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魔血/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问夏靖祺,如果我将这魔血太岁喝下去后,我再将我的血给楚香香喝,是不是我的血也跟魔血太岁一样?夏靖祺说:“老家伙说过,凡吃过魔血太岁,那人的血就是宝物,就像唐僧的肉一样珍贵。(www.ziyouge.com)”

这时,沐木与如霜闻声也进来了,听了夏靖祺的话,对那魔血太岁也好奇不已,如霜说:“世上是有魔血太岁这一说,不过我从没有亲眼所见,也不知是真是假。”

“是真!”夏靖祺将杯子放到我面前说:“小子,便宜你了,喝下它,以后你每天给香香喝一杯血,连续喝七七四十九天就行了。”

“每天一杯?”我和楚香香同时吃了一惊。

夏靖祺端起水杯不由分说地朝我口里倒,我想死就死吧,吃神丹妙药都是要冒险的,皇帝吃长生不死药还可能会吃死呢,我不过是喝一条泥鳅罢了……

那条小“泥鳅”一到我嘴里,立马自个儿从喉咙里滑了下去,感觉它游进了我的躯体里,在里面游来游去,一股热气从躯体中直冒而出,全身骤然热起来,而且身体中血液奔腾,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头扑倒在地。

当我醒来时,发现我躺在床上,映入眼窝的是香香那娇美而焦急的脸庞,她一见我睁开眼睛立即叫道:“小逸哥哥,你感觉怎么样?”

我这时感觉身体并无异样,只是,全身好像充满了力量,有一种要爆发的感觉。

“没什么,”我坐了起来说:“挺好的。”

楚香香喜极而泣,连声说:“我以为你出事了。”

我擦干她眼泪怜爱地说:“没事,我福大命大,怎么会出事?”

沐木、如霜与夏靖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夏靖祺像是很不服气地大声叫道:“怎么样?醒过来了吧?我说过他没事,你们怎么能不相信我的判断?”他来到我面前说:“小子,你在喝了魔血太岁,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醒了过来,体质不错,我很欣赏你,从此每天你要记得放血给香香徒儿喝,要连续喝七七四十九天,明不明白?”

我忙说明白了。

夏靖祺又说:“现在你的血是宝中之宝,比任何补药都要好,这件事你千万不要说出去,不然来找你要血的人每天可能会踏破门槛。”

我半信半疑,就问他,我的血难道能救人命?

夏靖祺说:“你的血不但能救人血,还能躯邪,总之现在你全身是宝。”

我与楚香香、沐、如霜面面相觑,全都微微摇头,这夏靖祺,是吹牛不打草稿,这话也说得太大了!

谁会相信他啊!

楚香香与如霜做过饭,留夏靖祺在这儿吃过饭后,他提着一瓶酒屁癫乐癫唱着山歌就走了。

“下弦月,孤单寂寞无影;奈何桥,上你独自前行;孟婆汤,会把我遗忘吗?还是下辈子再做我的新娘……”

声音有些凄凉。

这时天色不早了,沐木与如霜回二楼去休息了,我割破手腕,放了半杯血递给楚香香,楚香香看了看,秀眉直皱,连声说:“我不喝我不喝。”我说喝了吧,很补的。楚香香摇着手说:“补也不喝,我又不是吸血鬼。”

“不喝也要喝。”我将杯子端了起来递到她面前说:“你就当作是红酒好了。”

楚香香转身朝她房间里跑了进去,我无可奈何,只得将杯子放在桌上跟了进去,劝了她很久,说这是我的血,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要喝,就相当于把我的爱喝进你的心里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总之劝了很久,她才勉强地同意了。

来到外头,当我朝杯子里望去时,惊讶地发现,原来半杯血,现在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了,忙说:“这血挥发得真快啊,快喝,再不喝就没了!”

楚香香端过杯子朝里看了看,面露难色,望着我问:“真的要喝?”我说真的,必须,马上!楚香香便眯着眼睛慢吞吞地将杯子放在嘴边,然后一口猛灌了下去,喝完后还咳了两声,显得极为痛苦。

我忙在她后背拍了拍问:“怎么样?好喝不?”

楚香香说:“不好喝,有点……有点怪怪地。”

我又倒了一杯白开水给她喝了,她的脸色这才舒缓开来,不过一会儿,我发现她的脸红了起来,红润红润地,像是熟透了的苹果,楚香香摸了摸脸说:“我的脸好烫。”我想不会我的血跟那次喝的那个“贝壳”血有同种效果,能催晴吧?真是太好了,我喜出望外,趁机说:“香香,你今天喝了我的血,现在你的身体里有我,我身体里有你,我们是同一个人了,今晚我们要一块儿睡。”

“啊不!”楚香香立即说:“我们还没有结婚,不能睡在一块。”

“睡在一块又不干什么。”我想先把她骗上床再说。

楚香香说:“没干什么也不能睡在一块,如果你真的想跟我睡,那……那你必须得先做六件好事,做了这六件好事后,我……我就跟你一块儿睡!”

