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鬼咬人/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说要断指,九怜大惊失色,连声说:“不要!我不要断指!”边说边抓着如霜的手臂央求道:“如霜姐,你帮帮我……”

如霜望向我说:“这个你去跟小逸说吧,这事本来就是他负责的。……www.ZiYouGe.com……”如霜又朝我望来,我一筹莫展,说这个事我还没有眉目,对如霜说:“如霜姐,你看看这戒指是怎么一回事。”如霜提起九怜的手,将那枚戒指仔细看了一个遍,沉重地说:“这枚戒指四周飘荡着一股戾气,只怕是被诅咒过,只有找到它的主人才能将它取下来,也只有它的主人才能让这诅咒消失。”

可是,人海茫茫,去哪里找它的主人呢?

我首先想到的是是那个杨先生,不过他并非这戒指的真正主人,因为戒指在他的手上也取不下来,那么,要找到它的真正主人,就只有去找那位跟杨先生相好的小姐了?

可是,那位小姐已死,还怎么去找她呢?

正在这时,九怜突然叫了起来:“啊--我的手指好痛,好痛啊……”她握着戴戒指的那只手痛哭着,冷汗一下就冒出来了。她的脸色本来就很白,这一下显得更白了,几乎没有什么血色。

“逸哥哥快帮我!”九怜全身颤抖,蹲下身去,差一点就要在地上打滚。

我忙将九怜抱住,急急地向如霜叫道:“如霜姐,怎么办?”

如霜秀眉紧锁,望向了沐木,沐木说:“去找那位杨先生吧。”

“找他有什么用呢?”我急急地说:“他自个儿戴上这戒指都取不下来!”沐木说:“要问他这戒指是怎么来的。”

“好痛啊!”九怜突然一口朝我的手臂咬了过来,我只觉得手臂一痛,鲜血立马流了出来。

鬼咬人了!

沐木拿出一张符,念了一道咒语,骤然伸手朝九怜的后背点去,九怜闷哼一声一头扑在了我的怀里,一动也不动了。

“我暂时镇住了她的魂魄,半个时辰之内她不会醒过来,先扶她去屋里休息吧。”沐木对我说:“你马上去找那位杨先生,问她这戒指的来历,他先前所说的恐怕在撒谎。”

楚香香立即说道:“小逸哥哥,我陪你去!”

沐木说:“你还是在家里照顾九怜吧,我陪蓝兄弟去。”接而对我说:“蓝兄弟,事不宜迟,我们走。”

我们跳上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地朝杨先生家飙去。

待到了杨先生家后,我敲开了他的房门,杨先生看到我时,怔了一下,将沐木打量了一遍,一脸敌意地问:“你……你怎么又来了?”

他脸色比先前好了很多,不过依然愁着眉,显然断指的伤口还很痛。

我说我们是来问你有关那戒指的事。杨先生极不耐烦地说:“那戒指--不是给你了吗?”我说:“你得再跟我们说说那戒指的来历……”话还没有说完,杨先生便打断了我的话冷冷地说:“我已经全部告诉你们了,别再来问我。”说完就将门重重地关上了。

靠!我骂了一声,接而去敲门,听得杨先生在屋里叫道:“你们别再来找我,我该说的已经说了。”接而任我怎么踢门怎么喊他就是闭门不开。我和沐木没有办法,只得打道回府。

到家后,九怜还没有醒过来,如霜见我们无功而返,将我俩训了一顿,说这点小事我们都做不好,两个大男人干什么吃的?我和沐木感到灰溜溜地。小师妹见沐木被批,心痛了,来为我们打抱不平,对如霜说:“你厉害,你去呗。”如霜说:“我去就我去,小逸,走!”

风风火火地,她就要朝门外走去,楚香香立即说:“现在这么晚了,要不明天白天再去吧。”

我说只怕九怜挨不到白天,楚香香说:“那戒指戴在手上,并不是时时刻刻都痛的,杨先生说它只是晚上才手痛,而天马上就要亮了,大家都忙了一个晚上,也累了,就休息一下,天亮后再去吧。”

如霜想了想,说也行,然后就上楼去了。

沐木责备小师妹道:“你怎么能那么对如霜前辈说话呢?”小师妹哼道:“谁叫她那么说你的?谁要是敢说你,我就会对他不客气!”

感觉这个小师妹只怕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子都要强悍,而且蛮不讲理。

九怜一直躺在我的床上,秀眉紧闭,像是深深地睡着了。楚香香说:“让九怜睡我那儿去吧。”

毕竟九怜是只女鬼,我同意了,将她抱到了楚香香的房间,然后就回房去睡觉了,不料才躺下,便听到从隔壁传来了一阵痛苦的叫喊:“好痛啊--”

我跑到隔壁一看,九怜已经醒过来了,握着手指在床上打滚,我忙跑上去想抱住她,不过根本就抱不住,还对我又踢又咬,楚香香在一旁看着不知所措,如霜、沐木与小师妹闻声也跑了下来,沐木如法炮制,将九怜又弄晕了,只见九怜额上全是冷汗,脸色也愈发苍白,可想而知那手指有多痛了。

如霜说:“我们还是去找那个杨先生吧。”

这一回楚香香没有再提议,想必是被九怜刚才那哭爹喊娘的样子给吓住了,尽管这时候我困得要命,但还是强打起精神踩着摩托与如霜朝杨先生家奔去。

可当我们到了杨先生家时,却发现他房门紧锁。

“怎么不在家了?”我拿起锁看了看,惊讶不已,才两个小时不到,他竟然就离家出走了,而且现在又是在夜里,他这么急着要走又是为什么?难道在逃避着什么?

我望向如霜,看她怎么说,如霜朝着房门望了一阵,然后淡淡地说:“先回去吧。”

半途中,我手机响了,这么晚了谁会来电话啊?不会是九怜又醒来了吧?难道是楚香香打来的?可当我拿出手机来一看,却发现是杨先生打来的。

尼妹的,老子正找你呢!便将摩托停了下来接了,才刚接,便听到杨先生急促地说:“蓝……蓝师父,救我,有……有鬼!”

“有鬼?”我疑惑地问:“你在哪里?”

“在一家宾馆里,我……我遇鬼了!”杨先生非常害怕,惊恐地说:“你……你现在能来帮我将那只鬼抓住吗?”

问得他所在的那家宾馆后,我跟如霜说了这事,然后开着摩托朝那家宾馆驶去。当我们到了那儿时,杨先生已经站在宾馆门口等我们了,他身体在微微颤抖,惶恐不安的样子,朝如霜看了看,似乎在问她是谁,我谎称如霜是我的师姐,特地来抓鬼的,然后问他那鬼是怎么回事。

杨先生战战兢兢地说:“我正在睡觉,它突然就出来了,说要掐死我。”说到这儿,他慌慌张张地四下张望,生怕那只鬼又来找他了。

“是确定是鬼?是在梦里还是看到它了?是一只什么鬼?”

“一只女鬼。”杨先生说:“我看到她了,全身都是血……”

如霜说:“进房间去看看。”杨先生立即摆着手说:“我不去!我不去!”

问得了那房间号后,我与如霜进去了,到里面后,果然有一丝阴阴的冷气,可我拿出罗盘来勘测时,却发现指针纹丝不动。

“那只鬼应该走了。”如霜说:“只怕那只鬼并不住在这幢楼里,而是特地来找杨先生复活的。”

“复仇?”我很惊讶。

“对。”如霜说:“一般复活之鬼才会全身有血,说明它死得很惨,而它说要掐死杨先生,说明它是死于杨先生之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