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不能白来一趟/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菲对守墓人说:“我们开始以为是真的,所以才去学校看看,想将那出现的鬼抓住……”

“你们是抓鬼的?”守墓人朝我和郭菲看了一眼,半信半疑。……www.ZiYouGe.com……

“你以为呢?”郭菲自吹自擂,“我们是专业的抓鬼师。”

守墓人问:“那你们抓到鬼没?”说到这儿,他眼中掠过一丝轻笑,像是戏谑。

郭菲说:“没抓到位,我甚至连鬼影也没有发现。”

守墓人又笑了,我觉得他笑得很诡异,便板着脸问:“你发的那贴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就是那有关学校的传说,还有那张照片。”

“是真的。”守墓人说。

我问他,那个传说是从哪儿听来的,守墓人说:“从我女朋友那儿听来的。”我又问他,你女朋友呢?守墓人喝了一口酒,淡淡地说了两个字:“死了。”

死了?我和郭菲面面相觑。

守墓人说:“其实我也是一个灵异爱好者,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后来我们相爱了,从她那儿我知道了那所学校闹鬼的事,也听说了那个传说,我开始不相信,就说去看看,我们就去了,我提议说在学校过一晚,我想看看到底有没有鬼,结果……”

说到这儿,守墓人有意停了下来,一副极沉闷的样子。

郭菲接茬道:“结果,你女朋友死了?”

“对。”守墓人说:“她死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就死在教室里的那间小房子里。”说到这儿,守墓人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看对我和郭菲说:“抱歉,我有事得先走了,有机会再联系。”他说完起身就走了。

我喝着杯中的酒,陷入了沉思。郭菲突然问:“蓝大师,这事你怎么看?”我说:“我不知怎么看,倒是你这七天……玉女……”

“是玄女。”郭菲立即纠正。我说:“还是叫你七天欲玉吧,比较适合你。”郭菲不耐烦地说:“得了,管它玄啊玉的,这件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光,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将近十点了,站起身说:“别想了,先回去吧。”

郭菲立即挡在我面前说:“这事还没有解决,怎么能回去呢?都死人了,你不觉得这事很奇怪吗?你身为一个抓鬼师,竟然对这事无动于衷,你也太冷血了吧?”

“呵,说你天真还是怎么的?”

其实我对那张贴子一直很怀疑它的真实性,就如阮辰所说,网上的东西有几个是真的?而经刚才守墓人一说,我觉得那更不可能是真的了,他的破绽在于他说他的女朋友死了,出现了死人,这学校必会有人去过,也会有警察去调查,可是我们去学校的时候,发现地上并没有什么践踏的痕迹,教室里全是灰尘,只有教室里面的那间房子里的课桌上有一个人形的印记,也就是说,教室里没有很多人进去过。

难道守墓人发现自己的女朋友死在了房子里,就直接将她背出来了?一般的人不会这么做,而是立即报警或通知家人,这样的话,那教室里所进去的人绝对不少于六个,教室的课桌也不会原封不动。

而且,就算守墓人说他的女朋友死在教室里头的房间里了,他还有心情将女朋友的死状拍下来,甚至还发到网上去?这也莫过于太冷血、变态了吧?

我将我的疑惑眼郭菲说了,郭菲想了想又问:“那你的意思是说,盗墓人所说的都是假的?”

“对。”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感觉好玩呗。”

郭菲又问:“那厨房里吊着的布娃娃和稻草人还有墙上的那些图案怎么解释?还有你在教室里看见的那一男一女,为什么你看得见,我却看不见?”

我耸了耸肩说:“这个我也不知道。”

郭菲正色道:“我们就当作守墓人所说的都是假的,但是你所看见的那两只鬼一定是真的,也就是说,那学校里的确有鬼,不然那学校也不会称为鬼校了。”

“那又怎么样?”

“我们得去把那两只鬼给抓了啊!”郭菲又是一阵手舞足蹈:“咱们总不能白来一趟吧?”

不明白这丫的怎么对抓鬼这么感兴趣,我说你不困吗?还要不要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呢,郭菲却十分有劲,连声说:“没抓到鬼,我睡不着,快走吧!”她边说边将我往摩托车上推。

我说你别急,我去买几张报纸先,郭菲问:“你买报纸干什么?”我说睡觉啊,难不成你要在学校那儿守一个晚上,再说了,先前咱们约定好了,如果十二点钟以后鬼没有出来,你就得陪我玩。

“玩什么?”

“还能玩什么?滚……滚报纸呗!”

“去死!”尽管郭菲一个粉拳打了过来,但并不影响我买报纸。

到学校后,夜深人静地,这所破旧的学校像是一个孤独的老人坐在那儿,令人倍感凄凉。又由于天黑的缘故,虽然今晚有月光,但想到这是一所鬼校,还是令人有种恐惧感。

不过想到身边有个美女,胆子反而大了,主要是想着滚报纸那事儿去了,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这事,总觉得什么都不怕了。

我叫郭菲打手电筒,我拿出罗盘来勘测,一间教室一间教室地去看,可四间教室看完了,罗盘上的指针毫无反应,我心里很纳闷,说这学校没鬼吧,我开始明明看见了两只,可现在怎么一点也勘测不出来呢?难道罗盘坏了?

最后我们停留在了厨房前,我正要进去,郭菲突然说:“我要解手。”

我很郁闷,说你去啊,怎么解手这事儿也要向我报道?郭菲说:“我怕,你陪我去。”我拿出手电筒朝一旁照了照说:“这儿没人,你就在那儿解决呗。”郭菲说:“不行,我不习惯随地大小便,我要去厕所。”

女人真麻烦,我问她厕所在哪儿,郭菲用手电筒朝学校东边那片树林里照了照说:“在那边。”

我看那边树林里全是树,想必厕所离这这教室比较远,又不想去了,便对她说:“干脆你把这厨房当成厕所得了,反正没人知道。”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进去,进去。”我边说边将她往厨房里推。

郭菲跺脚叫道:“不行!你到底陪不陪我去?”

我看她很生气的样子,脸涨得通红,像是憋坏了,心立马就软了,去就去呗,便说:“好吧,陪你去,你在前面带路。”

郭菲掉头朝树林那边走去,一进树林里,眼前顿然更暗了,像是进入了一座迷宫,我见这些树像是枫树,棵棵茁壮挺拔、枝繁叶茂地,不由就多看了几眼,突然发现一棵枫树上刻着几个字,便用手电筒照了照,发现上一行字,仔细一看,是这样的:枫与艳永远在一起。

想必是一对情人刻上去的吧。

“咦,这儿有个稻草人。”前面的郭菲停了下来,用手电筒朝面前的一个稻草人照了照,我便走了过去,朝这稻草人看了看,这稻草人是用稻草与烂布做成的,绑在一根碗口粗的树杆上,像是被火烧的耶稣,面孔扭曲,非常地狰狞。

“真丑啊。”郭菲说。

我立即责备道:“童言无忌!别说人家丑,它要是来找你麻烦你就知道错了!”

郭菲不屑一顾,说难不成这它是鬼?边说边朝前面走去,走了四五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响动,我和郭菲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齐将手电筒往后照,这一照,大吃一惊,那稻草人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