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另一个版本/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只“鬼”大概没有想到我会出这一招,身子朝后一倒就被我按在了课桌上,或许是刚才看了直播,我心也邪恶了,有点想擦擦她的意思,所以就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朝她的胸部摸去,一下就罩住了她的一只白兔上,感觉很大,直挺挺地,用力一按就弹了上来,那只“鬼”愤怒地大骂:“放开我,蓝黛逸,你这只禽兽!”

我故作惊讶地问:“你是何方妖怪?竟然知道本天师的名字,快快脱衣现形!”

“脱你妹,我是郭菲!”

“啊,是郭菲?”我放开了她,故作惊讶地问:“你怎么说你是鬼呢?”

郭菲站了起来,边整理乱发边气呼呼地叫道:“我不是想吓吓你嘛?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装疯卖傻,说什么故意的?我真以为你是鬼。|ziyouge.com|郭菲生气地说:“哪有你这样对付鬼的?你太变态了,鬼也敢强J!”

“嘿嘿。”我笑而不语。

郭菲又愤怒地说:“你太邪恶了!简直不堪忍睹,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被她说得脸都丢尽了,悻悻地说:“我就是这种人,你以后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你贞节不保。”

“行了!”郭菲踢了我一脚问:“刚才你干嘛在这儿自言自语,你撞鬼了?”

我惊讶地问:“刚才那直播你没看见?”郭菲睁大眼睛问:“什么直播?”我说那一男一女啊,就在那课桌上。郭菲白了我一眼,极鄙夷地说:“你是脑子想那方面想多了,出幻觉了吧?”

怎么会?那绝对不是幻觉。

我走到刚才那男女啪啪地课桌旁,用手电筒一照,课桌上全是灰尘,我只觉得心中一沉,这才知道我撞鬼了。

刚才如果我看到的是人,这课桌上的灰尘早被他们抹光了,可这上面的灰尘纹丝不动过,也就是说,我刚才看到的,实际是鬼。

我忙拿出罗盘兴奋地说:“我刚才看见鬼了,这里果然有鬼!不过不是老师与学生,而是两个学生。”

“真的?”郭菲半信半疑,凑上来看我的罗盘,可将整个教室勘测了一遍,罗盘上的指针依然没有动过,我很纳闷,难道那两只鬼已经跑了?如果他们的灵魂被困在这间教室里,应该就在这儿的啊。

郭菲说:“你跟我去个地方看看。”

我跟着郭菲走到教室后面,这才发现这里还有一间房子,不过是一间青瓦房,不是很宽,木板门,郭菲轻轻一推,门开了,发出嘶哑而沉闷的声响,郭菲站在门口对我说:“你进去看看。”

我略一惊诧就进去了,用手电筒朝里照了照,发现这里有一个土灶,想必是学校的厨房了,现在的教室竟然还有这样的灶,可想而知,这教室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无一例外地,土灶上全是灰尘,还有雨水流下来的痕迹,这是因为屋顶的青瓦年久失修,已经开始露水了。

“这没什么看头啊。”我边说边将手电朝上方照,这一照,一颗心顿然沉了一下,一只花瓶大的布娃娃映入眼帘!

那布娃娃显得很旧了,上面全是灰尘,而且布娃娃的一只眼睛没了,而且脸上也被划了一刀,显得很可怜,当然,更多的是狰狞。

而离布娃娃不远的地方还吊着一只稻草人,那稻草人看起来还比较新,像是刚扎没多久,不过扎得不咋的,样子不伦不类,有点像兔子。

谁搞的恶作剧,竟然在厨房吊这种东西,我正想着,听得郭菲说:“你看看墙上。”

我用手电筒朝墙上照去,发现墙上有好几个黑色的图案,不过无一例外地,图案都一致,就是上面一个圆圈,下面一个勾,而在图案不远处,有一具骷髅图。

整间厨房里显得有些诡异。

我说这不会是哪个孩子在这儿涂鸦吧?

郭菲又说:“你再看看这里。”

我朝着她手电光所射的地方望去,只见在那墙角下有一堆纸灰,如果我看得没错的话,应该是纸钱灰,一旁还有七柱未烧完的香,三长四短。

这些都说明了什么?

“教室里有这种图案吗?”我问。

郭菲说:“没有,不过我在另一间教室后面也发现了一条线索。”

我跟着郭菲来到一间教室里,发现里面还有间小房子,想必是老师的办公室吧,只见里在摆着三张课桌,郭菲将手电光射到课桌上问:“你发现了什么。”

那三张课桌上本来是有很多灰尘的,可这时上面有一条人形的印记,就像是某个人躺在上面。

我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出了教室后,我与郭菲双双站在丁香树下,我问她看出了什么端倪,郭菲反问:“你呢?”我说没有,这时肚子有点饿了,就说我们先去吃点夜宵吧。

来到镇里,走进一家夜宵店里,老板热情地迎上来问我们吃什么,我见店里这时非常冷清,就我和郭菲,便向老板打听鬼校的事,有意问:“老板,为什么那边那所学校空了,一个学生也没有?”

老板说:“那学校空了很多年了,以前死了两个学生,后来听说闹鬼,学生们不敢去上课,学校就空了。”

怎么是死了两个学生?我与郭菲面面相觑。

我说:“这事很蹊跷,事实跟传说中的不一样。”

郭菲问老板,那两个学生是怎么死的,老板说:“好像听说他们偷偷恋爱,被老师发现了,然后就自杀什么的,总之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暗想,那自杀的学生不会就是我看到的那一男一女吧?

按理来说,他们只是恋爱,也没必要自杀啊。

老板娘这时走过来说:“后来又听说学校死了一个老师。”我忙问:“那老师是怎么死的?”老板娘说:“不知怎么死的,那一晚老师没有回去,一直在学校里备课,第二天早上学生去上课的时候,发现老师死了。”

我又问那老师死时的状况,身上有没有受伤之类的,老板说不知道,她也是听别人说的。

吃完夜宵后,我对郭菲说:“这事有些复杂,跟贴吧里的那贴子不一样,我们今晚就别再去那学校了,先回去吧。”

郭菲一直在玩手机,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进去,我碰了碰她叫道:“菲哥,有听到我说话吗?”

“别急,”郭菲边盯着手机边说:“我跟发那贴子的楼主联系上了,我给他发私信问了他有关学校的事,还约他出来见面呢。”我说你对做这事挺上心的啊,郭菲得意地说:“那是,楼主就是这附近的,我约他来这里了。”

大约等了二十来分钟,一名男子慢慢腾腾地走了过来,只见那男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戴着眼镜,双手叉在裤袋里,背微驼,有点未老先衰的样子。他来到我面前朝我和郭菲看了看,跟郭菲说了两句我听不懂的话。

“七天玄女?”

“守墓人?”

跟地下工作人员对暗号似的。

后来我才知道,七天玄女是郭菲的贴吧ID,而守墓人是那名男子的贴吧ID。

守墓人说:“我就是守墓人,咱们去那边吧。”他又朝我和郭菲看了一眼,转身便走。郭菲朝我使了使眼色,我们便朝着守墓人跟了上去。

来到一间酒吧,守墓人看了眼郭菲说:“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吧。”

郭菲说:“我们就是想知道,那鬼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发的那贴子是真的吗?”

守墓人微微笑了一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望着郭菲问:“你觉得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