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雨中小故事/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楚香香是我的女朋友,而且现在她又受了伤,只有将她脱子脱下来我才能给她吸毒,所以我不得不这么做。(www.ziyouge.com)

当我将她裤子脱下来时,楚香香臀部以下大腿以上部位赤果果地呈现在我面前。

她双腿均称,又鼓又圆,白嫩如雪,我情不自禁在上面摸了一番,光滑柔嫩,豆腐一般,吹弹可破。

楚香香双腿微微一颤,不知是因为我摸到那儿她本能的反应还是伤口太疼痛了,我赶紧收回手,心想吸毒要紧,而这时雨水太猛了,把伤口都冲淡了,我见她右臀上有一处红点,心想那就是被蛇咬的伤口了,便趴上去一阵猛吸,可吸了半天竟然也没有吸出半点毒汁来,正感到奇怪,楚香香突然伸手来拍我的头,我抬起头来惊讶地望着她,楚香香吃力而生气地说:“吸……吸错了。”

“错了?”我很惊讶。

楚香香嗔怪道:“另一边。”

另一边?我朝楚香香的左臀望去,果然看见那儿有一道牙印,我试探着用手在伤口处周围挤了挤,竟然有血流出,而且还是黑色的乌血!我吃了一惊,原来伤口在这儿!我刚才竟然看花了眼,都怪这可恶的大雨!

待乌黑流尽,我长吐一口气,伸嘴朝伤口处吸去。

伤口处的乌血一入嘴,又苦又腥,我几乎要呕吐,忙将乌血吐到地上。

看着那令人作呕的乌血,我真的不想再去吸了,但一看到面前躺在眼前下身赤裸的美人儿,而她又是我亲爱的香香,我将心一横,再次将嘴吸了上去。

忽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其实刚才一开始我也闻到了这股清香,像是花香,我没有在意。而这时,这股清香越来越浓,仿佛来自楚香香身上。我忙将鼻子凑到楚香香身上闻了闻,果然芳香无比,不由惊异万分。闻着这股清香,沁人心脾,我不由精神大振,顿时口中残余的那种又腥又臭的乌血气味也变得甘甜,我索性趴在楚香香身上,一鼓作气,一连在楚香香那伤口处吸了数十口,地上吐满了乌血,最后乌血变得鲜红,但一吐到地上立即被雨水冲走了。我依然意犹未尽,直至听到楚香香痛苦地申吟了一声,我这才停下来,感觉舌头麻麻地,头晕目眩。

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只见雨水打打在楚香香的身上,激起一阵阵水花,而楚香香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担心不已,忙不迭去抱她,楚香香秀眉紧闭,脸颊苍白,我忙叫唤了几声,楚香香这时睁开眼睛朝我看了一眼,我忙问:“香香,你好些了吗?”

楚香香点了点头,伸手朝她下面指去,我这才发现我还没有将她裤子穿好,见她指着下面,以为她下面哪儿痛,去看了一番,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要了我的命,实在太美了!我不敢亵渎香香,忙收回目光问:“香香,你哪儿痛?”楚香香却皱着秀眉说:“裤子,穿好……”

原来是叫我穿裤子!

我真是太邪恶了!

在伸手要给楚香香穿裤子时,我犹豫了片刻,情不自禁在楚香香的双腿间抚莫了一番,突然听到楚香香轻声嘤咛了一声,我忙将手缩了回来,压抑住心中的那股无名烈火,将楚香香的裤子慢慢地拉了上来。

待将楚香香裤子穿好了,我已经气喘吁吁,暗想,难道自己用嘴吸毒,不小心也中毒了?

