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杨先生遇害/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霜并不惊讶,像是早就料到了会这样,杨先生却瞪大了眼睛,愣得半天说不出话来。|ziyouge.com|我望着他问:“尸体呢?”杨先生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不知道。”我又望向如霜,如霜淡淡地说:“把坑埋上,回去吧。”

出了树林,杨先生不断地擦额上的冷汗,如霜望着他问:“很热吗?”杨先生忙说:“不热,不热!”如霜又问:“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隐瞒着我们?”

“没有!没有!”杨先生顿了顿反问:“你们……还能帮我将那只鬼抓住吗?”

如霜想了想,对我说:“给他一张驱邪符。”

这驱邪符带在身上,一般的鬼怪不敢近身,以前古惠欣给我和郭菲的就是这种符,虽然这种符不难画,不过我还真不想给面前这个姓张的,总之我觉得他不像是好人,给他一张驱邪符太浪费了。

但是既然如霜要我给他一张,我也不好说没有,便拿了一张驱邪符出来,杨先生忙不迭接过了,我将这符的用法告诉了他,他连声道谢,又赶紧问:“是不是我有了这符后,那只女鬼不敢再来找我了?”

我说理论是这样的,但事实会不会这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啊?”杨先生的脸成了一张苦瓜脸。

如霜又说:“如果那只鬼再出现,你马上打电话给我们。”

回到家后,我问如霜这事怎么看,如霜说:“想必那尸体是被人移走了。”

“移走了?谁会移走尸体呢?”

这恐怕是一个难解的谜。

昨晚一个晚上没睡,我这时困得要命,冲了个冲后就睡了,当我醒来时,已是中午十二点。楚香香坐在床头在研究一本医术,见我醒来了,放下书跟我打招呼:“小逸哥哥,你醒了?”我问她九怜怎么了,楚香香说:“天亮后她的手就没痛了,只是戒指仍然取不下来。”

九怜闻声走了进来,愁眉苦脸地,我幸灾乐祸地问:“戒指漂亮不?戴着它是不是很舒服?”九怜撇着嘴不说话。我说看你以后还调皮不,九怜气冲冲地说:“你得想办法帮我将它取下来。”我说办法有,只是……九怜忙问什么办法,我说把你的那只手指头给剁了。九怜哼了一声,张嘴便去咬戒指,谁知刚碰到戒指,便尖声大叫了起来:“啊……痛,好痛!”

下午,我一直在网上发贴子、看信息,希望有人能看到我的贴子,告知那枚戒指的出处,可惜至晚上后,依然一无所获。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杨先生突然打来了电话,我才接,他便在那头急促而惊恐地叫道:“救我……她……她来找我了,她要杀我,快来救我……啊……”

接下来便是一阵凄厉的惨叫。

虽然我对那杨先生没好感,不过现在人命关天,我也不能等闲视之,急急地跳下床跟楚香香说了这事,楚香香说也要去,因为是那只女鬼要杀杨先生,而楚香香拥有杀鬼术,我就同意她去了,九怜一直在我身边,自然也要吵着去。

当我推出摩托时,九怜抢先跳了上去,紧贴着我坐,楚香香只得坐后座了,不过也并没有说什么,她是那种逆来顺受、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当我们风风火火到达杨先生家时,只见他家房门紧关着,我打了一个电话给他,可响了很久也没人接,我骂了一声,什么人儿,老子来救你了,你却不接电话!

九怜不耐烦地去踢门,谁知道一脚就将门给踢开了。原来那门只是虚掩着,并没有关紧。

而门一开,九怜就跳了进去。

我和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也跟着进去了。

刚到里面,一股血腥扑鼻而来,而且室内一片狼藉,像是经过一场打斗。我大感不妙,难道杨先生已经遇害了?

突然听到九怜叫道:“在这儿!”

声音是从厨房里传出来的,

我和楚香香不约而同地朝厨房里跑去,一到门口,赶紧停了下来,只见厨房的地板上躺着一个人,全身是血,眼睛鼓得大大地,气息已绝,惨不忍睹。

离杨先生不过的地板上躺着一把刀,一把带血的菜刀。

就是那把菜刀将杨先生砍死的。

地上有血印,是脚印,依脚印的大小看来,起码是42码以上的鞋子。

难道杀杨先生的不是那只女鬼,而是一个人?

我立马报警。

五分钟,警察到了,分别给我和楚香香、九怜录了口供,还拍了照。后来在洗照片时,发现九怜的那张照片是空白的,吓死他们了,后来摄影师称是摄像机出了故障。

这件事很快上了电视,将我们三人也作了报道,只是,令报道当场的众人惊讶的是,别说照片里没有九怜,连视频里也没有九怜!

我想我疏忽了一个问题,九怜是鬼,她不该现身的。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当晚我们被迫留在警局里,沐木与如霜来保释我们,警里的领导说,这件事很严重,在事情没有破案之前,我们不得离开本市,而且要随传随到,我生气地说:“为什么不许我们离开本市,我又不是杀人犯!”

负责这案件的是一个叫唐遥的女警,身高一米七,身材苗条,胸部饱满,穿着一身笔直的警服,飒爽英姿,看来颇有一番巾帼英雄的味道。

我因为是坐着的,她弯下腰来盯着我说:“戒指取不下来?你们是去抓鬼的?简直荒谬!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吗?”我望着面前这俏丽的脸庞,想发作,但是又想,怎可在美女面前失了休面?便淡淡地说:“如果你不信,你不妨去试试,看能不能将我朋友手上的那枚戒指取下来。”

唐遥还真的去取了,可才碰到九怜,九怜就惊声尖叫起来,并且一掌便朝唐遥劈去,我暗暗叫苦,这下完了,好你个丫头竟然敢袭警,这是要被关押的节奏啊,没想到唐遥竟然轻易地闪开了,我趁机跳了过去将九怜抱住了,极力将她们劝住了。

“你们给我老实点!”唐遥指着我和九怜厉声说:“这案子没破之前,谁也不许离开!”

从警局出来后,我郁闷了,本来是好心做事,结果自个儿成了嫌疑犯了,不过九怜所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一个劲地问我和如霜:“手上的戒指什么时候取下来?马上就要十二点钟了啊……呜呜……”

我安慰她说:“你不用担心,到时沐大哥只要在你的后背拍一下,你就可以安心去睡觉了,一点也不痛苦。”

“你还说!”九怜急得跺脚了。

在回家的途中,小师妹说饿了,吵着要去吃夜宵,我们在一家大排裆前停了下来。

如霜一直坐在那儿暗自沉思,我走过去问她:“如霜姐,这事你怎么看?”如霜说:“本来那杨先生是唯一线索,可他现在死了,而且是被人谋杀,我想这恐怕跟那枚戒指有关。”

“会不会是他说的那四个人杀掉他的?”我问:“或许他们是想杀人灭口呢!”

如霜点了点头说:“有可能。”

正在这时,一名男子朝我们走了过来,只见他三十来岁的样子,头发很长,长满了胡须,蓬头垢面地,像是一个都市大侠,不过他的眼神非常地阴沉,沐木一看到他,立即正襟危坐,轻声说了一句:“好强的杀气!”

那长发男子却径直在九怜面前停了下来,说了一句令我们万分惊讶的话。

“戒指给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