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鬼搞人/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一天晚上,我跟楚香香经过一户人家的门前时,楚香香的双眼突然变得通红,就像她的眼珠子涂了一层血,我吃了一惊,忙问她怎么了,楚香香说:“我看见一只鬼进去了。|ziyouge.com|”

有鬼?我条件反射地想跟进去,楚香香忙抓住我说:“这户人家前几天死了一个人,今天恐怕是头七,那只鬼是回来见家人最后一面吧。”

我暗想,楚香香能看见鬼,身为五世奇人的我怎么就看不到?于是我请沐木教我开天眼。沐木说这开眼需我自己去修炼,他教了我一套开天眼的方法,只要持之以恒,并且有潜质的话,两三个月就可以打开天眼了。

这天到学校后,郭菲正在跟我炫耀着她新学的驭鬼术,风流才子顾枫走了进来,奇怪的是他今天并不像往日那么踌躇满志、意气风发,而是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样子。听见郭菲说会抓鬼,就停了下来望着郭菲问:“你真的会抓鬼?”郭菲昂着头说:“当然了,难道我还会骗你?”顾枫立即说:“我怀疑我撞鬼了,你帮我抓抓。”

我想顾枫这小子恐怕想泡郭菲了,以他那百泡百中的机率,只怕郭菲这一次在劫难逃了。

郭菲一听顾枫叫她抓鬼,立马精神大振,连声问是怎么鬼,顾枫低声在郭菲耳边说了一句,郭菲点了点头说行,顾枫什么也没有说,便朝他的座位走去。

我与阮辰相互看了一眼,对顾枫这种泡郭菲的伎俩极为不耻,阮辰好心朝郭菲劝道:“菲哥啊,顾枫是我们学校有名的色狼,他刚才一定是约你放学去吃饭吧?你千万别答应他,他的目的不是请你吃饭,而是要跟你上床啊。”

没想到阮辰说话这么直接,我心中直为他拍案叫绝,郭菲朝阮辰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肮脏?”

阮辰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哪天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上了顾枫的床,你可别怪我今天没提醒你。”

“你去死吧!”郭菲抓起一本书朝阮辰直接砸了过去。

下午放学后,顾枫来到郭菲课桌旁说:“我们走吧。”郭菲说:“我准备一下,你在教学楼下面等我。”顾枫说了声好然后就走了。

我正要走,郭菲突然叫住了我,我问她有什么事,郭菲说:“顾枫叫我去帮他抓鬼,你也一块儿去呗。”我不屑地说:“我又不是灯泡,叫我去干什么?”郭菲气呼呼地说:“谁叫你去做灯泡了?你没看见顾枫印堂发黑吗?他这一定是撞鬼的缘故,身为同学,你竟然不帮他?”

“印堂发黑也可能是太疲劳的缘故,”我说:“听说那小子天天在网上泡妹子,谁知道是不是每晚加班加点给累着了呢?”

郭菲说:“万一人是真的遇到鬼了呢?你身为一名正宗的抓鬼师,竟然有鬼不抓?”我说要抓首先得把顾枫这大色鬼给抓了!我边说边走出了教室,郭菲追上来碰了碰我说:“行啦,其实我的驭鬼术还学得不怎么好,担心遇上了凶恶的鬼对付不了,所以才请你这个高人帮忙,你不会有忙不帮吧?”

这话说得很合我的胃口,我也想看看顾枫这小子是怎么来泡咱们的班花的,便说:“好吧,看在你这么虚心的份上,我就帮帮你。”

到了教学楼下面,郭菲对顾枫说我是一块儿去抓鬼的,我以为顾枫一定会很生气,然后找借口将我支开,没想到他很痛快地说:“太好了蓝黛逸,我听说你也会抓鬼,你要是能去,能帮我将那只鬼抓住的话,我吃你们吃大餐。”

难道真的有鬼?

我笑着说:“你别这么客气,都是同学嘛,你先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顾枫说:“这样吧,我们先去吃饭。”

我打电话回去向楚香香请假,说今天有同学请吃饭,叫我去帮忙抓鬼,所以晚上就不回家吃饭了,楚香香也没多问,说她晚上去夏靖祺那儿学鬼术,如果我回去后她还没有回家,就叫我去夏靖祺那儿找她。

吃饭间,顾枫将他的事如实跟我们说了。

前几天,顾枫用陌陌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子,是另一所学校的,两人很聊得来,昨晚顾枫约她出来见面,当时很晚了,顾枫请她去吃了麻辣烫,吃了麻辣烫后就去开房,去了一家叫悦来的宾馆,结果,一进去后,顾枫说觉得眼皮沉沉地,一个晚上都在睡觉,可在梦里听见那女生在他耳边一直在叫,就是那种叫,顾枫很郁闷,很努力睁开眼睛,发现那女孩子全身赤裸,像是坐在一个人的身上,一直在跳啊跳……

说到这儿,我朝郭菲看了一眼,发现这丫的一直在翻白眼,然后极为不满地嘀咕了一句:没想到色狼遇上色鬼了。

“那妞在床上叫了一个晚上,他玛的我却只能像个死人躺在那儿,你们说这怪不怪?”

我忍俊不禁,说是不是你搞了人家不承认?顾枫立即伸出手信誓旦旦地说:“天地良心,我保证,我绝对没有碰过那女孩子。”

郭菲说:“或许那只是你在做梦,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顾枫拿出手机,在手机上画了画,然后递到郭菲面前说:“这是那个女孩今天发的说说。”郭菲看了看,卟哧一身笑了,我很好奇,说拿来我看看。顾枫又将手机递给我,我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我坐了一个小时的车去见他,他玛的,只请我吃了六块钱的麻辣烫,一个晚上却搞了我七次!

我笑了,说这说说有意思,难道是真的?你小子不赖啊,没想到这么能干。顾枫立即说:“我再次保证,我昨晚绝对没碰她!

“确定没碰?”郭菲的脸色怪怪地。

顾枫说:“确定没碰,可那妞坚持说我昨晚搞了她,所以……我想搞她的不是我,恐怕是鬼。”

鬼搞人?

我与郭菲相互看了一眼,我见顾枫说的不像是假的,便说:“这样吧,等会儿我们去那家宾馆看一看。”

吃完饭后,我们来到顾枫所说的悦来宾馆,站在宾馆前,只见这座宾馆的造型跟一般的房子并无两样,而且是在同一条街上,这一条街的房子鳞次栉比,有很多老房子,但更多的是新房,不过这一幢楼偏偏比其它的房子要矮了一层,别的房子至少是四层,它只有三层,如果走到房子对面的天桥上一望,你会发现,这幢房虽然不高,却很长,后面进去很深,跟一块砖差不多。

当然,说像是一具棺材也行。

而房子上方隐隐约约飘荡着一股黑气,阴气缭绕,证明顾枫没有撒谎,这幢楼里的确有鬼。

我们跟老板娘说,想在这儿住两个晚上,不过要先看看这里的环境怎么样,老板娘说:“我们这儿每天都有专人清扫,被子枕头也每天换一套,室内宽敞明亮,通风好,非常卫生……”郭菲打断她的话说:“我们先上去看看。”老板娘像是不高兴地说:“好吧,请便。”

刚上第二楼,一副画直入眼帘。

我一看到那副画,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那是一副水彩画,画中是两个全身赤裸的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他们都躺在床上,女人是仰面而睡,视角是从床尾望过去的,因为她没有穿衣服,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白皙的双腿,甚至下面的卷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更为震憾的是,她的腿下有三滴红血。

而这副画的名字为:落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