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诡异的邪术/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觉到“如霜”没有动静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瞠目结舌,只见本来在桶子上方的那颗人头到了我按着的“如霜”身体的头上,而如霜这时从桶子里钻了出来对我说:“把她放进桶子里去。|ziyouge.com|”

我怔怔地问:“这……这怎么回事?”

如霜说:“先将她放进去,不然她一会儿就会死了。”

我忙将假如霜抱进了桶子里,如霜将那只管子塞进假如霜的嘴里,朝另两人看了看说:“你俩这样也是痛苦,不如我送你们走吧。”

那一男一女相互看了一眼,泪流满面,那男的说:“求你将我俩埋在一起。”

如霜点了点头,然后将管子从他们的嘴里抽了出来。

那两颗人头相互望着,相互抽泣着,不过三分钟,他们纷纷闭上了眼睛。

我和楚香香看得一愣一愣得地,半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时,那个假如霜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到了桶子里,疯了一般地叫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这帮恶徒!”

如霜冷冷地说:“天作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你这是咎由自取,待吸光了那一杯血,你就安静地去吧。”说完对我和楚香香说:“我们走。”

假如霜朝我望着,乞求道:“救我,救我……”我看她可怜兮兮地,不由动了恻隐之心,正想向如霜求情,如霜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冷冰冰地说:“谁也救不了她,如非愿意拿自己的身体去换。”然后朝我和楚香香命令道:“出去!”

“你们这三个恶徒,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假如霜冲我们厉声叫道:“我做鬼也不会要你们好过!”

出了山洞,我疑惑地问如霜,这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霜长长地叹了一声,沉重地说:“走吧,我们先回去。”

从如霜的嘴中,我和楚香香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而事情的源由,来自一份纠结的爱情。

小涛与小倩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两人早就定下了山盟海誓。高中后,小倩没有再读书,小涛读了大学后,参加了工作,而这段日子里,小倩一直在家里,羊娃也在家里放羊,羊娃从小也暗恋着小倩,所谓近水楼台,频频向小倩示好,可小倩已经有了心上人,自然是不会再跟羊娃相好。

为了一份得不到的爱情,羊娃变得很疯狂,偏偏这个时候小涛回来了,他事业有成,出资为家乡修了一条公路,深得村民的喜欢,村民们也知道小涛、小倩与羊娃三人的这年轻事儿,而这个时候,大家都偏向于小涛,这让羊娃很伤心。

小涛与小倩马上要结婚了,羊娃本已死心,偏偏遇上了一个神秘人,依姬,也就是那个假如霜,依姬懂得一种邪术,并且将这邪术教给了羊娃。对于依姬的目的,暂且不提,她教给了羊娃一套驱蛇咒,就是用笛声控制一种毒蛇,令这毒蛇听他使唤。而她更为邪恶的一项邪术便是换头术,这是一种非法歹毒、阴险的巫术,能将两个人的头交换,一般人的思维由头部来决定,而这项巫术竟然是用身体来控制人的思维。

不过这巫术必须有一个载体,也就是说,先得将一个人放在桶子里,用上特别的巫术,用鲜血来维持生命。为了得到小倩,羊娃信任了依姬,做了这巫术的第一个载体,依姬将小涛骗进山洞,发现羊娃坐在桶子里,很惊讶,羊娃将小涛叫了过去,出其不意抓住了小涛,跟他换了头。

没想到小倩跟着小涛去了山洞,见到那诡异的一幕,当场吓傻。

拥有了小涛头部的羊娃成功娶了小倩,并且将小倩带到了山洞里,没想到小倩渐渐地恢复了神志,发现了羊娃与依姬的秘密,依姬不得不将小倩也放在桶子里。

而这巫术,需要用血来养,依姬教羊娃在村子里的井水里放了一种蛊虫,村民们喝了这种有蛊虫的水后,自动切腕放血,并且还乖乖地将血放在自家门前,羊娃趁天黑之际全收了去,又将这些血带到山洞里给小涛与小倩喝。

至于依姬为什么不杀死小涛与小倩,要将他们养起来,这确实是一个谜。

村民们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放血,都吓住了,全搬走了,只留下那个老人家,盗墓人与黑小子,还有一个羊娃。

老人家年纪大了,喝的不是井里的水,没出现过自割腕的事,所以没有走;盗墓人与黑小子是想趁大家都走了,去地底下捞些金银。

没想到这个时候,我和如霜、楚香香来了。羊娃觉察到了危机,昨晚想来偷袭我们,又将我和如霜引到树林里,想用毒蛇咬死我们,没想到我们大难不死,这引起了羊娃的恐慌,而这个时候因为村里没人,得不到血,羊娃只得用羊血养小倩与小涛,但羊血毕竟不如人血,羊娃用计将盗墓人与黑小子骗到了山上,准备用他们的血来养小倩与小涛,没想到黑小子侥幸逃脱了。

更没想到的是老人为了找草药给如霜解蛇毒,也在山上,羊娃一不做二不休,给老人换了头,用上了他自己的身体,当时我们遇上的老人,其实是羊娃。

羊娃本想向我和楚香香下手的,但因我和楚香香警觉性很高,他没有把握,就先回家了,对如霜说,我和楚香香在山上,并且很危险,如霜当时就急着去找我们,不过在路上,她也发现了羊娃的不对劲,但是她想知道事情的真面目,所以就冒险去了山洞里,当时除了小倩与小涛,依姬自个儿也坐在桶子里,她将如霜骗到了跟前,出其不意地跟如霜换了人头。

拥有了如霜人头后的依姬回到老人的家里,用身体诱惑我,想要我听她的,没想到我是一个正人君子,她没有成功,只得将我和楚香香骗到山洞里去,快到山洞时,因为我和楚香香在一起,每人又拿着柴刀,她自知打不过我们,就想将我们分散,借口去解手,成功地分散了我和楚香香,正当她想向楚香香下手时,我突然出现了,她诡计没有得逞,只得待我们去了山洞里后向我们下手。

可她和羊娃都没有想到,我的身手会那么好,一刀砍断了大黑蛇,几招就打倒了羊娃,并且毫不费力地制服了依姬。

羊娃见势不妙,溜之大吉。而依姬被如霜换回了人头,现在只能坐在山洞的木桶里,等喝完那一杯血,它就会饿死。

没想到事情是这么地诡异而不可思议,我和楚香香都惊呆了。

如霜也是从小倩与小帮的嘴口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一直没有探出依姬的阴谋。

当如霜将这一切说完后,我们也到家了,我只觉得左腿一麻,身子顿然朝地上坐去,这才想起我的左腿被大黑蛇咬了一口,先前一直没放在心上,这时心一松懈,腿就软了。

楚香香与如霜慌忙将我扶到床上,我脱了裤子,发现伤口在大腿处,离我那儿很近了,这时伤口处黝黑黝黑,显然中毒很深。楚香香很害羞,因为我只穿着一条内裤,她不敢看,可又很担心,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如霜用手在伤口处用力一挤,一团乌黑流了出来,可我感觉不到痛。

“得将血吸出来。”如霜说。

“这……”我将被子盖着我的身体,只留一条腿在外头,看了眼如霜与楚香香,她们谁愿意帮我吸毒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