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楚夏针锋相对/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看到楚香香与夏靖祺时,也怔住了,心中迅速闪过一个疑问:香香与夏靖祺怎么会来这里?突然又想到,先前我打电话给楚香香,她说要跟夏靖祺去抓鬼,难道是来这儿抓鬼?

这也太巧合了吧?

楚香香看见我和郭菲同时从房间里出来,她又会怎么想?她会不会怀疑我跟郭菲……

所以,当楚香香问我和郭菲怎么会在这儿时,我一时心乱如麻,不知从何回答,而郭菲又问:“你不是说你去你同学家抓鬼吗?”

“抓鬼?哼!”夏靖祺冷冷地说:“是来开房吧?”

“不是!”我忙说:“我们真的是来抓鬼的!”

楚香香愁着眉头,半信半疑。……www.ZiYouGe.com……

“啊--”前面再次传来了一声惊叫,只见一男一女光着上身惊慌失措地朝这方直跑而来,连声叫道:“鬼啊--”

“走!”夏靖祺喝了一声,大步朝前方跳去,楚香香朝我看了一眼,紧跟而上。我正要跟上去,郭菲一把抓住了我,低声问:“你的女朋友怎么来了?”我生气地说:“我怎么知道?她是跟她师父来抓鬼的!”

“抓鬼?怎么感觉像是来抓奸的?”

我哭笑不得,甩脱她的手又要追上去,郭菲又将我的手抓住了,低声说:“他们好像误会了我们。”我无话可说了,这时心里烦得很,再次甩脱她的手大步朝前面跑去。

走廊上出来了好几个人,都是来开房的顾客,大多是年轻男女,有惊愕的,也有惊讶的,却不见了楚香香与夏靖祺,不知他们这时去哪儿抓鬼了。

我拿出罗盘,发现指针抖得非常厉害,而且一直指着我后方,我忙转身退了回去,郭菲也追了上来,捂着鼻子说:“好难闻啊,什么味道?”

这味道我很熟悉,是一股死尸味道!

突然,郭菲的脚后跟出现了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只鬼,它全身是血,只有一条腿,在地上艰苦地爬了过来,突然一把抱住了郭菲的一只腿,似乎想站起来。

郭菲朝脚下一看,大惊失色,发出了杀猪般的一声惨叫,慌忙朝我这方跑来,但是她的腿被那只鬼抱住了,哪里跑得动?这时身子一软几乎就要坐到地上去,我忙跳了过去,狠狠一脚朝那只鬼踢去,正踢在那只鬼的头,竟然一脚将那只鬼头给踢飞了,鬼头像足球一样朝前射去,重重地射在墙上,又像球一样给弹了回来,一溜一溜地滚了过来。

而没有头的鬼手依然紧紧抱着郭菲的腿。

我抽出一张符朝那只鬼贴了上去,那只鬼立即灰飞烟灭,郭菲身子一软便朝地上坐去,我忙抱住了她,急急地问:“郭菲,你怎么样?”

郭菲全身软绵绵地,有气无力地说:“我……我没力气了。”

我不得不抱起郭菲,谁知这一抱,将她的衣服给抱了上去,将她的小腹给露了出来,实在有伤大雅了,我一手抱着她一只手去将她的衣服往下扯,正在这时,楚香香与夏靖祺走了过来。

他俩再次神奇地出现!

楚香香呀地一声,顿然怔在那儿。

我大吃一惊,双手一松放开了郭菲,卟嗵一声,郭菲坐到了地上,顿然冲我叫道:“你--你是故意的?”我下意识地应道:“不是!”

“你就是!”郭菲从地上爬了起来,有意叫道:“刚才还想抱我,现在一下放开,你……你安的什么心?”

“我……”这丫的有意诬蔑我,我想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一时百口莫辩。

夏靖祺冷笑着说:“小子,家里有了一个,外面还想抱一个,你很有思想,你的表现让我耳目一新,我很欣赏你!”

我忙朝楚香香望去,楚香香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淡淡地对夏靖祺说:“夏师父,这幢楼里恐怕还有一只鬼。”

夏靖祺点了点头,朝我和郭菲看了一眼说:“你俩不是说来抓鬼的吗?给你们一次机会,将这幢楼里的另一只鬼给抓住。”

“我们真的是来抓鬼的!”我大声说。

“我知道你们是来抓鬼的。”夏靖祺说:“给你们五分钟,快去!”

