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湘西之行/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继如霜送走了邪画之中的那位女鬼后,引魂髅也没有再出现,九怜也很快康复,只是比以前更漂亮,能力更强,也比以前更调皮捣蛋了。(www.ziyouge.com)

按沐木所说的,如果有一天九怜走火入魔,万一发起飙来,只怕我们几个人都不是她的对手,还好,她一直没有做太出格的事。

我也安心练剑,我亲近的人都知道,我现在剑术虽然还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不过我可以凌空将剑“召”到手中。至于是怎么召到我手中的,这个只有我跟九怜知道。

所谓凌空取物,其实就是借用鬼魂来取物。

从此我有了护身武器,以后去除妖伏魔,再也不会两手空空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便期终考试了。考得一塌糊涂啊,只怕到时成绩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不过是倒数的。

考完这一天,我邀请古惠欣来我们家作客,因为沐木说过,借暑假之际,他带我去闯荡江湖,说通俗一点就是带我去四处抓鬼,我有在古惠欣面前显摆的意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连个小妞都打不过的渣男了,我相信现在只要我有剑在手,古惠欣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而且,从沐木的笔记里,我也学会了几套阵法,对于抓鬼非常地实用,相对于古惠欣这只半桶水而言,我算得上是一个高人了。

郭菲也在我面前吹,说她的驭鬼术练得如何如何,声称这次考试定能考到前三名,至于为什么,我想她大概是驾驭了一只小鬼之类的,叫小鬼帮她从最厉害的班长那儿抄袭答案。

本来我也想邀请郭菲来我们家作客的,可是,我发现楚香香不怎么喜欢她,所以就没叫她了。

晚后,我们全在庭院里吹风,我见古惠欣一直愁眉苦脸闷闷不乐地,便问她怎么了,她幽幽地说:“我的奶奶去湘西很长时间了,开始的时候还可以联系上她,可现在,我已经联系不上了,我很担心她。”

我安慰她说,湘西地处偏远,恐怕是手机没信号,这很正常。古惠欣缓缓摇了摇头说:“我感觉到我奶奶可能出事了。”我问她奶奶去湘西干什么,她却避而不谈,讳莫如深,看来有着不可说的秘密。

古惠欣说:“我决定明天去湘西找我奶奶。”

我大吃一惊,想起了古奶奶的奶奶曾经跟我说过,古惠欣在这两年内不能去湘西,否则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忙将老古奶奶的话说了一遍,楚香香也给我作证了,古惠欣坚定地说:“我奶奶去了这么久,杳无音讯,我等不下去了,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找她。”

如霜与沐木也建议古惠欣不要去,当年如霜跟老古奶奶有过一段交情,老古奶奶对她也说过这事,这本是老古奶奶的预测,没想到真的有这一回事,看来老古奶奶会未卜先知,所以更不能让古惠欣去湘西了,只怕这一去有去无回啊。

沐木也叫古惠欣不要去,他会看相,看得出来古惠欣今年会有一劫,而且不宜出远门。可如霜一意孤行,我们谁也劝不过她,她说奶奶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就算是死她也要去找奶奶。

没想到古惠欣的身世这么悲惨,这么小就只有她奶奶一个亲人了,难怪她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原来是心中凄凉。

身为朋友,我对她多了一份同情与关怀,便对她说:“如果你执意要去,我就陪你去吧。”古惠欣看了眼楚香香,淡淡地说不用了。

看得出来,她其实是挺想我去的,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去那么远,去的又是偏远的湘西,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若身边有一个人相伴,自然要好得多,可是她虽然身为校花,却冷如冰山,不大爱与人交往,身边根本就没有好的朋友,我恐怕算得上是她最好的朋友了吧,而且现在我身怀色技,是一个最佳的护花使者,只是我有了楚香香这个女朋友,若我陪她去湘西,自然是说不过去了,如非楚香香同意了。

楚香香一直没有吭声。

我这时候没有考虑到楚香香的感受,只想着身为古惠欣的朋友,就得考虑她的安危,所以坚持着说:“如果你要去,我就必须陪你去。”

如霜冷冷地问:“你去干什么?”

我说,当初老古奶奶叮嘱过我,叫我无论如何也不许古惠欣去湘西,而现在惠欣执意要去,我有负老古奶奶的嘱托,只有陪她去。

如霜哼了一声,朝楚香香看了一眼,似乎在说,你就好好关心你的楚香香吧,别的女孩子不用你操心。

楚香香突然说:“就让小逸哥哥去吧,当年要不是老古奶奶帮我们,只怕我和小逸哥哥都活不下来,老古奶奶对我们有恩,小逸哥哥陪惠欣去湘西,理所当场。”

“你呢?”如霜似笑非笑地问。

楚香香看了我一眼说:“我也想与小逸哥哥一块儿去。”

“你也去?”如霜非常惊讶。

“嗯。”楚香香轻轻点了点头。

古惠欣说:“不用了,湘西很远,你俩都不用陪我去。”

沐木说:“就让他们陪你去吧,去锻炼一下也好,增长见识。”

夏靖祺说:“既然我的香香徒儿要去,我当然也要去了,哎,又要回到当初的哪个地方了!”

第二天,我们一行四人出发了。

湘西位于湖南省西北部,主要是在沅江流域一带,大多是崇山峻岭,其间道路崎岖,武陵山脉自西向东蜿蜒境内,系云贵高原东缘武陵山脉东北部,西骑云贵高原,北邻鄂西山地,东南以雪峰山为屏。

而我们这一次去不是游山玩水,是去寻找古奶奶,从古惠欣口中,我们对湘西或多或少有了一些了解,特别是湘西赶尸、湘西放蛊、辰州符等非常好奇。

当然,我们开始没有想到这一去会遇上多大的危难,有些事,我们明明知道会有危险,可还会执意要去做,一是为了心中的信念,二是心中也抱有侥幸,以为事情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凶险,等事情真正地发生后,这才后悔莫及。

因为路途遥远,我们是坐火车去的。

至于火车上的事,不再赘述,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湘西,也就是湖南,几经转车,我们到了一个比较偏远的小镇,时候已经很晚了,大家颇感劳累,我们找了一家宾馆休息。

我跟夏靖祺一间房,楚香香与古惠欣一间房。

或许是太累了,我一躺下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一阵冷风吹来,我一个激灵醒了,发现房里的灯开着,而夏靖祺并不在床上,我叫了他两声,没有回应,暗想,这家伙去哪儿了呢?不会是太孤单寂寞去找小姐了吧?

突然,一阵笛声从窗外传了进来,笛声非常低沉,如泣如诉,像是有人在低声哽咽,总之令人感到万分感伤。

我的心不由提了起来,这笛声,非常地熟悉,而我眼前也立即闪过一个人影:羊娃!

这绝对是羊娃的笛声,跟当初我们在那个小村子里听到的笛声一模一样。

羊娃怎么会在这里?

当初我们一时大意让他逃跑了,没想到能在这儿再次听到他的笛声,我心里隐隐有种不安,感觉有事发生,就像哪里狼,哪里就会有危险。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我们住在二楼,经过楚香香与古惠欣所住的房间时,里面静悄悄地,而且房间里的灯也关着,想必她们都睡了。

走出宾馆,笛声是从对面的一座山上传来的,这里的夜晚非常安静,几乎是晚上九点钟的样子街上就看不到人影了。

但是,我却看见左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她坐在一块青石上,面对着笛块传来的那座山上,像是在听笛声,又像是在遥望远方的山,或在看着一个看不到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