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来自地底的声音/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问她们怎么没睡,如霜说:“在听笛声呢。(ziyouge.com)”楚香香问:“这是谁在吹笛啊?声音太凄凉了。”我想恐怕是老人家所说的羊娃。楚香香说村里人不是都走了么,怎么羊娃还在?我将羊娃的事跟她们说了,如霜想了想后说:“这笛声凄切缠绵,这种曲不是一般之人能作得出的,我们去看看那人。”

这笛声从对面的山岗传来,离这边并不远,我们拿起手电筒便朝那边走了过去。

我想不通,怎么这两个姑娘跟我一样好奇?而且现在是晚上,也敢去对面的山岗,万一碰上坏人了呢?你们可是如花似玉啊,花姑娘哟西哟西地!

没多久就到山岗下了,仰头朝上一望,山岗并不高,上面非常地光秃,山腰间有些乱石和一些青草,中间有一条很宽的路通上去。

而那笛声正是从山岗上方传来,可是当我们快到山岗上时,笛声嘎然而止。想必是这吹笛之人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已经停止吹笛了。

待到了山岗上面后,这才发现上面非常平坦,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一丛丛青草,而且有不少的土丘,此起彼伏。

但是,上面空无一人。

而这时,上面非常地安静,风静人匿,只有虫子在草丛中唱着只有它们自己才能听得懂的歌。

突然,隐隐约约,从虫子的歌鸣中似乎听到了一阵呼救声:“救命,救命啊……”我以为我听错了,侧耳又细听了一会儿,虫子的歌鸣中是伴有这么一股声音,好像来自风中,又像是来自地底。

我望向如霜与楚香香,他们也一脸地疑惑,我问:“听到有人的呼救声吗?”她们点了点头,我高声问:“有人吗?”

声音很大,在这黑色而安静的夜里显得非常突兀,但虫子的鸣叫并没有停止,不过那呼救声却大了一些:“救命啊,救命啊……”

这一回我们听得清楚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们顺着那声音走了过去,竟然来自左方的草丛中,而且,那声音好像来自地底!

当我们来到一座坟墓前时,那声音变得清晰了,竟然是来自坟墓里!

前面的坟头,竟然出现了一个大黑洞。

我与如霜、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我示意她们不要动,慢慢地走了过去,用手电筒朝洞里照了照,赫然发现洞下面站着一个人,这时冒着头正求助地望着我。

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短发,浓须,头发和胡须上全是泥土,拿着一个几乎要熄灭的手电筒,一脸地疲惫与沮丧,当然,看到我时,眼睛放了一下光。

这黑色的夜里,寂静的山岗上,一座坟墓里竟然站着一个男人,令我着实愣了一下,而他看到我时也怔了怔,或许是因为发现我是个陌生人吧。

我壮了壮胆问:“你……是人是鬼?”

那男人忙说:“是人,我是人!”

楚香香与如霜也走了过来,齐将手电筒朝坟墓里照,下面的男人吃了一惊,忙将手罩住眼睛。这一回我们看清楚了,这人竟然站在下面的棺材里,棺材里的尸骨依稀可见,而这一座坟墓非常奇怪,深达一丈有余,难怪那人在下面上不来。

看来是一个盗墓贼。

我有意问:“你在那下面干什么?不会是你复活了吧?”那男人顿时愁眉苦脸地说:“哪里复活,你说的什么话嘛,我是来上茅厕,谁知一脚踩空就掉了下来,差点断了骨头。”

“呵!”楚香香竟然笑了一声,只有她这纯洁的小姑娘才相信那男人的鬼话。那男人又连声说:“别看着,帮帮忙,把我拉上去。”边说边丢了一条粗麻绳上来,我们抓着麻绳的另一头齐力将他拉了上来。

一上来,那男人就不断抓头发,只见头发上的泥土唰唰掉落,又将身上的泥土拍了拍,朝我们三人看了看问:“你们……哪儿来的啊?”

我说:“我们是城里的学生,来这儿玩耍,住在村里的一位老爷爷家,听见这山岗上有人吹笛子就上来看看,谁知道吹笛的人没看到,却看到了你。”

说到这儿,我忍俊不禁,暗想,盗墓贼被困在坟墓里,古天下恐怕只有他一人了吧,真是朵奇葩!

那男人大大咧咧地说:“你说的那吹笛的人啊,我认识,是我们村的人,叫羊娃。”

果然是他,他一个放羊的娃竟然能吹出这么一首好笛,可见其音乐造诣非常高深了,可这一首曲儿他是从哪儿学来的呢?以他的身世,是不可能去艺校学习的啊,也没有听老人家说过羊娃遇上了哪位名师,也没受过高人指点,难不成是他不学自通?总之这事非常奇怪。

我对这羊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便问这个逗比盗墓贼羊娃住在哪儿,盗墓贼伸手朝山岗的另一面指了指说:“就是那边,半山腰上。”说完他就要走,不过走了两步后又停下来对我们说:“你们救了我,我应当要感谢你,可是我今天一天没吃饭了,现在饿得半死,没法报答,以后有机会了再报答,不过我提醒你们,不要跟那羊娃说什么话儿,自从小倩嫁了后,他越来越孤僻,有点怪怪的味道。”

待那盗墓贼走后,楚香香好奇地问:“那大叔……真的是掉下去的?”

如霜说:“你别听他瞎说,一定是见村子里的人走光了,就想去地下面掏宝。”

“盗墓的啊。”楚香香这才明白过来,真是后知后觉啊,天真地说:“我还真以为他是掉下去的呢。”

我朝那坟墓里又看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们索性好事做到底,把这坟墓给埋了吧,待明天天一亮,里面的尸骨就暴露在外,这位先人只怕不会安宁。

因为棺材盖没盖,我又跳下去盖棺材盖,可刚跳下去,立即听到棺材的另一头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我用手电筒一照,尼玛,里面还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小孩!十三四岁的样子吧,脸皮黑黑地,眼睛睁得大大地,这时充满敌意地看着我。

我确实是吓了一跳,人吓人,吓死人啊,谁会想到走了一个大的,下面还有一个小的呢?而且他是蹲在棺材的另一头,乍看还以为是个小鬼!

难怪刚才那个盗墓贼什么都不带就走了,显然他是想着马上要回来的,他是因为下去了,上不来了,饿坏了,所以去找东西吃,可是为什么要把小孩留在棺材里呢?

那黑小子紧紧盯着我,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小野兽,他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跳下墓里来吧,他以为我是来抓他的,其实我是来盖棺材盖的。

我和他僵持了十秒钟,上面的楚香香与如霜大概是觉得惊讶了,如霜问:“还愣在那儿干什么?快动手!”

一听到动手,黑小子立即站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全站起来,弯着腰,双目阴沉沉地瞪着我,像一只准备厮杀的小狼狗,我朝他善意地笑了笑问:“你在这下面干什么?怎么不上去?”

他依然盯着我没做声。

如霜在上面问:“你在跟谁说话?”

我说下面有个小孩。

其实我比他也大不了几岁。

楚香香怔道:“还有个小孩?”

我说是啊,然后又对小黑小子说:“上去吧,这下面有啥好玩的?我要盖棺材盖了。”说完朝洞口移了移,示意给他让道,他这才迟疑着走了过来,双眼一直盯着我,生怕我过去将他掐死了,而他手中竟然捧着一只陶瓷,大约有一尺来高,半尺来宽吧。

难怪没有跟那男人一同上去,显然是他们担心被我发现了那陶瓷吧。

天地良心,我对那陶瓷一点兴趣也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