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楚香香的心思/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霜瞪了我一眼,脸上尽显愤懑之色,我想她现在一定想打我一巴掌,可她中了毒,全身没力气,只是吃力而生气地说:“吸毒,不是叫你摸!”

我这才知道我做得过火了,在这个时候了尽快然还想那些,真是禽兽啊!忙收回心神一心吸毒,终于将毒吸进了嘴中,苦涩而腥臭,我忙不迭吐了。(ziyouge.com)

一连吸了好几口,我的嘴也感觉到微微发麻了,一阵头晕目眩,暗想,不会我也中毒了吧?就一头趴在如霜的身上,一只手罩在如霜的一那只胸部上,想继续将如霜那儿的毒给挤出来,如霜抓住了我的手,突然说了一句:“血……血……”

我突然想到,我喝了魔血太岁,夏靖祺说我的血治百毒?

于是,我毅然决然地咬破了手指着,将手指头伸进如霜的嘴里,如霜像是闻到了血的清香,如饥似渴地吸起来。

这时的情景很暧昧,如霜光着上身躺在地上,我趴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放在她的一只白兔上,一只手伸进她的嘴里,如霜吸着我的手指头,谁能说得清楚,我们在干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神志渐渐清醒了,如霜将我的手从她的嘴中抽了出去,仰面躺在地上,没有再动。

我突然想到,我们出来这么久了,楚香香一个人在那房间里睡觉,那房门是打开的,她会不会有危险?想到这儿,正想跳起来,突然,一道手电筒朝我们射了过来,接而听到楚香香叫道:“你们在干什么?”

如霜没有动,我只觉得心猛地一沉,转过身往后一看,看到了一张愤怒的脸,一个激灵,赶紧从如霜身上爬了起来,忙不迭跟楚香香解释:“我们……如霜姐中蛇毒了,我……我给她吸毒。”

“是吗?”楚香香淡淡地应了一声,朝我们看了一眼,似乎不想多朝我们看一眼,转过身背对着我们。

我知道她生气了,正想再次解释,突然听到如霜呻吟了一声,忙回过头,只见她想穿好衣,可是因为疼痛还是余毒未消的原因,她的手很生硬,穿了半天也没有穿起来,我想她中了蛇毒,现在是病人,我先帮帮她吧,等一会儿再去跟楚香香解释了,想到这儿,我便去给如霜穿衣。

正穿着,楚香香转过身来,用手电筒照着我们,一言不发。我搀扶着如霜站了起来,对楚香香说:“我们回去吧。”楚香香打着手电筒默默地在前面带路,大概是发现如霜不像是装的,知道我没有骗她,不过刚才我和如霜的那姿势的确太令人浮想联翩了,所以她始终以为我在跟如霜搞暧昧,心里自然是不好受,只是没有发作出来而已。

回到那座空房子里,我扶着如霜躺在床上,她脸色还非常苍白,额上尽是汗珠,我问她还疼不疼,她缓缓地摇了摇头,我恨恨地说:“那蛇一定是吹笛子的那个人养的,有意来咬你,我去将他抓来,看他那儿有没有解蛇毒的药。”

“不用去了。”如霜轻轻地说:“毒药差不多全吸出来了,而且我又吸了你的血,应该没事。”

我不相信我的血真的有解蛇毒的药。

楚香香走上来关切地问:“如霜姐,蛇咬在你哪儿?”

我替如霜答道:“咬在右胸。”

楚香香朝如霜的右胸看了看说:“我看看。”边说边走过去掀如霜的衣,不过在要翻上去时,回头看了我一眼,示意在叫我不要看,我便走到门外头,在门槛上的一块青石上坐下了。

没想到来这儿会多出这种变故,要是如霜中了蛇毒治不好,那可如何是好?我宁愿那条蛇咬的是我。记得当时那条蛇在听到了一阵笛声后就溜了,而这儿又只有羊娃会吹笛,那蛇一定是他养的。很显然,养蛇人想要致我们于死地,难道他真的是那放蛊虫之人?

楚香香将如霜的上衣给脱了,朝那伤口处一望,虽然她是一个女孩子,也不由呀地一声,那实在是太美了!伤口上虽然有血渗出,但是非但没有影响她的美,反而平添了几分血色的妖娆。

她仔细地检查了伤口,对如霜说:“沐大哥教了我一些医术,对于蛇毒可以用草药治愈,我去给你采一些草药来。”如霜说:“不用了,我这毒并无大碍,小逸已帮我吸得差不多了。”

楚香香啊了一声,怔怔地道:“他给你吸了?”

如霜又说:“现在天色很晚,你又不熟悉这儿的地形,若再遇上那条蛇,只怕会很危险。”

楚香香没有再说什么,将如霜的衣服整理好,转身朝门外走了出来,然后在我身旁坐下了。或许是各怀心事吧,我俩都没有说话,过了四五分钟,楚香香终于打破了沉寂,对我说:“小逸哥哥,我们去那边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感觉到楚香香的语气不对,惊诧地望向她,她已站了起来,朝房子那头走去,我朝房里看了一眼,见如霜睡着了,便将房门关好,跟着楚香香走到那头,楚香香抬眼一直望着月光,眼中尽显憧憬与惆怅,我故作轻松地问:“香香,有什么事啊?”

楚香香望着我问:“小逸哥哥,你刚才给如霜吸毒了?”

“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楚香香又问;“是吸的她那儿吗?”

我的心一怔,这才是重点啊,如霜的蛇伤在乳房上,我当然是吸她那儿,可是,如霜毕竟是一个姑娘家,我吸她那儿,那么……我忙跟楚香香解释说:“当时情况危急,而且蛇毒漫延得很快,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找医生,所以我……只有给她吸了,不过--”我信誓旦旦地说:“我只是给她吸毒,并没有做其它,也没有想过其它。”

“唉……”楚香香轻轻地叹了一声,声音幽长而忧伤,“如霜姐是一个女孩子,你吸了她那儿,你……跟她……怎么办呢?”

怎么办?我根本就没有想过怎么办啊。突然,我明白了楚香香的意思了,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我不但看了如霜的身子,还碰了她那儿,这表示,我们有过肌肤之亲,那我跟如霜就得……在一起?

我想,幸亏楚香香不知道她复活之前的事,若让她知道我在那几天每晚给如霜脱衣洗澡,还跟她发生过关系,真不知楚香香会作何感想了。

“其实,我只是给她吸毒。”我说:“这没什么啊。”

楚香香却望着我问:“难道,你不应当为如霜姐负责吗?”

“我……”我怔怔地说:“难道,难道我还要娶了她?”

楚香香收回目光,低着沉默着,不置可否,我忙说:“香香,我只喜欢你,我只想有你一个人就够了。”我边说边将楚香香抱住了。

楚香香没有动,而是生气地问:“那如霜姐呢?她……她的清白之身……你这样想,她会很难过。”

我望着楚香香问:“那你说,我怎么办?”

“你……”楚香香望着我,幽幽地说:“你……”

“我不会难过!”如霜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冷冷地说:“小逸只是给我吸毒,并没有其它,香香,你不用想多了。”然后未等我和楚香香明白过来又说:“很晚了,都去休息,明天我们还得去找那放蛊虫之人。”她说完就转身就走了。

我与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从她眼中,我看到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忧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