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爱情的力量/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发男子叫九怜将戒指给他,我们都很惊讶,那长发男子我们都不认识,他又是怎么知道九怜手上有戒指的?而且看他那语气,好像那戒指是他的。-www.ZiYouGe.com-

九怜怔了怔,她非常地想将戒指取下来,给任何一个人都行,可那男子的语气太恶劣了,她气呼呼地问:“我为什么要给你?”

长发男子依然板着个脸,一字一字地说:“我再说一遍,把戒指给我。”

他这种态度,是谁都不会忍受,九怜哼道:“我也再说一遍,我不会给你。”

长发男子骤然出手,想去抓九怜的手腕,九怜身子一动跳出了椅子身子朝后退了出去,长发男子再次扑向九怜,非常地凶猛,我按捺不住了,也跳上去帮九怜,这人太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之下敢公然抢劫,而且竟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而长发男子虽然凶猛,但并无武功,也就是说,他完全是凭借一股蛮力在跟我斗,像是势在必行,这种人比较可怕,因为他们不怕死,完全是奋不顾身,所以我一时打不倒他,他也伤不了我。

正在这时,一辆面包车倏地停在了我们面前,从车上跳下四个人来,为首的竟然是那个唐遥,她冲我和长发男子叫道:“住手!”

我们都停了下来,看来这唐遥一直在暗中跟踪着我们,她一定是把我当成最大的嫌疑犯了。

唐遥将我和长发男子看了一眼,厉声问:“为什么打架?”

我将事情说了一遍,没想到长发男子冷冷地说了一句:“那枚戒指是我的。”

“凭什么说是你的?”九怜极不服气。

长发男子瞪着九怜恶狠狠地说:“我说它是我的,它就是我的!”

“哼!”九怜嗤之以鼻。

唐遥极不耐烦地说:“都带回去!”

她身后的三名便衣警察立即朝着我和长发男子扑了过来,沐木突然叫道:“请等一等。”他边说边走到长发男子身边,笑容可掬地说:“你说那戒指是你的,那么你一定能将戒指取下来了?”

长发男子将脸偏向一旁,不置可否。

对啊,这一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或许这长发男子就是我一直要找的人呢,我看了九怜一眼,朝她使了使眼色,九怜心领神会,立即跳了过来伸出手摆在长发男子面前说:“如果你能将它取下来,那它就是你的。”

长发男子的眼睛紧紧盯着那枚戒指,伸出手来,那只手竟然微微颤抖,像是非常激动,九怜秀眉紧锁,将手收了回来半信半疑地问:“这戒指真的是你的?如果你取不下来,你要是取它,我手指会痛。”

“是我的。”长发男子说:“如果我取不下来,你把我的手砍下来。”

我与楚香香、如霜等人面面相觑。

九怜再次伸出手,长发男子慢慢地将手伸了上去,大拇指与食指夹着戒指,轻轻一取,竟然毫不费力地将戒指取了下来!

“啊!终于取下来了,我解放了!”九怜一阵手舞足蹈,然后像个孩子一样蹦到我的身上欢声大叫:“我的手指再也不会痛了!”

我尴尬不已,忙将她推开了。

楚香香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长发男子将戒指放在手心,眼泪籁籁而下。我们都愣住了,他举起左手,我们发现惊讶地发现,他的无名指上也戴着一枚与之一模一样的戒指!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这长发男子竟然真的是那戒指的主人,我这时非常好奇,想知道这枚戒指为什么戴在手上取不下来,为什么又会令人有种钻心的剧痛,眼看长发男子转身要走,我忙叫道:“等下!”

与之同时,唐遥也跳到了长发男子的面前,伸手挡着他说:“等等!”

长发男子看了眼唐遥,冷冷地问:“有什么事么?”

唐遥亮出证件,对长发男子说:“我们是警察,我怀疑你与一宗杀人案有关,请跟我们回局里配合调查。”

长发男子面无表情地,不紧不慢地说:“那个人是我杀的。”

我们吃了一惊,唐遥身边的那三个警察立即跳了上去,其中一个警察麻利地拿出手铐将长发男子的手双手铐上了,而那警察轻声嘀咕了一句:“我拷,手好冰啊!”

我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杀他?”

长发男子咬牙切齿般地说:“他杀了我的妻子!”

一个月前,长发男子与他的未婚妻定婚了,他俩都深爱着对方,长发男子请人打造了这一枚用他心血铸成的戒指,送了一枚给未婚妻。这枚戒指只能戴在他俩的手上,若戴在别人的手上,就会引起对方手指刀割般的剧痛。

有一天早上,因为一场误会,他俩破天荒地竟然吵架了,而且是人生第一场吵架,后来也成了人生最后一次吵架。

未婚妻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

长发男子后悔莫及,这一个月以来,他一直在找她,及至有一天,他在梦里看见了未婚妻,未婚妻全身是血,淌着泪来向他道别,也向他道歉。原来,他的未婚妻被人给杀了,而杀他的人,就是杨先生。

戒指之所以戴在杨先生手上取不下来,或许是长发男子未婚妻的魂魄在使怪,目的是让长发男子找到杀害她的兄手,为她报仇。

我在网上发了大量有关戒指的信息,终于引起了长发男子的注意,并且暗中一直在调查,终于让他找到了长发男子,他逼出长发男子招待了杀害他未婚妻的实情,一气之下残忍了将杨先生给杀了。

说到这儿,长发男子哽咽着说:“那个人该死!杀了我妻子,还抢了她的戒指,我恨不得将他粉身碎骨,但是,我知道他们会来。”长发男子朝我看了一眼继续说:“所以我还来不及将他剥皮就走了。”

我们听了,心里一定发麻,这仇恨是多么可怕啊。

“我妻子死了,我也不想独活,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我想请求你一件事。”长发男子望向我说:“我死后,请你将我埋在我妻子的旁边,为了感谢你,这一对戒指,我送给你。”他边说边将手中的戒指也取了下来,一同递给我。

我忙说:“戒指你留着,我不会要,只是你妻子的遗体在哪儿?”

长发男子说:“我将它从树林里挖了出来,现在放在……”长发男子在我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将戒指放在我手里说:“请你一定要帮我。”我说我会的。长发男子点了点头,眼看一车大卡车徐徐从远方开了过来,在离我们一丈远时,长发男子突然冲了出去,径直朝那辆卡车撞去!

他当场身亡。

我找到了他妻子的遗体,原来长发男子将她冰封在一只冰箱里。我将那枚戒指分别戴在他们的无名指上,然后将他们埋在了一起。

愿他们下辈子也能在一起。

当晚,长发男子与他妻子来找我了,他们手牵着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们是来感谢我的。我想我跟他们素不相识,他为什么会相信我,如果我稍有私心,就会将他们的戒指给私吞了。

长发男子说了一句令我十分惊讶的话:“我相信你,因为我跟踪你很久了。”

而第二天,如霜却跟我说了一句令我更加震惊的话:“那个人在两天前就死了,死于自杀。”

“不可能!”我失声叫道:“他既然死了,为什么还能去杀人?而且还能像个活人一样跟我们说话?”

如霜淡淡地说:“有些事本来就很神奇,我们怎么能理解?他死了后依然还像活人一样,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