“六件好事?”我想,这丫头干嘛要我做六件好事?不会是在找借口吧?不过六件好事就六件好事,我从小心地善良,助人为乐,特别喜欢扶老奶奶过马路……

“你说过的啊,”我提醒好说:“只要我做了六件好事,你就要陪我睡,说话算数。”

“嗯嗯……”楚香香说完转身朝她房里跑了进去。

我真的是无可奈何了,这什么女朋友嘛,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这么保守!

来到浴室,身上非常地难受,很想爆发一下,而且这一次的感觉跟上一次喝了那“贝壳”血一样,有一种喝了chun药的味道。

可是,楚香香身为我的女朋友,有陪我睡的义务,竟然拿六件好事来搪塞我,令我好生郁闷,难道非得要我自己用自己的手来解决?

“嘿嘿……”突然一声轻笑从我身上传了过来,我吃了一惊,忙收回手朝后一看,只见九怜不知什么时候已出现在我的身后,这时有意无意朝我胯下望着。

我大惊失色,赶紧伸手捂住下身,护住我的小弟弟,生气地叫道:“我洗澡时你怎么能进来?快出去!”

“哎哟,逸哥哥,你怎么这么害羞啊?”九怜边媚笑着边朝我慢慢走过来,我急了,忙朝后退去,不料一脚踩在一块肥皂上,脚下一滑,身子顿然朝前扑去,而九怜正走到我面前,我身不由己一头扑在她身上,双手也下意识地抱住了她。

“你真坏,口头上说叫我出去,实际是要抱住我,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九怜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将我朝浴缸里推。

“卟嗵”一声,我俩齐落进了浴缸里。

待我好不容易从浴缸里爬出来时,只见九怜望着我正在得意地笑。我正想好好教育教育她,但是,我立刻顿住了。

九怜因为穿着丝衣落进浴缸里,这时丝衣全湿,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以致于她那美丽的胴体在湿湿的睡衣下若隐若现,我不由看得呆了!

“我好看吗?”九怜显然因为我这灼热的目光而自鸣得意。

我重重点了点头,不知为什么,今天感觉九怜非常地真实,跟一个真人似的。

九怜顿然咯咯地笑了:“那要我把这丝衣脱下来不?”

九怜说要脱衣,我木纳地摇了摇头。九怜盈盈一笑,轻轻地将身体靠在了浴缸上。她身体侧卧,粉臂支头,双腿并拢,安静而闲逸,而且还得意媚笑地望着我。

嗅着那夺人魂魄的迷人体香,我仿佛在梦境中一般。我拉住九怜的手,喃喃地说:“九怜,我想……”没等我说完,九怜就张开双臂把我搂在她的怀中,把她娇美的面庞紧紧贴在我的脸上。

我只觉一阵天昏地暗。

“你怎么会跟真人一样了?”我惊讶地问。

九怜笑嘻嘻地说:“因为我喝了你的血啊。”

难怪我那半杯血一下就见底了,原来是被九怜给喝了!可是她喝了我的血怎么就跟人一样了呢?

而这时,我身体里血液奔腾,对待她有一种原始的渴望,这恐怕是今天我吞了魔血太岁,身体里受不了,总得要爆发一下。本来楚香香是最宜让我爆发的承载体,可是她却思想守旧,也不知道我的需要,我只有……其实我并不想做出对不起楚香香的事,可是这个时候,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啊。

突然,九怜轻轻在我的耳边说:“逸哥哥,我们到卧室去吧。”

我担心经过客厅时会被楚香香发现,忙说:“别去,我们就在这儿好了。”

九怜的面颊顿然涌起一片淡淡的绯红,秀目似闭似睁,目光迷离,眼角眉稍尽是柔情蜜意。

“逸哥哥,你把我的衣服脱了呗。”

我将她的丝衣轻轻褪下,我惊讶地发现,这丫头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

只听得九怜娇声说:“逸哥哥,你觉得我美吗?”

“美,很美……”

“那你还发什么呆?还不快过来。”九怜满面羞红娇声地说着,伸出细嫩、纤柔的手把我拉到她的身边。

一阵清新迷人的清香如丝如缕地飘入我的鼻中,我只觉得一阵阵地意醉神迷。

这儿有删减,若想看原版,请加VIP扣扣群:203812823见群文件:126VI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