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稻草人,鬼魂还形/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菲惊惊颤颤地问:“那稻草人呢?”我说不见了。(www.ziyouge.com)郭菲紧张地左张右望,问我:“香稻草人怎么会不见了?”

我已没空回答她,拿出罗盘来,只见指针上的指针飞快地旋转着,难怪勘测不到魂魄的存在,原来是在那稻草人身上!

而这时,指针齐指着我的后方,我回头一看,一团高大的黑物赫然出现然我们身后,是那个稻草人!郭菲还不知道危险将至,将手电筒朝先前稻草人所立的那个方向照着,我无瑕多说,抓起郭菲的手便跑。

稻草人凶猛地追了上来。

“干什么?”郭菲边跑边想将手从我的手中抽出来,我急急地说:“看后面!”郭菲回头看了一眼,呀地一声跑得更快了。

稻草人追得很紧,我这时心慌意乱,以前所面对的鬼魂都是人的魂魄,哪遇到过这种邪灵?根本就不知怎么应付,情急之下只有三十六计,逃为上计。

很快到了操场上,郭菲这傻丫抓住我的手便朝教室里跑去,我也急了,生于对房子才是安全的认识,也跑了进去,迅速地关好门,又忙不迭去关教室的后门。待将两扇门关好后,我这才发现郭菲站在那儿全身抖缩。

我朝教室外看了一眼,没见稻草人出现,对郭菲说:“你胆儿不是挺大的吗?怎么吓成这样了?”

郭菲抖抖缩缩地说:“我不是怕,我只是太……太惊讶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用手电筒朝教室里一照,心中只觉得一沉,我们竟然进了满是课桌的那间教室!

习惯性地拿出罗盘,我将教室里勘测了一遍,指针并无任何晃动,我如释重负,这教室并无鬼魂。

郭菲突然哭丧着脸着说:“我……我要解手。”

我条件反般地朝她下面照了照,揶揄道:“刚才那么惊险你竟然没有尿裤子?”

“你才尿裤子!”郭菲红着脸说:“我真的要解手,憋不住了。”

我这时才发现我们进教室恐怕是个错误的选择,万一稻草人杀了进来,我们是死路一条啊,所以极不耐烦地对郭菲说:“你要解手就去解手呗,难道还要我帮你?”

郭菲轻轻地说:“你在这儿,我……我……”

我知道她的意思,用手电筒朝里面那间房子照了照说:“你去那间房里去解手吧,当那房间是厕所好了。”

“可那房里死……死过人……”

“你不是不怕鬼的吗?难道要我去外面?”我朝教室外看了一眼,其实我对那稻草人也挺害怕,主要是不知道怎么对付它。

郭菲说:“要不你去里面那间房里呗。”

我抓了抓头发,遇上这种女生实在是没办法,只得走进了里面那间小房子,进去后,我习惯性地拿出罗盘来探,突然发现指针动了,而且还晃得挺厉害,忙不迭走出房间对郭菲说:“房里有鬼!”

郭菲脱了裤子刚蹲下去,我这一出来,一眼瞅见了她那白花花的PP,她立即站了起来,拉起裤子朝我骂道:“你别吓我好不好?”

“你快点。”我催促着她,暂时不想将房子里有鬼这情况告诉她,以免她吓得尿不出来。

郭菲生气地说:“你这样看着我,我……我怎么快?”

我只得转过身说:“这样行了吧,你放心,我不会偷看你的。”心中暗想,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你却在讲台上尿尿,要是让老师知道了,一定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掐死你不可!

郭菲说:“你到里面去,能不能不要站在门口?”

我这时突然也来了尿意,先用手电筒朝里面扫了一下,发现那只鬼没有现身,便走到里面去放火。

一时一里一外水声骤起,像下雨似的。

放水完毕,我拿出罗盘,发现指针还在晃,听得郭菲在外头问:“蓝黛逸,你还在里面吗?”我说在,郭菲这才走了进来,我想我没有开天眼,这鬼不现形我无法分辨它的好坏,以我现在的法力也无法打散它,便问郭菲:“你不是说了那个什么驭鬼术吗?这房间里有一只鬼,你把它捉住试试。”

郭菲呀地一声忙左右照射,紧张地问:“哪里有鬼?”

我说罗盘指针在动,不过那只鬼一直没有出现。

郭菲支支吾吾地说:“其实我……我也没有学到什么驭鬼术,只是看了其中第一招,说是什么可以让鬼魂还形。”

“鬼魂还形?什么意思?”

郭菲说:“就是说用那一招可以看见那只鬼当时是怎么死的,然后根据它的死法来推测它的怨念以及它害怕什么,以此再来感化它。”

这一招听起来貌似还不错,便对郭菲说:“你不妨试试那一招,我们看这里面的这只鬼是怎么死的。”

郭菲伸出食指看了看,对我说:“把你手伸出来。”我问她要干什么?她说:“伸出来嘛。”我伸出手来,郭菲抓过我的手看了看问:“你今天有洗过手吗?”我说早上洗过,郭菲又问:“刚才你在里面干嘛?”我说跟你在外面一样,郭菲将我的手摔开了,撇着嘴说:“你把你的手咬破。”

“需要血?”我望着她。

郭菲点了点头。

我暗想,这怎么跟楚香香学的鬼术一样呢?便咬破了手指头,郭菲先用纸巾将一张课桌的表面擦干净了,拿起我咬破的食指在课桌上画图案,由于血流得慢,她压得很紧,痛得我立马缩了回来,瞪着她问:“是不是不是你的手,你不觉得痛?”

郭菲嘿嘿笑了一声,坏坏地笑道:“那我温柔点啊。”说着又拿起我的手指着看了看,接着那图案画,一会儿,画出了一副很怪异的图案,然后说:“第一步好了,现在施行第二步。”

接而,郭菲闭上眼睛双手合什念了一道奇怪的咒语,念完后,睁开眼睛,别说有鬼了,连只老鼠也没有,我说:“你是不是火候不够?”郭菲说:“看来我只有用我自己的血了。”边说边伸出手指头,看了看,秀眉紧蹙,像是咬不下口,最后将手指头伸在我面前说:“你帮我咬。”

望着她那玉葱般的手指,我真有种想咬的冲动,但是,有句话我不得不问:“你今天--洗手没?”郭菲说:“早上洗过啊。”

想着她刚才蹲在那儿解手,我说还是你自己咬吧。郭菲苦着脸说:“我下不了口。”我说你以后练那驭鬼术,恐怕有很多地方得用血,你必须得下得了口。郭菲说:“这一次你帮我咬,就这一次。”

唉,我这人心太软了,便抓过她的手朝五指看了看,张嘴朝她的食指咬去,郭菲呀地一声,秀眉直皱,我尝到了她的血味后,这才松开口,郭菲立马抽了出去,责备道:“痛死了!”我催促她说:“你快点,等会儿血流完了。”

郭菲便在原来的图案上又画了一遍,然后闭上眼睛练咒语,咒语刚念完,眼前突然亮了起来,屋子里也飞快地变了样,只见里面亮着灯,前面的办公桌旁坐着一个人,看其背影应该是一个老师,而他正在批改学生的作业。

我和郭菲都吃了一惊,相互看了一眼,郭菲的眼睛睁得大大地,我朝她嘘了一声,将郭菲拉到我身边,轻声说:“那只鬼是一个老师,先看看他是怎么死的。”

郭菲轻轻点了点头,身子微微颤抖,我趁机揽住了她的腰,给他以安全感与不畏鬼神的勇气。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响动,还伴随着一种申吟--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