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山上的惊恐之音/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天亮后,如霜身上的蛇毒并没有发作,不过她那儿红肿了一块,摸上去还微微疼痛。(ziyouge.com)我建议我们回去,去医院看看,红霜却说没事,坚决要将这放蛊虫之人抓住了才肯走,无奈,我们先去了山岗对面的老人家。

老人看见我们时,问我们昨晚去哪儿了,我说我们听到山岗对面有笛声,所以就过去看看,谁知道被蛇咬了,问老人他那儿有没有治蛇毒的药,老人很惊讶,忙问咬在哪儿,让他看看。如霜与楚香香很尴尬,我笑着说:“谢谢老人家关心,不用麻烦您看了,蛇毒已经被吸出来,现在只是需要解蛇毒的药。”

“这得去采草药,”老人说:“对面山上有草药,你们在我家歇着,我去采采草药来。”

我说我陪他去,老人说不用陪,煮了饭给我们吃了后,门也没有锁,背着一个背篓提着一把小锄头就走了。

“这老人才认识我们,就让我们住在他家里,不怕我们把他家的东西都拿光了?”我十分疑惑。

楚香香说:“老人家朴实善良,他恐怕就根本没有想过这方面。”

我们,这主要是因为我们三个人看起来是好人,老人家才放心。

如霜说:“你俩去找找那羊娃,看他有没有特别之处,若那放蛊虫与放蛇的人都是他,那他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他一定有所阴谋,我们得趁早将他揪出来。”

我想将楚香香留下来照顾如霜,如霜说不用,叫我俩立即去,并且叮嘱我们务必要小心,为了以防万一,还叫我将挂在墙上的一把柴刀带着。

从老人口中得知,羊娃白天一般要么在昨晚那座山岗上放羊,要么就在对面的那座山上放羊,我和楚香香先去了昨晚那山岗,碰到了昨晚那个黑小子,因为昨晚光线不好,看起来他很黑的样子,现在白天一看,才发现他比我想像中要黑得多,整个人跟挖煤工似的,跟正宗的非洲人有得一比,而他一看到我和楚香香,大概是做贼心虚吧,撒腿便跑。

越过山岗,到了羊娃家,却发现他房门紧锁,想必是去对面那座山上放羊去了,因为他是关键人物,我和楚香香决定去找他。

快到山脚下时,远远看见两个人走在前面,急匆匆朝山上走去,依其背影看来,应当是昨晚的那个盗墓人与黑小子。

他们去山上干什么?我和楚香香好奇地跟了上去。

那是一座很大的山,山上长满了树,树类繁多,棵棵茁壮挺拔,上了山林后,这才发现山上还比较平坦,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陡峭,而且还有一条比较宽的路通上去。

我们才到山上没多久,就看见了一群羊,有几只看见我们了还咩咩地叫,想必这就是羊娃的羊了,我记得老人说过羊娃现在有四十六只羊,可乍看一下,我觉得这群羊并没有四十六只,我仔细数了一下,数来数去,也不过三十多只。

当然,我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毕竟这羊只的多少跟那蛊虫之事不大,谁知道那羊娃是不是在近段时日将羊卖了出去呢?

望着那些羊,楚香香突然说:“这些羊真可爱啊,我也想放羊了,想做一个牧羊人。”我笑呵呵地说:“要不等我放了暑假后,我带你去我家,我买两只羊我们回家放。”楚香香连声说好啊,并且朝一只小羊羔走去,那只小羊羔很怕生人,掉头就跑了。

突然,从山上传来了一阵惊叫声,声音非常大,也很惊恐,像是人死前发出的那种惊吼,我和楚香香怔了一下,不约而同朝山上跑去。

跑了才一百来米,上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忙拉着楚香香的手停了下来,站在路边警惕地望着上方。

一会儿,一条黑影从上面的树丛里冲了下来,像是一只惊恐的野兽,脸上尽是惊惶之色,蒙头直朝山下冲,也完全没有将我和楚香香放在眼里,一下就从我们身边冲过去了,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坐在了地上,不过他并没有叫痛,像是后头有一只恶魔跟着,来不及站起来,连滚带爬地朝下面跑去。

我和楚香香瞠目结舌。

“喂!”我忍不住朝他叫了一声,他却毫无回应,惊慌失措地,转眼就不见了影子。

楚香香问:“是昨晚那个小伙子吗?”

我说是的。

是那个黑小子。他怎么会这么惊慌?难道上面发现怪物了不成?而昨晚那个盗墓人呢?刚才那句惊吼好像是他的声音。

难道上面发生了什么怪事?

我对楚香香说:“我们上去看看。”楚香香嗯了一声,我提着柴刀走在前头,一颗心莫名地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朝上走去。

走了约十来步,上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非常奇怪,像是突然就有的,没有任何的征兆,就像这脚步声的主人先前一直站在那儿,待我们上来后,他这才提步开始走。

我觉得很奇怪,所以立即伸手示意楚香香停下来,将柴刀放在面前紧紧盯着上方。一会儿,从上面走下来一个人,我定睛一看,竟然是那个老人。

虚惊一场。

老人看到我们时也怔了一下,就问:“你们怎么来了?”我说我们来找羊娃,又问他刚才上面是谁的声音,老人淡淡地说:“是石头的,那小子经常干坏事,盗人坟墓,大概是碰到鬼了吧。”

我和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并没有怀疑老人的话,老人朝我和楚香香看了看又问:“怎么是你俩,还有一个人呢?”

“在你家呢。”我说:“她伤还没有好,没有来。”我边说边朝老人后背的背篓里看了看,发现里面空荡荡地,便问:“你没有找到草药吗?”老人说没有,这上面的草被羊吃光了,我到那边山上去找找,他边说边走了下来,朝楚香香身上扫了一眼,又说:“这山上毒蛇多,你俩别上来,快下去吧。”

我犹豫不决。

楚香香打量着老人,一直没有做声。

老人说:“我刚才在上面看了,没有看见羊娃,这个时候他可能在家里。”我说他家门锁了,应该不在家。老人说:“那他应该去城里了,他每隔一两天就去一次城里。”我说不会吧,他去城里了,把羊就放在这山上?老人说:“这很正常,这山虽然大,羊也不会走远,对了,你俩找他干什么?”说到这儿,老人就紧盯着我。

我朝老人看了一眼,发现他的目光很奇怪,怎么说呢?没有昨晚和今天早晨时候的那种慈祥温和了,反而有一些阴沉沉的感觉,好像完全变了个人,我就笑着说:“没什么,他的笛子吹得很好,我也喜欢吹笛,想向他请教请教。”

“这样……”老人想了想说:“那你们继续在这儿找,不过--”老人有意无意地朝山上看了一眼说:“你们最好别上去,这山上很危险。”他说完就朝山下走去,经过楚香香身边时,朝楚香香迅速地看了一眼。

待老人下去后,楚香香轻轻地问我:“小逸哥哥,你有没有觉得这老人家有些奇怪?”

我说是有些奇怪,可是怪在哪里呢?

楚香香说:“你刚才有没有注意到他的身体,他不是有点驼背吗?可刚才他的腰很直,还有,他的手皮本来粗糙,可是我刚才发现他的皮肤好像很年轻的样子。”

皮肤很年轻?

楚香香说:“我的意思是说,他的身体好像很年轻,并不像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身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