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古怪的画家/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画家似对我们怀有戒备之心,防意如城,我们基本上从他嘴中问不出什么话来。-www.ZiYouGe.com-

胡天赐对欧画家说:“欧画家,不介意我去你的画室参观参观吧?”欧画家淡淡地笑道:“我的画家就是我的住房,就在这间房,你想看,尽管进来,不过别的人--”他朝我和郭菲看了一眼,一脸敌意地说:“那就不许进来了。”说完就推开了门,朝胡天赐看了一眼,胡天赐朝我和郭菲耸了耸肩也跟着进去了,然后门很快关上了。

“什么玩意儿!”郭菲气呼呼地嘀咕道:“谁稀罕进你的狗窝!”

胖子陪笑着说:“这鸥画家的画画得好,脾气也怪,他在我这儿住了近一个月了,很少见他出去过,也不跟任何人打交道。”

“搞得自己跟世外高人似的。”郭菲一脸地鄙夷。

我笑而不语,一般“高”人性格都有些古怪。我问胖子,为什么欧画家会送画给他,欧画家说:“这得从几天前说起了,前段日子,不知为什么,我这宾馆里的生意非常地差,通常两天难进一个客人,我就很纳闷,我这宾馆地理位置非常地好,怎么会没客人呢?就去请一个会算命的高人来给我看,那高人说我这宾馆房子形状没建好,给人有晦气的感觉,还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懂,不过他说得很有道理,然后给我提议,只要在二楼上楼梯口那儿挂一副画,就保证我以后客人满门。”

“然后我就去买了一副画回来,当时买的是一张迎客松,连同画框一起买回来的,正巧欧画家出来了,他看了看那副画说,那张迎客松画质太差,有失雅风什么的,而且这是在宾馆里,应该挂一副与宾馆相对称的画,于是,他送给了我一副画,并且声称那副画价值两千万。我当时不敢要,他就说送给我,说他住进我的宾馆,跟我有缘之类的,我见不要钱,就收下了,而且那副画的确……画得挺好的。”

“切!你们男人就喜欢这种画!”郭菲又在那儿吐槽了。

“挂上画以后呢?生意有好转吗?”我饶有兴趣地问。

胖子说:“你还别说,这真是神奇,自从挂上上这副画后,我的生意好多了,每天来这儿住的人几乎都满满地!”

有这种怪事?只是挂了一副就能让一家死气沉沉的宾馆起死回生?

我见胡天赐还没有出来,便慢慢地走到那副画前,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跟昨晚那副画一模一样,突然之间有种眩晕的感觉,忙收目光镇定心神,回头问胖子:“你是不是昨晚又重新挂了一副画上去?”

胖子说:“是啊,还是以前的那棵迎客松,可是,今天上午上来一看,又变成这副画了!”

我将画取了下来,在画的左下角用小刀划了一刀,然后对胖子说:“我再次将这画给烧了,今天你就不要做生意了,不让一个人住进来,明天看这画是否还会上去。”

胖子面露难色地说:“自从昨晚我这儿死人后,警察就把我这关了,说事情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许我做生意,现在我想做生意都不行啊。”

我说这样更好,便当着胖子与郭菲的面当这副画烧了,烧了后,胖子又问:“那……我还挂一副画上去吗?”

“挂,怎么不挂呢?”我说:“把你的那副迎客松挂上去。”

“可迎客松不见了啊。”胖子说:“那副画代替了它。”

“那你就随便弄一张画放上去吧。”

我见胡天赐还没有出来,只得去敲门,敲了一下门就开了,胡天赐走了出来,脸色怪怪地,出了宾馆后,我问他刚才跟欧画家在房里说了些什么,胡天赐淡淡地说:“没什么。”说完抬腕看了看时间说:“我还有事先走了,再会。”说完拦了一辆的士,绝尘而去。

望着重徐徐远去的的士,郭菲半眯着眼说:“你不觉得这人有些奇怪吗?”

我点了点头说:“是有些奇怪。”

看胡天赐刚才的神色,跟当初他来找沐木时差不多,那时候他的家族诅咒还没有解除,一脸地惊惶,没想到今天这种惊惶之色在他脸上再次出现,难道欧画家跟他说了些什么?而这一些正是他所忌惮的?

而他又为什么急匆匆地离去?难道是担心被我和郭菲看出来些什么吗?

下午放学后,回到家里,我将这画中之事跟沐木与楚香香他们说了,楚香香昨晚去见过那副画,也去抓过鬼,自然很清楚,听完后非常惊讶,沐木问:“你确定那画还是昨晚那张画?会不会是别人将画换了?”

对于沐木的疑问,我在宾馆里也想过,所以我在画的左下角划了一刀,而且非常小的一刀。

我现在就期待那副画再次出现。

奇怪的是一连两天,宾馆的老板一直没有打电话来,郭菲不耐烦了,就约我去看看。我知道她是念着那胖子没有给她的五千元钱,而我也的确想知道那副画有没有再出现,一拍即合,便同她去了。

因为马上要期终考试了,班主任严格规定,再也不许有同学逃课、早退,所以我们是在晚自习后才去的,当我们到了那儿时,没想到宾馆已经关门了,而且宾馆前的霓虹灯也灭了。宾馆两旁一家是服装店,一家是理发店,两家灯火通明,唯独这家宾馆漆黑一团,显得极为突兀、凄凉。

“怎么关门了呢?”郭菲秀眉紧锁。

我去一旁的服装店问了那儿的老板娘,老板娘说那家宾馆是昨天关门的,至于那胖子老板去哪儿了她也不知道。

郭菲拿出手机给胖子打电话,结果从电话那头只传来一道冰冷冷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靠!”郭菲骂了一声,收回手机,愤愤地说:“死胖子,还差我五千块钱没给呢,竟然跑路了!”

我在想,胖子怎么就关门了呢?难道是被警察给封了?那副画现在怎么样了?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对要看到那副画充满了强烈的渴望,很想进去看一看,可是,房门紧锁,这是那种卷闸门,我若想进去,几乎不可能。

“喂,在想什么呢?你有没有听我说话?”郭菲突然踢了我一脚。

我怔了怔,问:“什么?”

郭菲问:“你说那死胖子去哪儿了?”

“我怎么知道?你管它去哪儿了。”

“他欠我的五千元钱还没有给呢!”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算了吧,你不过是烧了人家一副画,人家给了你五千元月钱,你还不满意?”

郭菲撇着嘴说:“说好是一万的。”

回到家后,我将这事跟楚香香说了,楚香香说:“是夏师父叫那老板关门的,说如果老板不关门,他那儿还会死人。”我忙问:“那副画呢?”郭菲说:“夏师父将它带回去了,现在还在他的房间里呢。”

“我们去看看!”我抓住楚香香的手就走。

来到夏靖祺所在的宾馆,只见夏靖祺正在跟宾馆老板在争吵,我和楚香香忙上去问是怎么一回事,宾馆老板指着夏靖祺说:“这个人,是个神经病,马上给我滚!”

夏靖祺气得脸色铁青,对宾馆老板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到时需要我来帮你,不给我磕三个响头我不会来!”

“给你磕头,你做梦,滚吧!”宾馆老板一脸地不屑。

我和楚香香同时给迷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