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被古姑娘虐/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古惠欣说完那事,我心中一喜,上天待我不薄,这件事儿显然也不是小事,若搞定这件事,那我就完成三件大事了,那么离楚香香跟我同床共枕又迈近了一步了!

我立马毛遂自荐,说这件事儿交给我吧。(ziyouge.com)

古惠欣与小师妹望向我,一脸地置疑。

“你行吗?”小师妹问。

我走到小师妹身边,对着她的耳朵用力地说:“我很行!”

小师妹白了我一眼,冷哼着说:“那你说说看,这戒指为什么取不下来?又为什么戴上去后有钻心的疼痛?”

“有几个可能,要么那戒指受了诅咒,要么那戒指里有一只恶灵。小师妹又问:“那你说这事怎么解决?”我说得先看看戒指。

考我?哼!

沐木说:“这事交给蓝兄弟也行,正好可以锻炼一下,小师妹,你要相信蓝兄弟。”

古惠欣心里在想,那事她都搞不定,叫我去,那岂不是更加搞不定?便说:“这事非同小可,我看还得沐大哥你去看看。”

见古惠欣也不相信我,我更不服气了,立即说:“杀鸡焉用牛刀,这事儿我出马就行了,何必麻烦沐大哥,惠欣,你带我去见见那鸟人,顺便看一下那是什么戒指。”

小师妹还想说什么,沐木抢先说:“好了小师妹,我们去练剑吧。”小师妹立即将要说的话吞回去,喜上眉梢跟着沐木去练剑了。

他们练的是气剑,就是用气控制剑,总之看来很玄幻,我想他们明说在练气,实际恐怕在调情。

近中午了,我们留了古惠欣吃饭,,如霜与楚香香去做饭了,我争取时间练剑,可练了数十次,那把剑在桌上纹丝不动,无论我怎么唤就是唤不起来,古惠欣在一旁直冷笑。我心里不爽了,说你在笑什么?古惠欣揶揄道:“就你那练法,恐怕一辈子也练不成吧?”

我不服气,冲她说:“你牛逼,敢跟我打吗?”

“怎么不敢?”古惠欣做了一个防身的姿势,朝我挑了挑眉,一脸地不屑。我最恨人家看不起我了,特别是女人,当下挥拳打了过去,决定给她颜色看看,不料这丫头机灵得很,竟然避开了,一脚踢来,差点伤了我的命根子。

接下来跟古惠欣过了几招,没想到几天不见,这丫的强悍了很多,逼得我步步后退,险象环生,我想,再这样下去,打不倒她,她更加看不起我了,不行,得用上绝招,于是,我暗中拿出了一张镇魂符,机灵地闪到她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将符贴在了她的背上,念了一道咒语,古惠欣灵敏地转过身正要一掌劈来,身子骤然不动了,而我也来了一招抓奶龙爪手,正抓在她的咪咪上,用手一按,鼓鼓地,特有弹性。

“混帐!”古惠欣骂了一声,面红耳赤,杏目圆瞪。

我忙收回手,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啊,失手,失手……”然后有意惊讶地问:“咦,你怎么不动了?你这是打累了还是有意停在那儿让我进攻啊?想不想我再来刚才那一招?”我边说边伸出双手在她面前抓了抓,得意忘形。

古惠欣瞪着我骂:“你用的什么邪术?快给我解了!”

“哈哈,我忘了告诉你了,这个邪术叫定身美女,我只会用,不会解,如果你真的要我解,那只有--”我飞快地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说:“先刮一下!”然后又在她光滑的脸蛋上摸了一下说:“再摸一下,然后--”我正准备再拧她的耳朵,古惠欣突然一巴掌朝我扇了过来,我只觉得左脸一痛,差一点给给摔到地上去,用手一摸,尼玛,肿了!

没想到这镇神符才定了她几秒钟就没效了!

而古惠欣像发了痪一般,对着我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都说发疯了的女人是最凶的,此话一点不假,我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身上被他踢了好几脚,一张俊脸几乎被她抓花,总之一句话:被她打得像猪头一样。

沐木与小师妹被我的惨叫吸引了过来,小师妹在一旁纳喊助威:“打得好!继续打,打他的脸,对,打下巴!”

我气急败坏,今天丢脸可丢尽了,索性奋不顾身地猛冲上去,一下将古惠欣横腰抱住,大吼一声,“啊--我要跟你同归于尽!”用力一推,便将古惠欣推在地上,稳稳实实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你们这是干嘛呢?滚地板吗?”传来了无霞冷冷的声音。

我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如霜与楚香香正冰冷冷地望着我,特别是楚香香,那眼神……

“这……”我正要解释,古惠欣猛地将我推开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又是狠狠一脚朝我踢来,正踢在我的胸膛上,我直接被她踢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一张凳子上,连人带凳子摔在了地上。

惨不忍睹!

半天没爬起来。

后来沐木过来将我提了起来,果然好基友。

“不是比划比划嘛,何必这么较真?”我恶人先告状,“把我当成坏人似的。”

古惠欣哼一声,转过身去,怒容满面。

沐木乐呵呵地说:“好了好了,不过是比武嘛,拳脚无眼,受伤再所难免,下次注意点。”

唉,只怕古惠欣以后再也不会跟我比划了。

吃完饭后,我提议古惠欣带我去见那名男子,古惠欣置若罔闻,对沐木说:“沐大哥,要不下午我叫那人来这儿找你吧。”沐木说:“叫蓝兄弟去就好了。”

古惠欣冷冷地说:“要去他自个儿去!”

我觉得太丢人了,不得不找话来打破尴尬,看了她一眼问:“这个事要是搞定了有报酬吗?”古惠欣说:“四万。”

“这么多?”我大方地说:“这样吧,要是这事儿我搞定了,钱全归你,我分文不取。”古惠欣却讽刺道:“你要是能搞定,我倒给你四万。”

“那不是八万?”

古惠欣没有做声,不置可否。我立马说:“把那鸟人的手机号告诉我。”

待获得那鸟人的手机号后,得知他姓杨,我自称是古惠欣的师兄,约他在一家茶馆见面。

楚香香跟我一块儿去的,当我们到那儿时,只见茶馆里的一张茶几前坐着一名男子,三十多岁的样子,短发,上身T恤,下身牛仔,尖嘴猴腮,给人一种极猥琐的感觉。

待坐下后,她一直盯着楚香香看,楚香香被盯得不好意思了,朝我投来求助的目光,我心里不爽了,就直言不讳地问:“杨先生,我女朋友跟你认识的一个人长得很像?还是你的眼睛有问题?”

杨先生这才收回目光,嘿嘿笑着说:“蓝师父,是吧?我有点近视,所以看人看得不是很清楚。”

我冷冷地说:“你少废话,把你那枚戒指拿出来看看。”

杨先生伸出手,只见他的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枚戒,纯白色,跟一般的枚戒相差无几,只是枚戒上刻着一个心,那颗心中还有一副奇怪的图案,刻得跟蜘蛛似的。我试探着去取,杨先生忙收回手说:“不能碰,不能碰!”

我说不碰怎么取下来?杨先生面露苦色地说:“根本就取不下,而且一碰就会痛,像是刀在割手指一般。”

“戴上它你有没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比如睡觉的时候梦见奇怪的东西。”

杨先生的嘴动了动,想说,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过看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对我隐瞒着什么。

“你说一说这枚戒指的来历吧。”我说。

我想看看这个猥琐胚子是不是有点神经不正常,又觉得跟这种人来茶馆见面,简直侮辱了茶馆二字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