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引魂髅/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头鬼一消失,楼层里的灰雾烟消云散,冷气也一瞬间没了,郭菲左右看了看,睁大眼睛叫道:“你好厉害,你那什么血?比毒药还管用啊!”

我摸了摸剧痛的胸口,刚才那只鬼撞了我一下,要不是我吐血了,只怕被它给废了,哪个厉害的抓鬼师没有一两个金手指?而我的金手指就是我的血,一向低调的我自然不会将这个秘密说出来。……www.ZiYouGe.com……

“喂,跟你说话呢!”郭菲碰了我一下,气呼呼地问:“你傻啦?”

我看了她一眼,没空跟她胡扯,拿出手机给楚香香打电话,没想到才响两下楚香香就接了,我惊喜不已,立马叫道:“香香!你们在哪里?”

楚香香说:“我们到楼顶来了。”

果然在楼顶!

我忙跑上楼道去将门打开了,在打开让的一瞬间,楚香香出现在我眼前,我一把将她抱住了,很真实,不是鬼。

“香香,你吓死我了,你怎么到楼顶来了?我还以为……以为你们进了鬼道了呢?”

“咳咳……”夏靖祺有意咳了两声,我这才放开楚香香,楚香香腼腆地说:“小逸哥哥,我没事。”

我朝夏靖祺望了一眼,惊诧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呢?你们是进了鬼道吗?”

楚香香说:“我们不是进了鬼道,而是不小心进了鬼的幻想楼里,我只要用鬼眼就能识破。”

“可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呢?”

楚香香说:“这恐怕是受到鬼意识的干扰吧。”

郭菲一直盯着楚香香与夏靖祺,像是怀疑他们是鬼,一脸置疑地问:“那门是关着的,你们是怎么上去的?”

夏靖祺看出了郭菲的心思,冷笑着说:“怎么,小妮子,你怀疑我们?你怀疑我们是对的,我很欣赏你,说明你还有头脑,不过我可以给你解释,我们上去的时候,门是打开的,待我们上去了,那门就被鬼关上了,明白了吗?”

郭菲撇了撇嘴不说话。

这时,我手机响了,见是如霜打来的,她问我在哪儿,我说在五楼,一会儿,从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如霜、沐木与小师妹同时出现在楼梯间,他们上来后,见夏靖祺与楚香香安然无恙,小师妹问:“不是说他们进了鬼道了吗?”

我说我搞错了,他们只是不小心进了鬼的幻想楼里。

沐木说:“能创造幻想楼,说明这只鬼非比寻常,你们发现它是一只什么鬼吗?”

我说是一只无头鬼,被我给消灭了。

“你能将它消灭?”夏靖祺显然很吃惊。我说当然了,心想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好像我不能消灭它似的。

沐木将走廊里看了一眼说:“这儿怎么会有这等凶恶的鬼?”

夏靖祺说:“是那副画引来的。”

我突然想起,好像四楼的墙壁上也有一副画,会不会那副画也跟那裸女画一样,暗藏玄机?

刚到四楼,只见一条黑影扛着一副画飞一般朝楼下跑去,我忙叫道:“站住!”那人一听,顿然跑得更快了。不过你快,我比你更快!

待到了二楼的时候,我将他抓住了,见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黄毛小子,这时一脸惊恐地望着我,我厉声喝道:“你拿这画干什么?”

黄毛小子支支吾吾地说:“没……没干什么。”

我将画抢了过来,见是一副普通的水彩画,放开了黄毛小子,黄毛小子扭头就跑,转眼便消失在楼梯口了。

跟贼似的。

郭菲追上来说:“应该将那人抓住,说不定他知道这画的来历。”

“他应该是个顺手牵羊的小偷。”我边说边看着这副画,想看出端倪,可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什么。

沐木走了上来,接过画看了看说:“一副普通的画而已。”

小师妹提醒问:“会不会画里面还有秘密?”

沐木将画拆了,发现这画框是两层木块,将画框拉开,一张纸片哗地掉在地上,小师妹眼疾手快,一把将纸片捡了起来。

“引魂髅!”小师妹失声叫道。

如霜与夏靖祺同时被吸引了过来,我也觉得挺好奇地,凑上去看,那是一张不过巴掌大的纸片,纸片上画着一具黑色的骷髅头,画得非常逼真,就像是真的一样,定睛一看,有种被它深深吸住的感觉。

“原来如此!”沐木恍然大悟。

而夏靖祺与如霜也都皱上了眉头。

“什么?什么?”郭菲也兴冲冲了凑上来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碰到了我的头,反咬我一口,骂了一声:“无赖,碰我的头?”说着抓住我的肩头用力将我推了出去,不巧正撞在一旁的楚香香身上,我忙扶住楚香香,关切地问:“香香,你没事吧?”

