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放开那女孩!/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先生说了那枚戒指的来历,跟古惠欣说的也差不多,我又将那枚戒指细看了一番,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便拿出罗盘,罗盘指针毫无反应,我想这可以排除恶灵这一说,便对杨先生说:“这枚戒指只怕是受了诅咒,你看回去后能否查到你的妻子是从哪儿得到这枚戒指的,须得找到它被诅咒的根源,这才能解除诅咒。……www.ZiYouGe.com……”

“这怎么能查得到?”杨先生面露难色:“她已经死了,我去哪儿找啊?难道把她挖出来问?”

我将那枚戒指拍了下来,发到了微博上,问有谁知道它的出处,然后跟杨先生说我先得去查查那枚戒指的底细,说完后拍了拍楚香香的香肩示意走人,杨先生忙站了起来盯着我紧张地问:“那我这戒指还能取得下来吗?”我说能,不过需要时间,杨先生又紧紧地问:“那需要多久?”我说一两天吧,心想,明天是星期天,得明天搞定,后天还得上学呢。

从茶馆里出来后,杨先生追了上来,神色慌张地问:“蓝师父,今天不能将我这枚戒取下来吗?”我说你都不让我碰你的手,我怎么给你取?杨先生这才迟迟疑疑地将手伸了出来,我试探着去取,才刚碰到戒指,这小子就杀猪般地大叫,我心中骂道:叫你看我的香香!老子痛死你!又用力取了两个,杨先生忙不迭将手抽了出去,路人纷纷侧目,还以为我欺负了他。

“很痛吗?”我问。

“比刀割还痛!”杨先生脸色惨白,看来是真的很痛,“实在受不了了。”

我脱口而出:“受不了的话,就把那手指给剁了吧。”

“这……”杨先生顿然不悦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你到底会不会取?你不会是骗人的吧?”

我冷冷地说:“如果你觉得我在骗你,你就另请高明吧!”说完我朝楚香香看了一眼,掉头就走。

“哎--”杨先生忙伸手想拦住我,近央求地说:“如果你真的能取,就请帮我将它取下来吧,价钱好商量。”我给他丢下一句话说:“事出必有因,戒指不会无缘无故地在你的手指上取不下来,至于是什么原因,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你若不将实情告诉我,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你想清楚后再来找我。”走了两步后,我又停了下来,转过身继续恐吓他:“如果你实在受不了把手指给剁了,你要记住,那戒指有魔性,就算你埋到土里头,它还会出来找你,所以,你必须得将它交给我。”

杨先生吓得面如土色,连声唯唯诺诺。

其实我一眼就觉得这杨先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才想吓吓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么好吓,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看来那戒指的来历大有文章。

上了摩托后,楚香香责备道:“你怎么能那样说?你这不是空口无凭危言耸听吗?”

“哼,我就是要危言耸听。”

“为什么啊?”

“谁叫他那么无礼地看你的?我没挖他的眼珠子算是对他客气了!”

“你真霸道!”楚香香嗔怪中夹着欢喜,我喜欢她这种语气。

在回家的途中,经过一条街道时,远远看见好几个人围着一个女孩子将她堵在了墙角下,那女孩子低着头蹲在那儿,可怜兮兮。我想起了沐木跟我说过的话,我想要在功夫上有所进步,就得多挨打,其实他的意思是我得多跟人打,增加实战经验。

而现在是个好机会。

我将车停在他们身后,大声叫道:“放开那女孩!”

他们齐朝后回过头来,我从摩托车上一跃而下,一身正义地说道:“让我来!”

一个头发染成五颜六色杂毛小子朝我和楚香香迎了上来,楚香香无不忧虑地说:“小逸哥哥……”我说没事,看我怎么教训他们。

“你他玛的谁啊?”杂毛朝我吼着,一双贼眼却在楚香香身上打转。

我冷冷地说:“识相的都给我滚,若得老子火了,我自己都怕自己。”

“哈哈……我好怕……”杂毛挥拳便打了过来,我倏地一脚踢了过去,这小子闷哼一声,直接朝后退了出去,不知什么原因像是撞在墙上一般猛地又弹了回来,我顺势一拳迎去,卟嗵一声,地上多了一条死狗。

“玛的!”其它的小狗怔了一下,齐握紧拳头朝我蜂拥而来,对付这些小叼毛我自然是绰绰有余,不费吹灰之力就全将他们打趴下了,然后一骨碌爬了起来指着我叫道:“你是谁?敢管我们的闲事!”

我冷笑着说:“老子姓蓝,抓鬼的。”

杂毛指着叫道:“你他玛的给我等着,有种别走!”

自个儿倒是一个一个地全跑了。

墙角下的那姑娘依然蹲在那儿,垂着头,长如瀑布的秀发罩在头上,看不到她的脸。我总感觉她很熟悉的样子,但又不敢肯定,便走了过去叫了一声:“姑娘,你没事吧?”

她摇了摇头,却没有抬起头来。

楚香香走了上来,也是一脸地疑惑,与我相互看了一眼,她蹲在那姑娘的对面,柔声说:“你别怕,那帮坏蛋已经被小逸哥哥打跑了。”

她终于动了,慢慢抬起了头来,当看清她的脸时,我和楚香香齐怔住了。

“是你?”

“九怜?”

楚香香站了起来,惊诧地朝我望了一眼,我也很惊讶,忙跳上去一把抓住九怜的手,将她拉了起来问:“九怜,你怎么在这里?”

九怜抬起头朝我看了一眼,怯怯地问:“你是谁啊?”

我郁闷了,难道九怜失忆了?或许她不是九怜?不过我不会看错的,九怜以前上了郭菲的身,就是郭菲的样子,只是比郭菲看起来要苍白一些,后来被我收养,喝了我的血后,身体竟然渐渐有了血色,皮肤又嫩又滑,而且也越来越美丽,比郭菲还要美了几分,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你不认得我了?我是逸哥哥啊。”我说。

“逸哥哥?”她想了想,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然后朝我弯了弯腰说:“谢谢你救了我。”然后又说:“大恩大德,无以回报,惟有……惟有……”

“好了九怜,你少装蒜了,你怎么自个儿跑出来了?跟我回家!”我一把抓住九怜的手将她拉到摩托车前说:“上车!”

九怜朝楚香香看了一眼,低声说:“我不是九怜,你们一定认错人了。”

不是九怜?

楚香香问:“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九怜轻声说:“我叫七怜……”

我差点没笑出来,从怀里拿出一张符在她面前晃了晃说:“你再说你叫七怜试试。”

九怜朝我手中的符看了看,不屑一顾地说:“我真的叫七怜,不是你们所说的九怜。”

想撒谎,看符!我迅速地将符朝她的额前贴去,准备将她收了,没想到九怜将符撕了下来,看了看,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啊?”然后将符往空中一扬,轻轻一吹,那张符像落叶一样朝我面门直扑而来,像一张手罩住了我的眼睛。

“嘿嘿……”九怜得意地笑了。

我生气了,一把将符撕了下来,果然如沐木所说,九怜喝了我的血后,已跟常人无异,一般的符根本对她不起作用了!

楚香香也看出了端倪,正要咬手指用杀鬼术,九怜忙挡着她的手说:“你别,咬手指头很疼的哟,你们别生气嘛,你们救了我,我跟你们回家就是啦。”边说边乖乖地跳到了摩托车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