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如霜不见了/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楚香香这么一说,我这才发现,刚才老人家的身体的确一直挺得很直,手背上的皮肤虽然微黑,可也并不像是老人皮肤的那种暗黑,甚至还有黑色的斑点,可刚才老人手臂上的皮肤根本就没有斑点。|ziyouge.com|

而且,老人的目光也有所改变。

难道刚才我们所见到的老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那个老人?

可是,既然不是那个老人,为什么他的样子跟老人那么像?我记得老人的左脸上有一块小小的黑色斑点,刚才那老人的左脸上也有一块黑色的小斑点,而且老人的头发胡须全白了,这一点并无差异。

“会不会是易容术?”楚香香问。

我想了想说:“如果这样的话,那老人就很危险,如果他回去了,如霜不知情,如霜也很危险,我们快回去看看。”

“嗯!”楚香香应了一声,转身便朝山下走去。

我对楚香香说:“刚才只是我们的猜测,事实是不是这样的,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看见老人家时,先不要声张,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知道了。”

从开始山上的那一阵惊吼,还有黑小子从山上猛窜下来的情景,我想刚才在山上一定发生了一种怪事,而且是一种很危险的事,不然黑小子不会那么慌张,他完全是在逃命啊。

而对于刚才在上面发生了什么事,如今只有去找黑小子问一问才会明白。

可当我们到了老人的家里时,发现他家空荡荡地,找遍了房子,不见如霜的影子,而且,老人也像是没有回来过。我和楚香香很焦急,大声叫了几声,没有听到如霜的回应,我拿出手机拨打如霜的号码,得到并冰冰的声音: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楚香香担忧地问:“如霜姐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对楚香香说:“她可能是去哪儿了,或许是去找羊娃了。”

“那为什么门没关呢?”楚香香说:“而且老人家也没有在家,如霜姐没有理由不关门。”

难道她走得很急?

突然,我看见黑小子朝这方走了过来,并且不时朝后张望,神色非常慌忙,我与楚香香忙迎了上去,他一看到我们,顿然停了下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们。我走过去问:“小兄弟,刚才在山上发生了什么事?”

黑小子的嘴抽搐了一下,想说,可又不敢说,我急了,一把抓住他的双肩问:“你说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黑小子浑身一震,猛地推开我跨步就朝前跑去。我忙叫道:“别跑,你给我站住!”

楚香香说:“小逸哥哥,你别叫了,你都把他给吓坏了。”

我很纳闷,那小子敢下坟墓摸死人的骨头,怎么就怕我这个大活人?我这么地心慈面善,尼玛,没道理!

“如霜姐会不会去找我们了?”楚香香问。

我想,如霜去找羊娃的把握性比较大,便说:“她如果去找我们,也是去我们走过的路,我们回来的时候应该会碰到她的啊。”

“会不会如霜姐已经回去了呢?”

我与楚香香到我们停车的地方,发现如霜的车还在那儿,也就是说,如霜还在村子里。

回到老人的家里,发现老人与如霜依然没有回来,楚香香终于说了一句我一直在想的一句话:“会不会是老人家将如霜姐骗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其实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如果那假的老人真的想害我们,他会逐一击破,首先他将如霜骗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先对如霜下手,然后再对我和楚香香下手……

“他会将发霜姐骗去哪里呢?”我望着楚香香问。

楚香香秀眉紧锁,我想,老人家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地,可从山上下来后,整个人就变化了,或许问题就在那座山上面,或许我们到山上后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事情的答案。

我将我的猜测跟楚香香说了,楚香香与我一拍即合,于是,我们便再次朝对面那座山走去。

到山脚下时,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阴暗了下来,一阵凉风吹来,脸上凉飕飕地,我对楚香香说:“马上就要下雨了,我们先回去。”楚香香说:“没事,我们赶快上去吧,我担心如霜姐会出事。”

一进树林里,好像夜幕降临,整座林子里灰暗灰暗地,又是一阵狂风吹来,树林里的小树东摇西摆,树叶簌簌作响。

我想吹这样的怪风,不会有妖怪出现吧?

