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女色鬼/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看见楚香香的那一刹那,我只觉得头脑一轰,整个人如坠冰窟,楚香香什么时候推开门出现在门口的?我怎么一点也没有觉察,会不会我跟九怜刚才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到了?她会怎么样?会不会很生气?

而楚香香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脸上飘过一丝令人心碎的忧郁,缓缓地转过了身去。(ziyouge.com)

“香香!”我忙追了上去,挡在她面前向她解释说:“刚才我们……我和九怜只是……只是开玩笑,并没有……”

“我知道。”楚香香轻轻地说:“你们只是闹着玩。”

楚香香越这样,我心里越愧疚,越难过,心烦意乱地说:“香香,我……”

“小逸哥哥。”楚香香抬起头望着我问:“你说,我们的爱情,还像以前那么纯洁吗?”

这句话犹如当头一棒,令我半天回不过神来,未等我回答,楚香香又说:“我想我们的爱情应该还像以前一样纯洁,所以,我会永远选择相信你。”说完,楚香香说回到了她的房里,并且轻轻地关上了门。

我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也反省了很久,自从楚香香复活以来,我们之间好像……怎么说呢,并没有了那种至死靡它轰轰烈烈的感觉,难道我们的爱情已经淡化了吗?

最后回到我的房里,九怜早已不见了鬼影。

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正在床上打滚,手机突然响了。

又一个鬼来电。

是郭菲是打来的,老子正睡不着,便抓过手机接了,才接,立即听到郭欢声叫道:“蓝黛逸!”

我郁闷地问:“怎么,三包吗?”

“包你头,来生意了!”郭菲非常兴奋。

我懒洋洋地问:“什么生意?”郭菲说:“悦来客栈死人了!”

擦!

“快出来!”郭菲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叫道:“我们在悦来客栈集合。”我说你少发神经了,老子现在烦得很,出来跟你睡觉可以,出来跟你看死人,免谈!说完我就挂了手机。

这丫的真是一个神经病啊,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遇上死人还这么开心的。

没想到一会儿,郭菲又打了过来,像是很生气地说:“我跟你说啊,这一次要是我们搞定那只鬼,老板说给我们一万块,你到底出不出来?”

“什么鬼?”我想郭菲一定是做梦了,鬼不是被我们给抓了吗?就算还有鬼,胖子找的是夏靖祺,怎么会找上你这黄毛丫头?

到后来我才知道,那胖子老板找上郭菲,也是有一定的必然性,因为夏靖祺有一个怪病,就是从来不用手机,而且他那儿也没电话,所以要找他,必须去他住处,而现在深更半夜,胖子要去他那儿找他,自然是不怎么现实,偏偏郭菲这财迷似乎早就发现了商机,在我们从宾馆出来时,她留了一个手机号码给胖子,自称是一名抓鬼师,只要有鬼就找她,价格公道,妇孺不欺。

郭菲兴奋地说:“悦来宾馆又出鬼了,听说是一只女鬼,把一个男人给吸干了呢!”

我条件反射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因为现在是半夜了,我没有弄得太大声,悄悄地出门了。当我到了悦来宾馆时,郭菲早在那儿等了。

只见宾馆前站着好几个人,在那儿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我刚跳下摩托她便跳了过来,悄声对我说:“等会儿见到了那个胖子,你什么都别说,一切由我来跟他谈。”说完又强调道:“这胖子开了这么一家大宾馆,价格那么贵,收的是黑心钱,不宰白不宰!”

直接无语。

进入宾馆后,里面已经空了,而且警察也来了,没想到来的竟然是唐遥,她看到我时跟我一样,也怔了一下,然后问我:“你来这儿干什么?”

未等我开口,郭菲抢先说道:“原来你们认识啊,那这事就好办多了,老板呢?”

胖子立马走了过来,他的脸色很差,人太胖,油太多,不时用一块湿毛巾往额上擦冷汗,朝唐遥看了一眼,对郭菲说:“是鬼,一定是鬼!”

鉴于上次戒指的事,唐遥对鬼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只是不冷不热地问我:“怎么哪儿有鬼哪儿就有你?”

我严肃地答道:“因为我是一名抓鬼师。”

唐遥问:“你确定这事是鬼干的?”我说要先了解情况再说,我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郭菲瞪了我一眼,对胖子说:“带我们去看看那个人。”

正在这时,两名身穿白衣的工作人员抬着一副担架下楼来了,身后跟着一名女子,二十多岁,哭哭啼啼。

郭菲挡着他们说:“这是死的那个人吧?我先看看。”

前面的那工作人员诧异地望着郭菲,唐遥说:“让她看看。”

或许为了赚那一万块钱吧,郭菲非常大胆,顿了一下,便将盖在那人身上的白布给拉开了,然后呀地一声朝后退了一步,正撞在我身上。我朝那人看了一眼,心中立即闪过一个人影--叶子秋。

这人跟叶子秋差不多,面目枯槁,好像身上的血全没了。

“怎么死的?”我忍不住问。

唐遥只说了四个字:“精尽人亡。”

我怔了一下,朝胖子看了一眼,胖子一直在额上擦冷汗,我想这胖子也正够倒霉的,在他这儿出了人命,只怕这家宾馆得关门大吉,就算不关门,也没人敢进来住了。

“你是怎么知道他是精尽人亡?”我望着唐遥问。

唐遥的脸色变了,冷冷地说:“没必要告诉你,如果你们想来抓鬼,你们去抓好了。”说完她就朝门外走出了出去。

我问那哭泣的女子,问她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哽咽着说:“我们刚躺下,我感觉很困,一下就睡着了,在梦里,我看到他……他在跟一个女孩子在做……在做……做了很久,我想叫,可叫不了,也动不了,后来,他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就扑倒在床上,然后……他就死了。”

死得真痛快!

郭菲说:“很显然,我们遇到的是男色鬼,而这一回遇到的,是女色鬼。”

我问那女子,有没有看清那个女孩子的样子,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我心一动,忙问是什么样的,那女子朝楼梯口看了一眼,低声说:“跟二楼里那个画里面的女人一个样子。”

果然是她!

我早就想到那副画非同寻常了,看来是画中女子出来为祸人间,我对胖子说:“老板,这是画中那女子在作怪,只要将那副画给烧了就好了。”

“好的好的。”胖子忙不迭去楼上取画了。

我和郭菲并没有上去,坐在竹椅上等胖子拿画下来。郭菲笑嘻嘻地问:“你确定是那画在作怪?”我说如果刚才那个女的没骗我的话,那应该就是那副画在问题,我曾经看过这方面的资料,有些画有灵性,也有些很邪,这些画中的人或物都是真实存在的,画中之人出于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原因,将它生前的怨气带进了画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怨气越来越大,最后化为一股强大的力量成为邪灵之类,能从画上出来伤人,非常地危险。

郭菲听得一愣一愣地,说今天真是可惜了,我问可惜什么,郭菲笑眯眯地说:“你说要是今晚你住在这儿多好啊,说不定那个女鬼会来找你,那你就--”

“嗵!”突然一声巨响从楼上传了下来,接而又传来了胖子的惨叫:“啊!”

我和郭菲先是一怔,接而立马掉头不约而同朝楼上跑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