而楚香香依然躺在我身上,一动不动。她微闭双目,一只樱桃小嘴也微微张开,嘴中瑰宝万千,仿佛在吸引着我伸舌进去探个究竟。我情不自禁抱着楚香香的头吻了一阵,大雨噼噼啪啪地打在我们身上,我仿佛失去了知觉,心中只有楚香香,我愿我们就这样一直吻下去,直至天老地荒……直至楚香香伸手来推我,我这才放开她。

突然想起昨晚如霜喝了我的血后,精神好了很多,忙咬破手指,将手伸进楚香香的嘴里,怜爱地说:“香香,快吸我的血,我的血能解毒。”边说边抱紧了她。

楚香香吸了两口就没香了,然后温柔地缩在我的怀里,乖巧地像一个小孩子。

过了十来分钟,我感觉到楚香香身上冰冷冰冷,忙问她:“香香,你感觉怎么样?冷吗?”楚香香微微点了点头,我将抱她了起来说:“我们先回去。”楚香香微弱地说:“如霜姐呢?我们要去山上找她。”

我说如霜姐不一定在山上,我们先回去吧,雨这么大,你身子会受不了的,说完不由分说地将她抱了起来,大步朝山下走去。

待到了老人的家里,发现如霜与老人还没有回来,我将楚香香放在床上,发现她衣服全湿了,便说:“把衣服脱了,我去给你烘干。”楚香香微微点了点头,朝我看了一眼,我知道她害羞,便转过身去,一会儿,听见楚香香轻轻地说:“小逸哥哥……”

我回头一看,楚香香已经爬到被窝里去了,只露出一个头来,面红耳赤地,看了看床沿上的衣服说:“你把我的衣服拿去先洗一下,再给我烘干。”说完就钻到被窝里去了。

真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

我拿起楚香香的衣服看了看,这丫头,难怪那么羞涩,原来是把内内和罩罩都取下来了,想必现在整个人都光溜溜地啊,我正想掀开被窝看一看,可是又担心楚香香会生气,只得作罢。

先去将楚香香的衣服全洗了,洗得很认真,也很干净,觉得她的衣服都是香的。洗完后我烧了一堆大火,将衣服放在火坑边烘烤,并且烧了一锅水,准备等会儿让楚香香洗个热水澡。

因为水还没有烧热,我去床边看楚香香,楚香香一直把自己藏在被窝下,害羞得像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我故意伸出双手嘿嘿笑道:“香香,我来了……”楚香香呀地一声尖叫,立即闭上眼睛大叫道:“小逸哥哥不要!”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声响,我忙停下手,侧耳细听,是脚步声!忙朝楚香香嘘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朝门外走去,刚到门口,赫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

是如霜!

“如霜姐!”我惊喜地叫道:“你回来了!你去哪儿了啊?把我和香香急死了!”

“马上给我烧一锅水,”楚香香板着脸说:“我要洗澡。”边说边朝房里面走去。

我朝如霜身上一看,衣裤全湿透了,全都水淋淋地,就像一个刚从水池里爬出来的美人儿。

“水正在烧。”我忙应道。

如霜走进房里,楚香香正冒出一颗头来朝外望着,一见如霜,顿然叫道:“如霜姐,你回来了。”如霜走到床前朝楚香香看了看,伸手便将被窝拉开了。

真白啊--

我的眼睛顿然亮了!

“啊--”楚香香一声尖叫,忙不迭将被窝拉下来盖在身上冲如霜骂道:“如霜姐,你要死啦!”

如霜朝我看了一眼,冷冷地说:“出去,我要脱衣了。”

我乖乖地退了出去。

一会儿,又听到如霜叫道:“把我衣服拿出去洗了,烘干。”

靠,做牛做马了!

我走到门口,伸手推开门,径直朝床上望去,却发现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过来,上面抓着一堆衣裤,十分冰冷地说:“别偷看!”

待我接过衣裤后,啪地一声,门关上了。

我很郁闷。

没想到我一个七尺男儿,堂堂正正,今天竟然要给两个女孩子洗内衣!洗内裤!希望洗了后我自个儿不要被蛇咬了,听说给女人洗这种东西是要倒大霉的。

突然我想到,如霜回来了,怎么老人家没有回来?而且如霜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她上午去哪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