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断指/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问那个“江湖人”,什么时候见过那枚戒指,江湖人说,以前在网上见过一张那枚戒指的照片,是一个寻物启示,当时有人高价寻找那枚戒指,只要能告诉他那枚戒指在哪里,光赏金就是十万。(ziyouge.com)

不过,江湖人又说,他不记得当时那寻物启示是在哪儿看到的了。

他提供给我的这项信息基本上没什么用,希望又落空。我又去网上寻找那个寻物启示,可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

及至凌晨一点,我还在网上寻找这方面的信息,手机快没电了,弄得我也筋疲力尽,正打算睡觉,手机突然响了,是杨先生打来的。

深更半夜来电话,我还以为是鬼来电呢!我想他一定是受不了那种剧痛来打电话向我求救吧,我幸灾乐祸地想,就让他痛好了,所以响了很久我才接。

才接通,便听到了对方传来了一阵沉重的呻吟,接而听到对方吃力而痛苦地地说:“我……把手指剁了!你……来拿戒指。”

我吃了一惊,还有什么比切指之痛更痛的?他竟然也下得了手?我当时纯粹是开玩笑的啊,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把手指给切了!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是不是想将我骗过去,便又问:“你真的把手给剁了?”杨先生愤怒地说:“我儿子骗你!”

问得他的地址后,我收起手机准备出发,才打开门,门口赫然站着一个人。

是九怜。

“逸哥哥,去哪儿呢?”九怜望着我笑呵呵地问。

“有很重要的事。”我边说边朝门外走,推出摩托踩响门后,这才发现九怜不知什么时候已坐到了我的后座上了。

“你要去?”我问她。

“对啊。”九怜说:“这么晚了你还出去,我去看看你跟哪个妹子约会。”

“我不是去约会。”我严肃地说:“我是去有重要的事要办。”

九怜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腰,十分亲密地说:“那也行,我就去跟你办那重要的事。”

我想这一去就是从杨先生那儿拿戒指,九怜想去就让她去吧,便踩动了摩托。

杨先生的家并不难找,半个小时后,我便到了他家,只见他已将断了的手指包扎好了,脸色惨白,坐在一张破椅子上,跟死过一回一样,看见我来时,朝地上看了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戒指在地上。”

我朝地上望去,只见地上有一根断指,上面还有血,断指上戴着那枚戒指,十分地惨人。

“你快把它带走吧!”杨先生迫不及待地说:“我一刻也不想再见到它了!”

我将那根断指捡了起来,用一块黑布包好,只见那枚戒指闪闪发光,像是刚擦过油一般,而断指却变得十分地惨白,恐怕是血流尽的缘故。

“你怎么舍得把手指也剁了?”我饶有兴趣地问,不得不说,我的确非常惊讶,能砍自己手指者,只怕这种人世上不多。

“太痛了!”杨先生咬牙切齿地说:“我宁愿断指,也不要它像魔鬼一样折磨着我。”

我去水龙头下将断指的血给洗净,试探着去取戒指,没想到一下就取下来了。

“拿来我看看。”九怜伸手就来抢,我忙闪开了,叮嘱她说:“这枚戒指是邪物,你不能碰,更不能戴它,不然后果自负。”

“戴了会怎么样?”九怜好奇地问。

我说:“不怎么样,就是会很痛。”

“有多痛?”九怜打破沙锅问到底。

我说:“你去问下那位断指英雄,至于有多痛,我想他最明白了。”我边说边将断指丢进了垃圾桶,将戒指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放进了衣袋里。

从杨先生家里出来后,我就开着摩托径直朝家里飙去。一路上,九怜从后面抱着我的腰,一只手极不安分地在我胸前游来游去,我想这丫的真有趣,要是现在坐在我身后的是楚香香就好了。唉,同样是女孩子,怎么俩人的区别就这么大呢?

我说你能老实点吗?是不是想出车祸,一尸两命!九怜嘿嘿笑着说:“不会,最多死一个人。”

“哼,你以为我死了,你不会死?”

九怜在我耳边轻声说:“你忘记了,我本来就是一个死人?”

我听了,差点从摩托车上跳下去,我这才发现,这段日子以来,我竟然将九怜当成了一个人了,完全把她真正的身份给忘记了。

她是一只鬼啊,我提醒自己说,千万不能跟她玩真的。

到家后,我准备将那枚戒指拿出来好好研究一下,可当我将手伸进衣袋里时,只觉得心头一沉,衣袋里空了,那枚戒指不见了!

难道掉了?可是我这衣袋挺深的啊,没那么容易掉的,难道它自个儿飞了?

不管怎么样,我得回去找找,打开门正要走,九怜突然问:“逸哥哥,你又要去哪儿啊?”我急急地说:“那枚戒指不见了,我要回去找。”

“这么晚了,别去找了。”九怜说:“就算要找,恐怕也是找不到的了。”

“我必须得将它找到,”我郑重地说:“那枚戒指是一只很邪的戒指,不能让它落到别人的手中。”

“万一它落到别人的手里了呢?”九怜追上来问。

我说:“你看见刚才那个人的断指了吗?他就是榜样。”

“真的?”九怜半信半疑,伸出左手,望着左手指说:“可是我怎么感觉一点异样也没有呢?”

我只觉得耳朵一阵嗡响,朝她的手指头一看,尼玛,那枚戒指竟然已戴到了她的食指上了!

“你怎么戴上它了?”我忙去取,九怜却灵活地闪开了,跟我藏猫猫似地说:“让我戴一下嘛,我觉得它跟我挺配的。”

“将它还给我!它怎么到你那儿了?你什么时候拿去的?”我气愤极了。

突然我想到,在回来的途中,九怜的手像蛇一样在我身上游来游去,一定是那个时候她趁机将戒指从我的衣袋里掏了去,我后悔莫及,我实在是太大意了!

“我只是戴一下嘛,你怎么生那么大的气呢?”九怜完全不知这戒指的厉害,在客厅里跳来跳去,她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就抓不到她。

楚香香被我们吵醒了,她来到客厅望着我们问:“小逸哥哥,你们在干什么?”

我如获救星,立马指着九怜叫道:“香香,快过来帮我将这只小鬼抓住!”

“怎么了?”

“她拿走了那枚戒指,还把它戴上了!”

楚香香怔了怔问:“杨先生的那枚戒指?”我说是啊,楚香香呀地一声,忙对九怜说:“九怜,你快将戒指取下来!”

“我才不取。”九怜淘气地说:“你们来抓我啊,来啊,来啊……”

“这么晚了还在吵吵闹闹!要不要休息了?”楼上传来了如霜的声音,我们忙停了下来,只见如霜、沐木与小师妹一前一后从楼上走了下来,如霜瞪着我和九怜,像是非常生气。

我不得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如霜立即走了过来,对九怜说:“把手伸出来。”九怜怔了怔问:“干嘛?”

“把手伸出来。”如霜提高了声音,冷若冰霜地,我只觉得心头一紧,如霜一定生气了。九怜不敢再嬉戏了,撇了撇嘴,乖乖地将左手伸了出来,如霜抓过她的手便去取戒指,可取了半天也没有取下来,便狠狠地将九怜的手给摔了。

九怜嗯了一声,想必觉得很奇怪吧,便试着自己去取,结果取了良久也没有取下来,反而弄得面红耳赤地。

“取不下来了,怎么办啊?”她哭丧着脸问。

如霜冷酷地说:“断指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