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阴谋之暗渡陈仓/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某些女孩子的话永远不可信,因为她们为了达到目的,撒谎不脸红,不知道哪句话是真的。(www.ziyouge.com)我总算长见识了。

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这副画,而且这宾馆里有鬼魂出没,这事非同小可,我不可能撒手不管,但是,也必须得回学校,若不回去,只怕下学校没书可读了。我立即打了一个电话给楚香香,跟她说了这儿的情况,楚香香说,她和如霜马上赶过来。

光头非常强悍,坚决不让男警取下那副画,差一点就要动手了,并且一定要我们给他一个将画带走的原因,我们自然是不会将实情说出来,唐遥称这是在执行公法,光头冷冷地说:“你们来查房,结果来查画,如果你觉得这画好,我可以卖给你,但是,你不可以顺手牵羊,就算你们是警察,也不能!”

看来这光头极不好对付。

这时,楚香香与如霜到了,如霜朝那副画看了一眼,对光头说:“马上取下来。”光头双手抱胸,趾高气扬地问:“凭什么?”如霜冷冷地说:“如果你不想死,就马上取下来。”

“怎么,威胁我?”光头嗤之以鼻:“老子不是吓大的!”

我的手机又响了,是班长打来的,叫我和郭菲马上回去,班主任发火了,我对郭菲说了这事,叫她回学校,反正我是老油条了,回不回去不重要了,楚香香说:“小逸哥哥,你们都回学校吧,这儿有我和如霜姐呢。”

如霜朝我问:“小逸,身上带符了吗?”我说带了,如霜说:“给我一张驱邪符。”我抽出一张驱邪符递给如霜,如霜接过符念了一道咒语,接而倏地将符贴在画框上,刚贴上,陡然从画框里传来了一声尖叫,像是一个女子被砍了一刀,声音痛苦凄怆,而那副画竟然微微抖了起来。

唐遥、光头与那名男警大惊失色,我和楚香香、郭菲也吃惊非小,如霜对光头说:“现在总该可以取下来了吧?”

光头怔怔地问:“你对这副施……施了什么魔法?”

如霜说:“这不是魔法,这副画里只不过是藏着一只鬼而已。”

“鬼……”光头也吓得不轻,半信半疑地问:“怎么……怎么会有鬼?”

如霜说:“如果你不将这画取下来弄走,今晚这儿至少会死一个人。”

光头大惊失色,忙不迭说:“那把它弄走!弄走!”

取下画后,如霜对唐遥说:“这副画我先带回去,你再派人去别的宾馆看有没有类似的画。”唐遥显然也非常地惊愕,连声说好。

出了宾馆,如霜对我和郭菲说:“你俩先回学校。”我问:“那画呢?”如霜说:“我们先带回去,我已将画中之鬼封锁在这画框里,待回去一问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很想跟着回去,但是身为一个学生不能太目无纪律了,况且班主任已打了电话给我,我若再不回去,不但是对自己的学习不负责任,也是对老师的不敬,便与郭菲先回学校了。

班主任正在讲台上坐着,青着个脸,见我和郭菲进来了,那一张脸更难看了,将我们叫进了她的办公室,问我们去哪儿了。我和郭菲早就想好了对策,一致说去听一个名人演讲了,班主任自然不相信,将我俩狠狠训斥了一顿,并且说如果我们再有下一回,下学期就不用来学校了。

待我们再次回到教室,同学们纷纷问我们去哪儿开房了,问得我十分地郁闷。

好不容易挨到晚自习下课,我先打了一个电话给古惠欣,说找到那副画了,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朝校门口跑去,郭菲追了上来,说也要跟我一块儿回去看那副画,我感觉到楚香香看见我和郭菲在一起似乎不太开心,没让郭菲跟着我。

到家后,沐木、夏靖祺与小师也都回来了,他们将那副画放在客厅里的一张圆桌上,围桌而座,全都在沉思着。

我脱口而问:“怎么样?查出了什么没?”

他们都没有说话。我急了,提高声音说:“你们都说话呀,怎么都不吭声?”楚香香说:“我们弄清楚了这副画的来历,已经将那画中之鬼送走了。”

原来,如霜与楚香香回家后,将沐木与夏靖祺、小师妹也叫了回来,如霜将画中那只女鬼揪了出来,那只鬼纵然凶猛,但在这么多高人面前,自然不敢乱来,唯唯诺诺地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本是一名新婚女子,跟她老公在新婚之夜猝死,魂魄被一个人锁在了一副画里,必须得吸取了七七四十九名异性的精气才能解脱那副画的桎梏,而其老公已经被夏靖祺打得魂飞魄散。

那女子交待,是欧画家将他们的魂魄锁在画里的,但他们对欧画家一无所知,而且欧画家飘无定踪,更不知道他的住处。

对于欧画家,只有我、郭菲是还有胡天赐和悦来宾馆的老板见过,其他人根本就不认识。突然我想到,好像这几天一直没看见胡天赐,这小子去哪儿了呢?

