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诡异之画死而复生/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跑在郭菲前头,抢先来到了二楼,只见胖子趴在地上呻吟,那副画盖在他身上,凳子倒在一旁,我忙上前移开那副画将胖子扶了起来,问胖子怎么了,胖子龇牙咧嘴地,显然摔得不轻,不过幸好他肉厚,应该没大碍。……www.ZiYouGe.com……

看来人胖也是有好处的,主要很难摔得死。

“凳子没踩好,不小心摔了下来。”胖子解释说。

“我还以为你被鬼给咬了呢!”郭菲口无遮拦。

其实我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

胖子将那副画取了下来,我没敢多看,拿出打火机就将它烧了,它不过是一张普通的画纸,一会儿就给烧成了灰烬。

我又拿着罗盘上楼去勘测,见指针分毫未动,心中暗想,夏靖祺与楚香香都来过,怎么都还会落下画中之鬼?而且楚香香已在这儿布下阵,理应鬼不会再出现了,真是奇怪了。

下得楼来,见郭菲正在跟胖子讨价还价,郭菲说:“我们已找出了问题的所在,烧了那副画,消灭了恶鬼,胖子应当给我们酬金,可胖子却说,要等三天后才交,毕竟到底是不是那副画在作祟还不知道。郭菲说,那也理应先交一半的订金,而且以后这家宾馆里一旦出现“鬼”事,尽管来找她就行,胖子说不过郭菲,也怕她大吵大闹让来这儿的房客知晓了这事,只得给了她一半的酬金。

出了宾馆后,郭菲给了我一半,眉飞色舞地说:“以后遇上这种事我会叫上你,酬金平分。”我感觉很吃亏,鬼我抓,钱她拿,不公平,但是我对钱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也没有在这件事上计较。

没想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郭菲接了一个电话,脸色顿然变了,接完后就对我失声叫道:“见鬼了!真的见鬼了!”我问她怎么了,郭菲说:“那副画又回去了!”我怔了一下,问她是不是昨晚我们烧掉的那副画,郭菲说:“是啊!刚才那个胖子打电话来说,画又挂回去了,而且还是昨晚我们烧掉的画!”

我这才意识到事情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郭菲说:“我们马上去看看。”

我看了下时间,现在是十一点半,下午两点钟上课,时间还比较充足。还有十分钟就要下课了,我说等下课后再去吧,郭菲却急急地说;“别等了,自习课没关系。”说着就站了起来,大步朝教室外走去,班长立即叫道:“郭菲,你去哪儿?”

郭菲头也不回地说:“上厕所。”

到了门口回头看了我一眼,一个劲地朝我使眼色,我只得也走了出去,班长也高声问我:“蓝黛逸,你也去上厕所吗?”我说是啊。顾枫大声问:“你俩是不是去悦来宾馆啊?”

同学们都笑了。

我没有回顾枫的话就与郭菲匆匆下楼了。

没想到在楼下碰到了胡天赐,他朝我和郭菲看了一眼问:“蓝兄弟,你俩这么急是去哪?”我说遇上了一件奇怪的事去看看,胡天赐问:“什么事啊?”郭菲不耐烦地叫道:“别说了,我们快走吧!”我对胡天赐说:“抱歉胡兄弟,待有时间了我再详细跟你说。”胡天赐说:“我也去看看!”说着就跟了上来。

上了摩托后,郭菲见胡天赐也上来了,极不乐意地问:“你跟来干嘛?”胡天赐笑着说:“我也去看看。”郭菲瞪眼道:“你去有啥好看的?”我忙说:“胡兄弟去看看也好,说不定可以看出其中玄机呢。”

郭菲嘀咕了两声,朝胡天赐白了一眼说:“别碰到我。”然后就朝我背后挤了挤,丰满的胸部紧贴在我的后背上,令我倍感--惊喜。

到了悦来宾馆,老远看见胖子站在宾馆门前,一见我们来了,立马迎了上来说:“这事太诡异了,你们必须帮我将它搞定,不然余下的五千块休想我给你们。”

郭菲白着眼说:“知道了,你放心吧,没有我们解决不了的事!”

我们径直来到二楼,放眼一看,那副画果然又出现在墙上,而且跟先前的那画儿一模一样!我和郭菲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望着那画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副画很诡异,”胡天赐将画看了一眼后问胖子:“老板,这画你在哪儿买的?”

胖子一直在擦汗,这时忙不迭答道:“是我的一个房客送给我的。”

“房客送的?”我与郭菲面面相觑,先前我还以为他是从市场上买回来的呢,郭菲问:“哪个房客?”

胖子说:“他住在207号房,是个画家,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画画,说他的这副画价值两千万,送给了我。”

“两千万!”郭菲失声惊叫了一声。

我和胡天赐嗤之以鼻,要是真值两千万,人家会白白送你?而且还会让你整天挂在这里?暴殄天物啊,是傻子差不多!可傻子能画得出这么一副绝妙的画来?

“再贵的画也不能令它死而复生!”我对胡天赐说:“这副画中的女人昨晚从画中走了了来,吸光了一个男子人的精气,令那男人精尽人亡,昨晚我们把它给烧了,可现在它又出现在这儿,胡兄弟,这事你怎么看?”

胡天赐说:“这得问问画这副画的人了。”

于是,我们来到207号房,房门紧闭着,我敲了敲门,半晌,门才打开,接而一个人从里面冒出了一颗头来,当我看清这人时,不由吃了一惊,竟然是他!

一个男人,西装革履,四十来岁的样子,身子很瘦,皮肤很白很白,像是未见过阳光的野草。

是昨晚在画前出现的那个人。

“这位是欧画家。”胖子忙不迭向我们介绍,“这三位是……”

我忙抢先说:“我们也是这儿的房客,看见了你画的那副画,非常地惊叹,有些问题想向你请教。”

欧画家走了出来,关上门淡淡地说:“有什么问题你们问吧。”

他像是早知道我们要来找他,一副淡然从容的样子。

郭菲正想开口,我阻止了她,微笑着问欧画家:“你那副画真的很逼真,我乍看一下还以为是真人呢,是什么时候画的?有人物原型吗?”

欧画家冷冷地说:“画了很久了,有人物原型,怎么,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想看看画中之人?”

“是的,我很想看看画中之人,特别是那个女人。”我直言不讳地说道。

“猥琐!”郭菲嘀咕了一声。

欧画家呵了一声,不紧不慢地说:“曾经有很多人问我那画中的女人是谁,可是,没有一个人能看见她了。”

“为什么?”

“因为她死了?”胡天赐替欧画家作了回答。

欧画家说:“对,是死了,我所画的,就是她死时的样子。”

一股冷气油然而升,难怪那副画看起来怪怪地,又那么地诡异,原来画中之人已死,想必死得很惨,所以她的怨气跟她一同进入了画中。

“那她是怎么死的?”我又饶有兴趣地问。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欧画家十分冰冷地问:“你们是警察么?来审问我?”

我不由得一怔,这人话中带刺啊,胡天赐忙说:“没有没有,你看我们这么年轻怎么会是警察,我们只是好奇,能画出那么一副绝美的画的人,想必非同常人,所以想认识认识你。”

“是吗?”欧画家朝胡天赐看了看说:“这位小兄弟,如果你想认识我,我很高兴,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至于你--”欧画家朝我看了一眼说:“你如果想找回另一个你,我可以再送一副类似的画给你。”

我一时尴尬不已,又非常地气愤,他这明显是拿昨晚的事来调侃我,我悻悻地说:“不用了,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