楚香香轻轻地说:“没事。”不过她朝郭菲看了一眼,我看得出来,她心中很不满,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如霜说:“之所以两家宾馆都出现鬼魂,就是这引魂髅在作怪,只怕我们家中的那一副画也有这种引魂髅,也难怪昨晚我们那儿会出现鬼。”

“是谁将这邪恶之物放在这儿的?”沐木问。

郭菲说:“还能有谁,当然是宾馆老板了。”

“不会的。”我说:“宾馆老板恐怕不会这么做,他这样做,只怕他的生意无法做。”

“这可不一定。”郭菲说:“或许他另有目的呢?”

下了一楼,沐木将那副被拆得七零八落的画递到黑马老板面前问:“你这画是怎么来的?”

“啊我的画!”黑马老板尖叫一声扑了上来,一把将那副画给抢了过去,像是心爱的宝贝给毁了,心痛之情溢于言表,我们正惊诧,他又冲着沐木气愤地问:“是谁将我这画给拆了的?”

我忙说:“是我拆的,这画--你是怎么来的?”

“你--”黑马老板伸的指着我,似乎想骂,夏靖祺说:“怎么了?难道你不知道你这儿的鬼都是被这副画给引来的么?”

“啊?”黑马老板给怔住了,朝我和楚香香、如霜等人看了一眼,半信半疑地问:“真的?”

我说是真的,接而又问:“你这画是怎么来的?”

黑马老板说:“是一个人送给我的。”

“什么人?”我的心提了起来。

黑马老板说:“一个风水师,前段日子我这儿的生意非常惨淡,那天我正在门前叹气,来了一个老头,自称是风水师,他说我这宾馆房子形状没建好,给人有晦气的感觉,所以生意很差,然后给我提议,只要在四楼上楼梯口那儿挂一副画,就保证我以后客人满门,我当时以为他是来卖狗屁膏药的,所以没理他,他却送给了我这副画,叫我挂在四楼,如果我生意好了,他月底来我这儿抽百分之七的提成,如果不好,这画就白送给我,我当时也是试着将这画挂了起来,没想到才挂上,生意就上门了,而且接下来的日子每天生意都非常好。”说到这儿,黑马老板不断用手抚摸着画框,心中依然有惋惜疼爱之意。

“你难道不知道这副画能招来鬼么?”夏靖祺冷冷地说。

黑字老板摇了摇头,沉重地说:“我怎么会知道呢?我若知道,就算生意再差我也不会将它挂起来啊。”

我想这个所谓的风水师跟去悦来宾馆的高人是同一个人,他们表面上是将画挂在宾馆里,实际是引进引魂髅,不啻引狼入室,不,确切地说,是引鬼入室。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而他跟那个欧画家又有没有联系?

我问黑马老板,那个送他画的风水师是什么样的,风水师想了想说:“很老了,样子没看清楚,不过,头上没毛。”

秃顶!是他!

我和沐木、如霜相互看了一眼,如霜说:“我们先回去吧。”

黑马老板立即问道:“鬼呢?我这房子的鬼抓住了吗?”

我说抓住了,并且叮嘱他说:“以后你要一心向善,不得做亏心事,还有,未年成男女不得同时入住你这宾馆,不然将又会有鬼来的,到时来的鬼不只是吸客人的精气,还会把你的阳气也会给吸了!”

“啊……”黑马老板愣了半晌。

这个唯利是图财迷心窍的家伙竟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在上车时,如霜朝我和郭菲看了一眼说:“你俩要上课了吧,先去学校吧。”

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学校已经到了上课的时间了,我们去学校的话,早已迟到,我想如霜与沐木他们回去一定是商量怎么对付秃顶以及它的引魂髅,这事太重要了,我就算是旷课了也要参加啊,所以我就撒谎说:“我们下午放假,不要上课。”边说边朝郭菲使眼色,郭菲心领神会,立马接茬道:“是啊是啊,我们下午不要上课。”

如霜冷冷地说:“你以为你们能骗得了我?马上去学校!”说完朝楚香香和夏靖祺他们看了一眼说:“上车吧,我们先回去。”

沐木说:“只怕你这车坐不了这么多人,我跟小师妹打的回去,你跟夏师父、香香先走。”

楚香香朝我看了一眼便与夏靖祺钻进了车里,然后轻轻将门关上了。从她的眼神中,我读到了一丝忧伤,我心里很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