如霜将那名女子的魂魄送走了,从此那女子将再也不会从画里走出来,为祸人间。

沐木说:“接下来我们要将那个欧画家找出来。”

我想起了引魂髅,画家束缚了新婚男女的魂魄在画里,而画框里有邪恶的引魂髅,而在这件事情中,那万恶的秃顶也出现过,会不会他跟欧画家是一伙的?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

他们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将我的疑惑说了出来,沐木说:“我觉得那副画只是浮在表面上的东西,有意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源自那个引魂髅。引魂髅能引来无数鬼魂,这才是他们想要的。”

“可他们为什么要将魂魄引进宾馆?如果他们想引鬼魂,不如直接将鬼魂引到他们家里去。”我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这就是我们想不明白的地方。”

我朝大家扫了一眼,发现每个人的脸上写满疑惑,突然,我感觉少了些什么,可到底少了什么呢?想了一会儿我才明白,原来是少了一个人。

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少了一只鬼。

“九怜呢?”我问:“你们回来有谁见过她?”

楚香香说:“她一直留在家里看着水晶棺材。”

“水晶棺材?”夏靖祺怔道:“你们这儿有水晶棺材?”

我们全都面面相觑。夏靖祺突然跳了起来,猛地一掌拍向圆桌,气愤地叫道:“你们这儿有水晶棺材竟然不告诉我!你们--”他气得脸色铁青,敲着桌子一字一字地说:“难道你们还不明白?他们的目的其实是水晶棺材!”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我们急急朝楼上跑去,刚到楼上,便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是九怜!我忙跑了上去将她扶起,急急叫了几声,九怜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虚弱地说:“他们……被……被我打跑了!”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九怜!”我大声叫道,如霜赶紧跳了上来,抓起九怜的手,又摸了摸她心口说:“伤得很重。”

“怎么会这样?是谁伤得她?”我怒不可遏。

如霜站了起来,问沐木:“水晶棺材还在吗?”

沐木说:“还在。”

我抱着九怜下了楼,将她放在床上,她全身冰冷冰冷,像是一块冰,脸色惨白,犹如白纸。

“怎么办?”我望向如霜与沐木,心急如焚。

他俩都没有做声。

夏靖祺说:“只怕现在只有你的血可以救她。”

我从厨房里拿来一把菜刀,伸出手放在九怜的嘴上方,正要割血,沐木却阻止了我,郑重地说:“蓝兄弟,九怜已经喝了你两杯血,如果你再给她血,她将会变得非人非鬼,而且法力无穷,万一她走火入魔,只怕我们几个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可是我若不给她血呢?她会怎么样?会不会死?”

沐木说:“她已经死了,本就是一只鬼。”

“如果她再死一次……”

如霜说:“再死一次,连鬼也做不成了。”

“不,不能这样!”我毫不犹豫地割破了手腕,鲜血立即泉涌而出,像雨水一般涔涔地落在九怜的嘴唇上,九月微微张开嘴,鲜血全被吸进了她的嘴中,渐渐地,她的脸色红润了。

大约滴了半杯左右的血,沐木立即将我的手腕拉开了。

很快,九怜恢复了,声称在大家走后,家里就来了三个人,据她的描述,那三人应该是叶子秋、秃顶与欧画家,他们果然是冲着水晶棺材来的,不过九怜拼死保护水晶棺材,将他们都打退了,但那三人法力高强,九怜毕竟是一只鬼,寡不敌众,最后终于倒下了,不过在倒下的时候,如霜与楚香香她们回来了,那三人来不及带走棺材就逃了。

后来,我在回忆这件事时,提出了几个疑惑:

一、这件事显然是叶子秋他们计划好的,用邪画与引魂髅引我们离开屋子,然后趁我们不在家来偷水晶棺材,他们十分地有把握,而他们的法力都很高强,为什么斗不过一个九怜?

二、他们是怎么进屋的?据楚香香与如霜所说,她们回来时,房门是锁着的。

三、他们在哪儿作战的?客厅与楼上都没有打斗的痕迹。

这恐怕是一个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