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这画你不能看/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靖祺正在房间里喝酒,突然一阵冷风吹来,他眉头一皱,凭着抓鬼师的职业性,他知道这风吹得诡异,便出了房间将宾馆里观察了一遍,这一观察,令他大吃一惊,这宾馆里竟然出现了好几只鬼,而且有一只还非常凶悍。……www.ZiYouGe.com……

本来这世上鬼不多,可同时出现这么多鬼,令这个跟鬼打了半辈子的人深感不解,他不动声色地抓了两只,另一只鬼见势不妙逃跑了,不过他可以肯定,那只鬼一定会再来的,就比如同一个地方突然出了狼群,这绝非偶然,它们来这儿一定有什么目的,而被猎人赶跑的狼心存不甘,绝对会再回来的。

但是夏靖祺想不通那些鬼怎么会来这里。

到底是什么将这些鬼吸引到了这里?

这事需要去调查,但没有时间了,因为有好几个客人住在这宾馆里,夏靖祺马上去找了老板,声称这宾馆里有鬼,叫所有的客人离开,并且这两天不许任何一个人住进来。

老板勃然大怒,他在当地有钱有势,什么样人没见过?就是没有见过像夏靖祺这样说话的人,典型的一个江湖神棍啊,当下将夏靖祺训了一顿,然后拍案叫道:“要么老老实实地住在我这儿,要么,打包走人!再胡说八道危言耸听,我叫警察把你抓进去!”

因为夏靖祺一直好喝酒,每天烂醉如泥,弄得整幢楼里酒气冲天,极大地影响了宾馆的生意,那老板早就想赶夏靖祺走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毕竟他每个月的房租交的还是挺痛快。

这几天,这老板跟几个大人物去赌博了,手气一直不顺,输了个差点倾家荡产,正在气头上,夏靖祺这马大哈竟然来说他这宾馆有鬼,还不许他开门做生意,当下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夏靖祺本想将那只逃走的鬼抓回来的,但是,见那老板这个态度,当下气得脸红脖了粗,进得房间拿起几个吃饭的家伙就走,我一眼瞅见到放在地上的画,他是连画框一同拿来了,便问:“夏师父,这画要带走不?”夏靖祺朝那副画看了一眼,想了想说:“带走!”

其实他说不要带走,我也是准备带走的。

我想将那副画好好研究研究。

出了宾馆,那老板还在后头呸了一声,夏靖祺停下来,回头对着老板说:“你等着买棺材吧!”

这话说得有些恶毒了,不过非常接近事实,鬼进门了,你还想会有好事?

我和楚香香并不知情,还以为夏靖祺因为其它的事跟那老板吵架了,只得一个劲地劝他,咱们是抓鬼师,不要跟生意人一般见识等等,直至夏靖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我和楚香香这才恍然大悟。

“怎么会突然来那么多鬼呢?”我惊讶地问,突然,我想到,在悦来宾馆里也突然之间来了好几只鬼,这些鬼来的都是宾馆里,会不会跟宾馆有什么联系?

夏靖祺说:“这可能跟你手中的画有关。”

我朝手中的画看了看,其实我也想到了这一点。我问夏靖祺,接下来是去另住其它宾馆还是先去我们那儿将就一晚,夏靖祺说:“我怀疑是这副画招来了鬼,我必须得将这副画好好研究研究,暂时是不能住宾馆了,不然住哪儿,哪儿就招来鬼,只怕会伤了无辜,还是先去你们那儿吧。”

到了我们的住处,我们将沐木、如霜与小师妹全叫了下来一同来研究这副画。

小师妹抢先来看画,一看到画时,呀地一声,骂了声龌龊,一把将那副画给扔了出去。

我怔道:“你干什么?”边说边要去将那副画给捡回来,小师妹跳到那副画上指着我说:“别动它!”

难道这副画不但不能看,还不能动?

沐木呵斥道:“小师妹,你干什么?”

小师妹踩在画上面叉着腰指着我们说:“这副画,你们都……咦?”她看到了夏靖祺,锁着秀眉问:“这位是?”楚香香忙上前说:“这位是我的师父,夏师父。”接而依次给大家做了介绍,然后说:“夏师父这一次来,是因为……”她朝我看了一眼,我立马接茬道:“因为我们发现了一副很诡异的画,想请沐大哥与如霜姐来看一看。”

如霜问:“就是那副画中之人能从画里出来害人的那副画?”

“是啊,正是那副。”

如霜慢慢朝那副画走了过去,小师妹依然一脚踩在画上,双手叉着腰,面对如霜,岿然不动。如霜说:“让开,我看一看。”小师妹说:“这画不能看,儿童不宜。”如霜说:“我活了好几百年了。”小师妹怔了怔,朝沐木看了一眼说:“你可以看,但……但我师兄不能看。”

沐木不明就里,迈着大步走了过来,边走边问:“为什么我不能看?我早已成年。”

小师妹立即指着沐木叫道:“别动,你不能看!”

沐木疑惑地问:“为什么我不能看?”

小师妹蛮横地叫道:“没有为什么,我说你不能看你就不能看!”

我和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郁闷不已,夏靖祺大大咧咧地说:“要看就快看,别罗里巴索。”

如霜将小师妹推开了,拿起画摆在面前,看着看着,眼神顿然变了,像是被画吸引住了。

沐木太好奇了,想过去瞄一瞄,硬是被小师妹挡住了,我担心如霜会跟我一样被画迷住,忙走了过去对如霜说:“如霜姐,看出玄机了吗?”

如霜收回目光,将画丢在地上,不紧不慢地说;“这副画,隐藏着两只怨魂,固而能出来害人。”

果然是这样!

“那怎么办?”我忙说:“我本来是将它烧了,可它竟然又出现了!对了--”我突然想起,我不是在画左下角划了一刀吗?忙凑上去将画捡了起来,仔细一看,暗暗吃了一惊,那刀痕还在!

这就越发诡异了。

小师妹阴阳怪气地问:“你看得那么近,是打算亲它一口吗?”

我开玩笑地说:“是有这打算。”沐木好奇地问:“是什么呀?我看看。”我有意问:“沐大哥,你想来亲一口吗?”沐木一本正经地说:“我不亲,我只是看看。”小师妹立即挡着他说:“不许看!”

如霜走到夏靖祺面前问:“夏大师,你对这画有什么看法?”

夏靖祺说:“那副画里的一只鬼,也就是那只男鬼,我已经将它捉了,只是那只女鬼,现在不知在哪儿。”

我说,那只女鬼吸干了一只人的精气,令那人精尽人亡。

如霜说:“她一定是在别处吸取人的精气,若让她吸了七七四十九个人的精气,她就可以从画上走下来,跟活人无异。”

楚香香突然问:“这副画上的人是谁?她死了吗?”

我将这副画的来历说了一遍,楚香香说:“既然这样,那恐怕只有那个欧画家才知道这画中女子是谁了。”

可是现在那家宾馆已经关门,又去哪儿找欧画家呢?

如霜又说:“那只女鬼怨气太深,不是一般的怨魂,只怕不好对付,一般的符难以对她起作用,只有找出她死的原因,化解她的怨气,这样才能将她送走。”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她是谁,又怎么能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呢?

正在这时,自从夏靖祺来了后一直藏在屋里的九怜突然跑了过来,连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我问她怎么了,九怜正要说话,坐在茶几旁的夏靖祺倏地站了起来,双目阴沉,一张脸骤然变得非常难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