待到了半山腰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接而一声霹雳接踵而至,豆大的雨立即哗啦啦倾盆而下。

我和楚香香的身上立马湿了,楚香香由于穿得单薄,衣服紧贴在她的身上,那完美的曲线尽情展现,胸前那一对小苹果也若隐若现,连当中的那两粒小蓓蕾也隐隐现了出来,我这时哪还有心情去欣赏,与她来到一座大树下忙不将我的衬衫脱了盖在她的头上,楚香香将衣服从头上取下来要给我穿上,嗔怪地道:“下这么大的雨,你不穿衣的话会淋坏的。”我又将衣服盖在她头上说:“我淋坏了不要紧,你不能淋坏了啊。”楚香香问:“为什么我不能淋坏了。”我说你淋坏了我会心疼的,楚香香微微笑了笑,便顶着我的衣服没有再取。

突然,又一声惊雷打来,惊得楚香香全身猛地震了一下,我忙抱住了她,她身上湿漉漉地,也凉凉地,我担心她会着凉了,便说:“打雷下雨的时候,在树下面会很危险的,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楚香香朝山上望了一眼说:“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如霜姐,反正我们已淋湿了,干脆就上去看看吧。”

既然楚香香这么坚决,我只有随她了,而且我心系如霜的安危,也是很想上去看看。

于是,我们冒雨朝山上走去。

天似乎要破了,雨滂沱而下,密得我们几乎睁不开眼睛,那条小路很快出现一条水流,浑浊的黄水像一条小龙从上面奔腾而下,路面也非常地滑,我担心楚香香会摔着,正想去抓她的手,她突然惊叫一声,身子顿然摔了下去,整个人竟然朝下面滚去。

我大吃一惊,慌忙追了下去,由于太急,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生痛生痛,我见楚香香滚到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下,被树挡着了,顾不得疼痛赶忙跑起来跑了下去,边去抱她边问:“香香,你有没有事?”

“啊,好痛!”楚香香秀眉紧皱,面部呈现痛苦之色,伸手朝后摸去,我朝她身后一看,大吃一惊,立马将她的手抓住了,一颗心也猛地往下一沉,她被蛇咬着了!

一条跟昨晚一模一样的大黑蛇,而这时,那条蛇咬的竟然是她的左臀!而且那蛇非常恐怖,像是跟楚香香有仇,竟然紧咬着不放。

我从来没有碰过蛇,除了昨晚用尖石跟那条黑蛇斗了一下,而且由于蛇本来就长得狰狞,我对这种生物也是抱有厌恶、惊惧心理,对之是避之犹恐不及的,这时不知哪来的勇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抓住黑蛇的尺寸将蛇从楚香香的后臀上给扯了下来,毫不犹豫地狠狠地甩了出去。

楚香香身子一软直接坐下地去,

我忙扶起楚香香,焦急地喊道:“香香,香香!”

楚香香紧闭着眼,嘴唇已经发紫,气若游丝,看来中毒极深。我犹豫了片刻,将楚香香轻轻放在地上,朝她被黑蛇咬伤的臀部看了看,只见裤子外面的血液也变成了黑色,不过经过雨水的冲洗,立马变得干净。

怎么办呢?我犹豫不决。这种情况下,只有先给楚香香放毒,可要给她放毒,只有给她吸毒,而要给她吸毒,必须得脱她的裤子,楚香香是一个保守传统的女孩子,她会同意我这么做吗?

经过一番强烈的思想斗急,我想,不管怎么样,先保住命要紧。

我伸手去脱楚香香的裤子,当脱到大腿处时,我停了下来,我担心楚香香会生气,当看到楚香香臀部上面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时,我最终将楚香香的内裤也扯到了大腿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