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挖尸/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霜的话令我吃了一惊,一时脱口而出:“难道是杨先生把那小姐给杀了?”如霜说:“有这个可能,不现这只是我的推测,事实是不是这样现在还不能确定,等会儿一切由我来跟他说,你不要开口。|ziyouge.com|”

一出宾馆,杨先生立马迎了上来,紧张地问:“那鬼抓……抓住了吗?”

如霜盯着他冷冷地问:“这只鬼是什么时候开始找上你的?”杨先生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说:“今……今晚。”如霜又问:“你今晚在家睡得好好地,为什么又到宾馆来住了?”

“我……”杨先生朝我看了一眼,支支吾吾地说:“我在家睡不着就出来走走,走到宾馆这里就……就进来睡了。”

“是吗?”如霜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杨先生所说的话,转过身望向马路方面说:“刚才我跟那只鬼沟通了,她说她认识你。”

“啊不!”杨先生大惊失色,连声说:“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

连我都发现他在撒谎了,如霜说:“你可以说你不认识她,不过你一定见过她,对吗?”

“我……我……”杨先生目光闪烁,想隐瞒着什么。

如霜趁机说:“这只鬼死不瞑目,怨气太深,非常地凶猛,刚才她逃脱了……”

“啊?”杨先生忙问:“那……那怎么办?”

如霜阴沉沉地说:“先且不说怎么办,她既然找上了你,就会继续来缠着你,直至你受不了,像你割掉自己的手指一样,把你的头给割掉。”

“不不!”杨先生吓得面如土色,连忙央求道:“你……你一定要帮帮我,要将那只鬼抓住!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如霜说:“那只鬼现在飘踪不定,要抓到她,必须得知道她在哪儿。”

“那……她在哪儿?”杨先生紧盯着如霜。

如霜望向杨先生问:“她埋在哪儿?”

“埋在哪儿?埋在那儿?”杨先生嘀咕着,看来他近乎崩溃了。如霜上前一步瞪着他说:“你告诉我们她埋在哪儿,只有在那儿才可以找到她的魂魄,只有找到了她的魂魄才可以将她收服。”

“真……真的可以?”杨先生望着如霜,半信半疑。

如霜应道:“可以。”

杨先生陷入矛盾之中,似乎想说,可几次话到了嘴边又没说出口,如霜催促道:“你最好快点,每一个小时,那只鬼的怨气就会增加一成,若超过了七天还没有将她制服的话,到时若再想将她制服,那恐怕就难了。”

“我马上带你们去!”杨先生脱口而出:“现在就去!”

上了摩托后,按照杨先生所说的路线,我们竟然来到了郊外的一片树林里。因为前面树林里并没有路,我们都下了车,杨先生指着前方颤声说:“就在这里面。”

怎么会在这里?难道那只女鬼的尸体在埋在这树林里?我正想发问,如霜用眼神制止了我。

杨先生在前面带路,跌跌撞撞,这时候天虽然已经微亮,树林里隐隐约约见得清楚,但是杨先生跟蒙了头一般,几次差点撞到大树上。

最后,杨先生在一处土堆前停了下来,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说:“就在这里了。”

如霜朝土堆看了看问:“那只女鬼的尸体就埋在这里?”

杨先生微微点了点头。

我的脑海里立即闪过一个词:毁尸灭迹,我心中有很多的疑惑想问,可见如霜那冷峻的面孔,最后将话吞了下去,我想如霜跟我一样,也有很多的不解想问,可是她现在并没有对杨先生刨根问底,可见现在有很多话并不是该问的时候。

非常有戏剧性地是,土堆旁竟然还有一把丢弃的锄头。

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儿阴气沉沉地,树林里飘荡着一股似有似无的冷气,令人后背发凉。

如霜朝四周看了一番,脸色非常地难看。

我拿出罗盘勘测了一番,奇怪的是,罗盘的指针竟然丝毫未动。我朝如霜摇了摇头,示意这儿并没有魂魄,如霜一把将我手中的罗盘拿了过去,亲自围着土堆勘测了一遍,秀眉越来越沉。

杨先生紧张地问:“怎……怎么样?能将那只鬼抓住吗?”

如霜盯着杨先生问:“你确定这儿就是那只女鬼的尸体所在的地方?”

杨先生朝四下看了一眼说:“确定。”

我忍不住了,到底还是问了那句我一直想问的问题:“你怎么知道那只女鬼的尸体埋在这儿?这里又不是像是坟地。”

杨先生转过身去没有回答,我提高声音说:“你最好说出实情,不然我们无法帮你。”

良久,杨先生这才沉声说:“其实我开始骗了你们,那枚戒指并不是我的妻子留给我的,而是……我捡到的。”

他果然在撒谎!

我与如霜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做声,等待杨先生说下去。

杨先生又说:“三天前,我来这儿捡蘑菇,当时天色很晚了,我正打算回家,突然看见一只面包车停在了路边,接着从车上跳下了四个人,其中一个人背着一个女人,他们急匆匆地朝树林里走去。我当时很奇怪,就悄悄地跟了上去,他们一直到了这儿,那个人将女人丢在地上,我这才发现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说到这儿,杨先生又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朝我和如霜看了一眼,见我们并没有置疑,又接着说:“他们在这儿挖了一个大坑,然后就将那个女人放进去给埋了。我害怕得要死,直到他们走了后这才出来。我想他们一定是杀人了,把那个女人杀了,然后就在这儿给埋了。我想报警,可是又害怕,那四个人都看起来十分凶恶,我怕他们会找我麻烦。后来我在走的时候,踩到了一只戒指,我就将戒指捡了起来,好奇地戴在手上,结果就一直取不下来,手指也像刀割一样痛。”

“为什么你开始说那戒指是你妻子的?”我非常地气愤。

杨先生颤抖着说:“我……我不是怕你们报警吗?要是问起我来,我得将那四个人的样子说出来,我怕他们会来找我,杀人灭口。”

不知这杨先生的话哪一句是真的了,我朝如霜望了一眼,如霜对杨先生说:“把它挖开?”

“啊?”杨先生怔了一下。

如霜又说:“把那具女尸挖出来看看。”

“这……这不好吧?”杨先生面露难色,还朝后退了两步。

我提醒如霜,这事非同小可,要不要先报警?如霜说:“就算报警,警察一时半刻也来不了,我们可以等,九怜不能等,那枚戒指也不能等,那只女鬼更不能等,快挖!”

杨先生朝那把锄头看了一眼,又朝我望来,似乎叫我去挖,我没有动,如霜对杨先生说:“快控!”杨先生这才去拿起锄头,极不情愿地去挖。

挖到一半的时候,杨先生不挖了,将锄头递给我说:“蓝师父,你……你来挖吧,我……我没力气了。”

一个男人这才几下就没力气了?想起九怜被戒指折磨得那死去活来的痛苦模样,我接过锄头便去挖了。

挖了没多久,一股怪味扑鼻而来,我心中一震,终于快挖到了,不过想起将会挖到一具死尸,心里又万分地沉重,只觉得锄头重如铅石,我挖得非常吃力。

可是,当我挖到底时,却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我疑惑地望向如霜和杨先生,想问他们,这里面的死尸呢?

难道它自个儿爬出来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