,近来又没什么业务,所以宾馆都住不起了,言下之意想住到我们那儿去,想白吃白住。

因为他是楚香香的师父,我对他自然是毕恭毕敬。

上一次沐木帮吴先生劝走了他老婆的魂魄,他给了古惠欣六万块,后来古惠欣又说要将这些钱全给我,我本来是不想要的,但她非要给我,我最后被迫无奈收了三万。

现在夏靖祺竟然向我哭穷,心想他身为一代鬼术宗师,竟然穷成这样,我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万一以后我也成了一个以抓鬼为生的抓鬼师了,也像他这样连房子都没得住,喝酒都成问题,那可怎么让我的香香过上好日子啊?

喝完酒后,我去取了两千块钱给夏靖祺,夏靖祺很坦然地接过钱,拍着我的肩膀吐着酒气说:“小子,很不错,我很欣赏你……咳……”打了一个酒嗝后又说:“我到时借我的鬼术秘笈给你看,在我的培养下,你极有希望成为下一代鬼术宗师……”

对于醉酒后的话,我是向来不放在心上的。

后来我跟如霜与沐木商量,是否让夏靖祺住过来,他们都没有同意,因为他们跟夏靖祺毕竟不熟,更重要的是,现在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水晶棺材的。

奇怪的是,接下来几天秃顶与大狼狗并没有来这儿看房子,房东也没有出现,更没有催促我们搬走,而如霜也没有找到理想的房子,虽然她有钱,也没法买房,为什么?因为她现在的躯体是别人的,根本就没法办身份证,她买的车还是用我的身份证,也就是说,她的车法律上是属于我的……至于她的驾驶证是怎么弄来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现在就算找到房子了,水晶棺材也不便运走。

我索性就去问房东了,到底要我们什么时候搬走,房东强笑着说:“先别搬,那两个老板这些天一直没有来找我。”

只怕他们以后再也不会去找房东了,后来我想,秃顶与大狼狗说要来租房,并非是真的要租房,也并非为了水晶棺材,而是想来看看我们到底有多少人,更重要的是想看看沐木是否受伤,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当然,他们没有想到后来夏靖祺会出现,若没有夏靖祺,只怕我和如霜在那石洞里会遭殃。

晚上,我在研究沐木的那本笔记,楚香香在一旁给我收拾房里的东西,我这房子里有点乱,楚香香每天都要帮我整理一下。

这时,她拿起了我从古墓里拿回来的那条龙形青铜器,端在手里端详了半天,用手轻轻擦试着。突然,楚香香呀地一声,将我吓了一跳,忙抬起头问她怎么了,只见她秀眉紧锁,而她的手指头出血了。

原来,刚才楚香香在擦试着青铜器上面的灰尘时,不小心手指被刮破了,而且还出血了,我忙站起身学着电影里的情节将楚香香的手指放地我嘴里轻轻地吸了一口,她的血有点咸,我问她疼不疼,她羞红着脸摇了摇头。

我又朝青铜器望去,那上面本来滴了楚香香的一滴血,这时血像像被吸干了一般,一下就隐进青铜器里不见了。我也没注意那么多,将青铜器放在桌上去找碘酒和创口贴给楚香香包扎伤口。

正在用创口贴将楚香香受伤的手指头包扎好,突然听得卟地一声,像是有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我循声望去,发现那青铜器掉在地上了。

我很奇怪,那青铜器我明明是放在桌中央的,它怎么会掉到地上去了?难道它还会走路不成?我走了过去将它拾了起来,放在手里看了看,它跟泥鳅一般大小,像是一条龙,本来是硬硬地,可现在怎么感觉它身上软软地?我以为我的触觉发生问题了,就叫楚香香也来摸,楚香香摸了摸也惊讶地说:“它怎么软了?”

正在这时,它突然动了起来,像泥鳅一样一下从我的手上滑了下去。

我和楚香香吃一惊,难不成这小“泥鳅”活了?

正在这时,客厅传来了夏靖祺的声音,楚香香徒儿,楚香香徒儿地叫了两声,楚香香说:“夏师父来了,我去看看。”说着就出去了。

我再次将青铜器捡了起来,感觉它更软了,而且在我手掌上好像还动了一下,正惊诧,夏靖祺已走到了门口,冲我叫道:“小子,陪老夏我喝酒去!”

“怎么这小东西活了啊?”我问他。

夏靖祺走了过来,朝我手中的青铜器看了看问:“什么东西?好像哪儿见过。”我说是从古墓里带回来的。夏靖祺一听说来了兴趣,从我手中抓过青铜器看了看,浓眉直皱。我说:“它本来是硬的,跟铁一样,可刚才它好像吸了香香的一滴血,竟然会动了,而且还软了。”

“什么?”夏靖祺大吃了一惊,将青铜器放在手掌上,轻轻地吹了吹,青铜器竟然腾身一跳就落到了地上,然后像泥鳅一样朝前溜去。

“抓住它!”夏靖祺大叫了一声,指着那青铜器叫道:“它是魔血太岁!”

我和楚香香同时吃了一惊,这玩意儿是魔血太岁?魔血太岁我俩不是已经喝过了吗?难不成这夏靖祺一看见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就称之为魔血太岁?

夏靖祺跳了上去,一下将那小东西置在手掌下,对我和楚香香激动地说:“这一回是真的魔血太岁,老家伙说过,魔血太岁形式动物,僵硬无比,可食人之血,便可复活,而且在复活半个时辰之类,必须要将它吞下方可有效。”

又是一个新的魔血太岁版本!

我和楚香香半信半疑。

夏靖祺急急地说:“快,这家伙灵活得很,香香徒儿,你去准备一杯水,等会儿跟水一块儿吞下去!”

“我……”楚香香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吞不下。”

“别废话!”夏靖祺将小“泥鳅”抓了起来捧在手里说:“快去打水!”楚香香哦了一声,忙不迭去打了一杯水,夏靖祺将小“泥鳅”放进水杯里,它竟然像泥鳅一样游来游去,夏靖祺兴奋地脸都红了,眉飞色舞地说:“是它!真的是它!”

我疑惑地问:“它真的是魔血太岁?”

夏靖祺说:“对,这一回绝对是。”

我问那一回是什么?夏靖祺大大咧咧地说:“上一回的别管它了,香香徒儿,快,把它跟水喝了!”

楚香香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喝不下,不喝。”

夏靖祺说:“喝不下也得喝,半个时辰近后就没有效果了!”

楚香香朝我看了一眼,还是不敢喝,这时那小东西完全就是一条泥鳅了,一条生泥鳅谁会喝得下?

夏靖祺端起水杯命令道:“快喝!”

楚香香后退了一步说:“我不喝,要不小逸哥哥喝。”

这个,我也喝不下啊。

夏靖祺说:“看来只有将它杀了,让它的血跟水融合在一起,这样就好喝一些,不过效果没生吞那么好。”

我觉得这实在是太神奇了,超出了我的正常思维范围,真担心这酒疯有神经,随便弄一个东西就说是太岁,万一是毒物,那喝下去岂不是要翘辫子?

不行,这酒疯的话不可信,不能让楚香香冒这个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