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白日女鬼/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课间,我的手机动了起来,见是一个陌生号码,见老板盯着我,我没有接,幸亏调成了振动,不然今天老子有得挨批了。……www.ZiYouGe.com……

没想到震了一次后,一会儿又震了起来,我只得发了一条信息过去,说下课后回电话给他。

下课后,我打了电话过去,没想到竟然是黑马宾馆的那个老板。

黑马老板说,想请我去抓鬼,我一听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一定是唐遥要求那厮将宾馆给关了,跟悦来宾馆一样,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得开门营业。不知唐遥给那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老板灌输了什么思想,总之他相信了他的宾馆有鬼,然后就从唐遥那儿问到了我的手机号打了过来。

我将楚香香的手机号告诉了黑马老板,说她是我的女朋友,抓鬼的是她师父,也就是被他赶走的夏师父。

挂了手机后,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楚香香,将情况跟她说了,并且叫她跟夏靖祺务必要去一趟,因为已经死人了。

接下来黑马宾馆的老板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楚香香,这事是后来楚香香跟我说的,在这儿我且将黑马宾馆的老板简称为黑马老板。

且说黑马老板打通了楚香香的手机,说找夏师父,并自报了姓名,楚香香就跟夏靖祺说了这事,夏靖祺正在跟沐木喝茶,一听是这事,立马不耐烦地说:“老子没空。”楚香香委婉地向黑马老板表达了夏靖祺的意思,夏靖祺立马陪笑着说:“是蓝黛逸先生推荐我来找你们的。”

楚香香将手机开了免提,夏靖祺听了这话哼道:“蓝黛逸是谁?老子不认识!”

小师妹嘿嘿笑道:“是香香的男朋友。”

“是那小子?”夏靖祺暗想,那鸟宾馆之所以有鬼,恐怕跟那副画有关,而那副画是他拿去的,也说是说,那些鬼之所以出现在那鸟宾馆,是他的原因,他留下一只鬼没有抓就走了,这本来就是他的失职,导致现在死了人,若让老头子知道了,一定会从坟墓里跳出来教训他不可……

夏靖祺的心有些动摇。

但是,昨天他又放了话,如果黑马老板不向他磕头他不会去,做人一言九鼎,说要磕头就得磕头,想到这儿,便懒洋洋地说:“你跟那混球说,老子现在没空,有事晚上再说。”

因为开了免提,黑马老板自然也是听到了夏靖祺的话,忙说:“不能晚上了,不能等了!要越快越好!”

楚香香冰雪聪明,自然也知道夏靖祺的意思,便对黑马老板说:“我师父很忙,而且,他没车……”

“你们在哪儿,我马上来开车来接!”

二十分钟后,黑马老板开着一辆宝马出现在庭院外,楚香香将他迎了进来,黑马老板朝里一看,哟,这么多人啊,难道都是抓鬼的?他一眼瞅见了夏靖祺,忙不迭走了过去,低头哈腰地说:“夏……夏师傅,能屈驾到敝处抓抓鬼么?”

“笑话,你那儿怎么会有鬼呢?”夏靖祺边喝茶边跟沐木下棋。

黑马老板忙陪笑着说:“夏师傅,先前是我不对,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昨晚那只鬼已在我家宾馆伤了一个,如果你再不去把它收了,后患无穷啊。”

夏靖祺哼了一声,置若罔闻。

黑马老板一时尴尬地站在那儿,朝楚香香看了一眼,楚香香走过去对夏靖祺说:“夏师父,您就去吧,人家老板亲自来接您了,要不晚上我叫小逸哥哥请你去喝酒。”

“酒我有!我有!不管你要喝什么酒,我那儿都有!”黑马老板忙不控说:“只要你帮我将那只鬼抓了,我保证,让你喝个痛快!”

夏靖祺挠了挠鼻子,抬头看了看天说:“现在还早呢,等天黑了再说吧。”

“不能等天黑了啊!”黑马老板忙说:“恶鬼害人,驱魔除妖,刻不容缓。”

夏靖祺朝黑马老板看了一眼,极为不悦地说:“好像你在教我怎么做人似的。”

黑马老板忙说:“没有,没有!”

夏靖祺不紧不慢地说:“这样吧,等吃了中饭后再说。”

于是,黑马老板请夏靖祺与楚香香去了一家饭店,酒足饭饱之后,夏靖祺打了一个饱嗝这才心满意足地上了黑马老板的车。

到了黑马宾馆,大门已关,黑马老板开了门站在门外不敢进去,惊惊颤颤地说:“夏……夏师傅,你们进去捉吧。”

夏靖祺嗡声嗡气地说:“这不行,你得一同进去。”

黑马老板伺候了夏靖祺一个上午了,丢了面子不说,还陪上一桌酒菜,心里早就不爽了,现在夏靖祺又要他一同进去,当下便生气地说:“我……我进去干什么?我又不会做鬼。”

夏靖祺说:“你若不进去,怎么知道我有没有抓到鬼?万一你说我在这儿装神弄鬼了怎么办?”

