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老村子怪异事/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特别留意身边的人与事,想知道哪儿需要我帮助,只要完成六件好事,就可以跟我心爱的香香一块儿睡了。|ziyouge.com|

这天回家,我将一张纸递给楚香香,楚香香显然不明白,莫名其妙地问:“什么啊?”我一本正经地说:“你看看。”

楚香香便将纸张开,只见上面我工工整整地写道:

今天所做的六件好事

一、扶一位老奶奶过马路

二、施舍了五元钱给一名老爷爷

三、帮一个外地来的大叔找到了他要找的地方

四、一位小姑娘跟她妈妈失散了,我帮她找到了她妈妈

五、同学顾枫昨晚去找小姐,没带够钱,被人打,我借给了他钱

六、天空下雨了,一位大婶没带伞,我将我的伞借给她了,没要她还

看完后,楚香香更惊讶了,问我是什么呀?我一字一句地说:“六件好事。”

“六件好事?”楚香香的眼睛一眨一眨地。

我提醒她说:“你不是说我只要做完六件好事你就会跟我一块儿睡的么?”

楚香香这才明白过来,笑呵呵地说:“小逸哥哥,你可真逗啊,你就那么想跟我一块儿睡?”我说是啊,我的梦想就是跟香香抱着睡。楚香香哼道:“你还是打消你的那个坏心思吧,我才不跟你睡呢!”

我非常郁闷,微微生气地说:“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我做了六件好事你就会跟我睡的么?怎么说话不算数呢?这以后咱们还怎么做夫妻啊?”

楚香香咯咯笑道:“对,我说过是要你做六件好事,可是你--你这哪是什么好事啊,我的意思是说,你做的这六件事,必须是大事,要惊天动地,轰轰烈烈,而不是一些琐小的事。”

大事,惊天动地?轰轰烈烈?

“比如?”我有一些不解。

楚香香说:“比如,上一次干尸事件,就是类似的事。”

我明白了。

接下来,我四处去打听哪儿发生了什么大事,看有没有我能帮得上忙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天,我终于打听到了一件大事,说是离我们这儿不远的的一个小村庄里的人们都在搬迁,至于为什么,好像是村子里的人都得了一种怪病。打听到这消息后,我兴奋不已,放学后第一时间就回去跟楚香香说说这事,说完后提议我们去那个村子看看,若我们将那村子的怪病治好了,是不是算是大事一件呢?

楚香香笑而不语。

如霜慢悠悠地走了过来,问我们在聊什么,我就将那村子的事跟她说了,并且说:“我们叫上沐大哥一块儿去看看吧,说不定那儿有鬼呢。”如霜却说:“你的沐大哥今天早上走了,说有事要去办,要过些天才来,要我叮嘱你好好修道。”我问沐大哥去哪儿了,如霜说她也不知道,然后又问刚才那事我是从哪儿听来的,我说是在网上找到的,边说边拿出了手机找到了那条新闻。

而那条新闻上还说,得病的人平时都和正常人一样,但每当听到一种乐声,他们就会都割自己的手腕放血,并且还用器皿将血接着,就像杀猪时接猪血一样的,不过他们每一次放血不多,最多半碗,就跟梦游一样,待梦醒后,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腕破了,可是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割破自己的手,浑然不知,他们非常恐惧,以为村子里有邪物,于是纷纷搬离了村子。

如霜秀眉紧锁。

我得意地问:“如霜姐,这事儿算得上是一件大事么?”

楚香香无奈地说:“你呀……思想越来越邪恶啦。”

我嘿嘿笑了两声,对如霜说:“如霜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我想这村子里一定出来鬼怪了,那些村民极可能是鬼上身了,不然不可能自己割自己的手,而且自己还不知道。”

如霜若有所思,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一遍,不紧不慢地说:“这事的确蹊跷,我们得去看看。”

我一听就乐了,催促着马上出发,楚香香朝门外看了看说:“这么晚了,明天再去吧。”我说不晚,才五点钟啊,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呢,这事得早些去解决,如果跟鬼魔有关,晚上去不更好么?

如霜点了点头说:“不错,这事非同小可,事不宜迟,我们得趁早去。”说着又将我夸了一番,说我跟以前相比更大胆了,而且也越来越热心,说得我极不好意思,只有楚香香明白我的花花肠子,在一旁偷偷直摇头。

确定了那座村子的位置后,我们带上一些吃饭的家伙就出发了。

我心里既期待又兴奋,希望我们这一次能遇上大事,最好我们能将它解决,不枉此行,待这事一搞定,六件大事就少了一件,离楚香香同床而睡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当然,我对那村子里发生的奇事也非常好奇,想去看看那些村民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给自己放血,还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难道中邪了?

因为那村子出了这种事,非常引人注目,几乎人人都听说过了,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问到了那座村子的具体路线,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到了那座村子。

在村口,如霜将车停了下来。

这时近黄昏,放眼望去,村子里头灰蒙蒙地,里面好像飘荡着一层迷雾。村子不大,房子不过二三十来座吧,有新水泥房,也有老砖瓦房,是一座典型的老村子。

而这时,村子里一个人也看不见,整座村子显得孤寂、死沉。

“好强的怨气!”如霜惊道,脸色非常沉重。

我拿出罗盘朝前勘探了一下,发现指针纹丝不动,楚香香也上前来看了看,见如霜已走到前面头去,我们忙跟了上去,一步一步朝村子里走去。

到村里后,发现几乎每户人家的房门都紧闭着,而且很多老式房门都上了锁,看来真如新闻上所说,村里的人都搬走了,至少是暂时离开了村子。

我感觉到了任务的重大,我们得尽快找出事情的源由,让村民们摆脱恶魔的威胁,尽早回来。

现在我的出发点并不是要跟楚香香睡了,一种神圣的使命感油然而升。

后来,我们终于在一座房子前看见了一个人,是一个老人,六七十来岁的样子,白发苍苍,不过很有精神,他正坐在家门前用蒲扇拍扇,我上前去有意装作什么都要不知道地问他,为什么村子里不见有人呢?老人说:“村里出怪事,大家都搬走了。”

从老人口中得知,村民们是两个月前才有此症状,而村民也找过大夫看过,但没查出病因。

我觉得这事还是跟妖邪有关,就问老人这两个月来村子里有没有出现奇怪的人或事,老人摇了摇头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也没有什么陌生人来过。”

从老人那儿问不出什么什么有用的线索,我们继续朝村子里走去。后来在山脚下发现一口水井,是老式的那种吊水井,我们见村里并没有水管之类的,想必村里所用之水都是从这水井里打上来的吧。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得知这种水井里的水特别好喝,冬暖夏凉,清爽可口,而这时井边有一只吊水的桶子,我就打了一桶水上来,只见这水清澈见底,并无一丝水草或杂质,一见这水我心就豁亮了,决定好好洗一把脸,然后痛痛快快地喝一口正宗的老井水。

正要捧水喝,如霜突然走了上来,一下将我拉开了,冷冷地说:“别碰那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