楚香香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话,可最终只是朝我和郭菲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去就去!”郭菲朝我推了一下说:“蓝黛逸,走,别让某些人少看了我们!”说着就朝前走去,不过才走两步,夏靖祺便说:“走错方向了,鬼在另一头。”

郭菲停了下来,朝夏靖祺看了看,毫不客气地问:“你谁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夏靖祺昂首挺胸,冷冷地说:“你没资格问我。”

“哼,有多了不起?”郭菲朝我看了一眼说:“蓝黛逸,还不走,只剩下四分钟了。”

我拿出罗盘看了看,指针果然有抖动,不过幅度不大,看不出鬼的方向,这时,一名四十来岁的胖子走了上来,对着夏靖祺一阵低头哈腰,媚笑着问:“夏师父,怎么样?鬼抓住了吗?”

夏靖祺说:“已抓了两只了,还有一只。”

“啊,这么多!”胖子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左右看了看,低声说:“千万别声张,不要让我的客人知道这事了。”

想必那是这家宾馆的老板了。

夏靖祺说:“你放心,我们行有行规,口风一向很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刚才我们抓了一只色鬼,还抓了一只怨死鬼……”

老板又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说:“别说出来,千万别说出来,如果你能帮我将这儿的鬼都清净,我……我加大酬金。”

“多少?”郭菲立即凑了过来。

老板看了看郭菲,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说:“多给五百!”

郭菲忙说:“我也是抓鬼的,这幢楼里还有一只鬼,我抓住了,这五百给我!”

“这……”老板朝夏靖祺看了看,面露难色。

夏靖祺冷笑着说:“小妮子,你们只有两分钟了。”

突然,我发现楚香香的眼睛红了,紧紧望着那副画的方向,我知道她一定是看见那只鬼了,拿起罗盘一看,指针果然在飞快地抖动,暗暗叫道,好傻的一只鬼,这么多猎人在这儿竟然还敢来!边想边抽出了一张符朝那方跳了过去,只觉一股冷风迎而袭来,我倏地将符射了出去,黄符在空中停了下来,隐隐约约看见一条人形的白影出现在面前,身上直冒青烟,我趁机拿出一只瓷瓶,念了一道咒语,那只白影惨叫一声化为一缕白烟飘进了我的瓷瓶里,我立马将瓶盖盖上。

郭菲突然跳了过来,一把将瓷瓶抢了过去,将瓷瓶递到夏靖祺面前说:“鬼已被抓住,三只鬼,我们抓住了一只,酬金分三份,我们得占一份。”

夏靖祺的脸顿然黑了下来,阴沉沉地说:“小妮子,敢跟我抢生意,你活得不耐烦了!”

楚香香突然说:“夏师父,给他们一成吧。”

夏靖祺将头抬得高高得,一字一字地说:“一分也不给。”

“哼,小气!”郭菲翻起了白眼,气呼呼地说:“你不给,我把这鬼放了。”边说边打开了瓶盖,一条白烟瞬间从瓷瓶里飘了出来,像风一样朝走廊那头飘去。

“靠!”我骂了一声,正想抽符追上去,楚香香早已咬破手指头,飞快地在面前写了个“勅”字,念了一道咒语,那“勅”字倏地朝那缕白烟射去,一声惨叫,一股青烟冒了出来,那只鬼顿然朝前扑去,瞬间烟消云散。

楚香香怔了怔,支支吾吾地说:“你……你打散了它,它已经魂飞魄散了!”

“怎么?不服气?”楚香香一招制服了那只鬼,身为她师父的夏靖祺颇为得意。

郭菲微昂着头说:“不是不服气,而是不耻,身为驭鬼师的我,是不会将鬼打散的,我会善意地感化它……”

“驭鬼师?”夏靖祺的脸顿然沉了下来,盯着郭菲问:“你在练驭鬼术?”

“对!”

“哼,你不要命了!”夏靖祺严肃地说:“你马上停止修炼。”

“为什么?”郭菲不服气地问:“你是怕我的驭鬼术胜过你的抓鬼术么?还是怕我会抢了你的生意?”

夏靖祺严厉地说:“小妮子,你知道这驭鬼术是什么吗?你知道什么是驭鬼术么?它是用来控制鬼来为自己办事的,一般人根本练不了,练得不好,直接被鬼吞噬了!”

“吓我?”郭菲不屑一顾:“我才不信你。”

夏靖祺哼道:“你听好了,不是我吓你,连香香徒儿我都不敢让她练驭鬼术,何况是你?你想练驭鬼术,首先自己要强大了,不然就是自己害死自己!一般人练到一半都死了,有的被反噓,有的被鬼弄死的,有的走火入魔被自己人清理门户弄死的……你听我一言,马上停止修炼驭鬼术!”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郭菲依然嗤之以鼻。

“那你就等着受死吧!”夏靖祺不再多言,对楚香香说:“香香徒儿,马上布阵,不要让鬼再那些孤魂野鬼再进来了。”

“是,夏师父!”楚香香边应答道边去布阵了。

我突然想到,这儿怎么会来这么多的孤魂野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