黑马老板怔了怔,支支吾吾地说:“那……那就算你们抓到鬼了,我……我看不到鬼,我也不知道啊。”

夏靖祺从他的破挂袋里摸出一只瓶子说:“我这儿有一个宝贝,从来没给人用过,今天你很幸运,我决定给你用用,等会儿保证让你看到鬼。”边说边打开瓶盖,倒出一点水,不由分说地在黑马老板的左眼上擦了一下,黑马老板忙后退一步警惕而气愤地问:“这是什么?”夏靖祺大大咧咧地说:“你放心,不是毒药,只不过能让你见到鬼而已。”然后对楚香香说:“香香徒儿,我们进去。”

黑马老板犹豫了两下也跟着进去了。

上了二楼后,面前走廊里显得很灰暗,而且还有一股冷气,阴森森地。夏靖祺在前头拿着罗盘边走边勘探着,楚香香跟在后头,心中暗想,现在是大白天,这儿竟然这么寒冷,看来这只鬼非同一般。黑马老板紧紧跟着夏靖祺与楚香香,小心翼翼地抱着双肩左张右望。

“怎么这么冷呢?”她问。

楚香香解释说:“这是鬼的阴气。”

黑马老板呀地一声更害怕了。

上了三楼,冷气更深了。

突然,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条人影,身穿白长褂,黑发如瀑,背对着这方,像是一名女子。

夏靖祺忙伸手示意楚香香与黑马老板停下来,楚香香本来乌黑的一双眼睛陡然变得通红。黑马老板吃了一惊,轻声问:“是……是什么?”

“鬼。”

“啊,鬼?”黑马老板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转身想跑,夏靖祺突然沉声喝道:“别动!”黑马老板吓得赶紧停下脚步,一张脸变得非常难看。

夏靖祺对楚香香说:“你们先别动,我过去看看。”

楚香香轻嗯了一声,顿然提高了警惕。

能在白天出现的鬼,非同一般。

夏靖祺朝着那只女鬼慢慢走了过去,而那只女鬼一直站在那儿,纹丝不动,只是不知从哪儿冒出一股风吹动着她的发梢,令她的发梢像风中的柳条一扬一扬地。

当离她一米远时,夏靖祺停了下来,沉声说:“姑娘,你在这儿逗留太久了,该回家了。”

“回家?”女鬼问:“家在哪儿?”

她声音低沉、语调缓慢,略显凄凉。

夏靖祺说:“你从哪儿来,就该回哪儿去。”

女鬼却说:“我不知我从哪儿来,更不知回哪儿去。”

夏靖祺说:“那就让我告诉你回哪儿去吧。”说着正要朝女鬼抓去,她突然转过身来,夏靖祺微微一怔,只觉得这张脸很熟悉,而女鬼朝他诡异地笑了一声,幽幽地问:“你说我该回哪儿去?”

“回地狱!”夏靖祺收回心神,伸手便抓,不料这一抓竟然抓了个空,接而听到黑马老板惊叫一声,只见女鬼身子一闪便到了夏靖祺的身后,接而脚下像是踩在一辆滑滑车上,倏地朝着楚香香与黑马老板射去。

速度快得惊人,转眼就近至眼前。

黑马老板腿下一软就朝后坐了下去。

楚香香早已咬破手指画了个“勅”字,练了道咒语,“勅”猛地朝着女鬼直扑而去,女鬼躲闪不及,撞了个正着,惨叫一声,身上冒出了一股青烟,不过身子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追!”夏靖祺跳了上来,大步朝楼上跑去,楚香香立马跟上。黑马老板坐在地上,双腿早软,半天爬不起来了。

追到了三楼,只见那只女鬼腾身在空中,双目如火瞪着夏靖祺与楚香香,恶狠狠地问:“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苦苦相逼?”

夏靖祺说:“你是鬼,人间不是你所来的地方,马上去你该去的地方,否则,我只有强行将你送走。”

“哼,就凭你?”女鬼冷哼一声,伸出双手倏地朝夏靖祺直扑而去,夏靖祺自然没有将这只鬼放在眼里,直接一掌劈了出去,不料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吐射而出。

而那只女鬼却不见了踪影。

夏靖祺怒不可遏,朝着手掌吐了一口鲜血,朝前一洒,只见地上出现一条血脚印,一步接着一步朝楼上延伸而去。夏靖祺与楚香香赶快跟上,一连追了好几楼,楚香香突然停了下来,惊讶地说:“夏师父,我们……我们是不是追过头了?我记得这只有五楼,我们好像上了七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