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树林恶战/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问楚香香黑鬼眼是什么东西,楚香香说:“那是鬼眼的最高境界,已经接近魔眼了!”

我不懂得啥叫黑鬼眼魔眼,总之觉得很牛逼,暗暗想到,不会这酒疯走火入魔了吧?不过那黑鬼眼看起来就像夜空中的一对钛合金狗眼……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因为这一切变化得太突然了,而且,四周凝固着一股奇怪的气味,令我们不由地全身绷紧了。-www.ZiYouGe.com-

夏靖祺长啸一声,突然抽出了巨剑,一股冷气迎面扑来,像是进入了一片冰天雪地,令我们全身一阵抖缩,我下意识地将楚香香抱在怀里,楚香香惊愕地望着夏靖祺,惊颤着问:“夏师父这是怎么了?”

“恐怕走火入魔了。”我担忧不已。

古惠欣警惕地盯着四周,双拳握紧,蓄势待发。

夏靖祺所持的那把剑叫嗜灵剑,用以封印恶鬼,而剑一出鞘,周围的温度一下低了几十度,可见剑上封印了多少恶鬼,这煞气又有多重!

“你给我出来!”夏靖祺大吼一声,挥剑对着树林猛砍,他凶如猛虎,剑所长蛇,凌厉无比,转眼之间,四周之树纷纷倒下,我和楚香香、古惠欣忙朝后退去,有一棵树朝我们倒来,险些将我们砸中。

没多久,夏靖祺的四周被砍为了平地。

楚香香焦急地问:“小逸哥哥,怎么办?”

我想,这夏靖祺不会是因为太过伤心,情绪失控,开始发神经了吧?我得阻止他才行,不然这儿的树可都得遭殃了,而且照他这样下去,只怕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要弄得筋疲力尽才罢休,会伤了身体,我对楚香香和古惠欣说:“你俩退后,我去阻止他。”

楚香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紧张地说:“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正要朝夏靖祺冲上去,突然,“嗷--”一声吼叫从树林间传来,震耳欲聋,整个树林都震了起来!我忙停了下来,赶紧将楚香香抱住了,紧张地望着四周。

“蹦!蹦!”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树林里像是被踩踏的楼板,一抖一抖,感觉有一只庞然大物向这里奔来了。

我的心立即提了起来,而夏靖祺也停了下来,握紧剑紧紧瞪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突然,一声咆哮,只见一个人形的树朝我们这方直冲而来,我们怔得直惊呼了一声。

认不出那是一颗什么树,约有五六米高,枝叶干枯,树杆上长满绿色的苔藓,一双巨大的绿色眼睛布满了血丝,好像要爆出来一样,它的手本是树枝,可跟宝剑一样,锋利无比。

我和楚香香、古惠欣哪曾见过这种怪物,当下怔得目瞪口呆,跟做梦一样。

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们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难道这就是夏靖祺所说的千年树精?开始他提到千年树精,我们还以为他在给我们讲故事呢!这世上哪会有什么千年树精啊,简直是无稽之谈。

可现在,我们都相信了。刚才夏靖祺的一阵猛砍,并不是在发疯,而是将那千年树精给逼出来。

夏靖祺咬牙切齿地瞪着千年树精,目露凶光,慢慢地将巨剑举了直来。

千年树精大笑道:“我以为是什么东西呢,原来是几个个渺小的人类,我又有灵魂吞嗜了,老夫好久没尝到人肉是什么味道了,哈哈哈哈……”

它声音很嘶哑,跟一个百年老人的声音差不多。

夏靖祺全身冒火,巨剑上泛出了一丝丝冷气,像是水蒸气。

千年树精一眼瞅见了夏靖祺,顿然冷笑道:“哟,小兔崽子,又出来送死么,那个死老头子呢?这回是不是又给我送人来的?”

“啊--”夏靖祺猛吼一声,腾空而起,大叫了一声:“把她还给我!”说完他身子已跳了两丈来高,举剑朝着树精劈头狠狠地砍了下去。

树精挥“手”一挡,“铛”地一声,竟然将夏靖祺硬生生给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和楚香香、古惠欣瞠目结舌。

树精慢慢地朝着夏靖祺走了过去,趾高气扬地说:“小子,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乖乖地俯首就擒吧,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去你玛的!”夏靖祺大骂了一声,接而伸出食指与中指,念了一声:“鬼踪!”话音刚落,他的身子骤然射了出去,风驰电掣一般,我们只能看见他的残影,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铛!铛!铛!”

每一剑都狠狠地砍在树杆上,发出一阵沉重的声响,射出一片片闪亮的火花,树精挥动着树枝劈头盖脸地朝着夏靖祺打去,但是每次都是打在了幻影之上,顿时他恼怒不已,双脚扎在土里迅速生长,然后张开双手,刹那间,无数条犹如长毛一样的树枝向四处飞来,把夏靖祺的身上划出了无数个口子,本来的那件破烂衣服已经有几个洞,如此变得更破了。

突然,一声惨叫,一条树枝倏地扎进了夏靖祺的胸口,顿时夏靖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小逸哥哥!”楚香香惊呼了一声,我毫不犹豫念道:“出鞘!”背后的龙泉剑破鞘而出,我腾身而起,一把将剑抓住,身子一跃便跳到了夏靖祺面前,挥剑砍去,将刺入夏靖祺胸口的树枝横腰砍断了。

夏靖祺呻吟了一声,身子猛地朝后退去,差一点坐到地上,不过,他稳住了,这个像铁一样的真男人并没有倒下去。

树精哼了一声,阴森森地说:“又来一个送死的!”说罢一阵冷风从上空直袭而来,楚香香惊声叫道:“小逸哥哥小心!”

数条树枝从我头上黑压压地罩了下来,我身子一弹退了出去,腾身一跃抓住了一根粗树枝,企图攀到树上方去刺树精的眼睛,我想它全身僵硬如铁,只有眼睛才是它的弱点,不料树精将枝一挥,便将我给摔了出去,重重地摔在楚香香与古惠欣面前,痛得老子一阵龇牙咧嘴。

“小逸哥哥!”

“小逸!”

楚香香与古惠欣忙不迭来扶我,又不约而同地问:“你没事吧?”

问完这话,两人又同时相互看了一眼,古惠欣下意识地将我放开了手。

我摸了摸疼痛的后背说:“没事!”说完持剑再次朝树精跳去。

树精非常凶猛,数条枝条像一条条长剑,密密麻麻、快若闪电地朝我刺来,幸亏我闪得快,不然身上只怕成了马蜂窝了,虽然没有被它伤着,可也非常地狼狈,暗想,这一次要是不死,回去后定向沐木学习剑术,提升我的战斗力,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渣了!连一只树都打不过,怎么跟更厉害的妖魔作斗?

而楚香香与古惠欣在一旁紧紧地看着,我想不能在美女面前出丑,我跟你这恶魔拼了!想到这儿,双手持剑,腾空而起,大吼了一声,对着树杆重重地砍了下去,“铛!”那根树枝一分为二,而我也被另一条树枝给抽飞了出去,腰间灼热灼热,虎口也隐隐作痛。

我大喜不已,不管怎么样,我的龙泉剑还是能砍断这树的,正想再上,夏靖祺突然大叫了一声:“畜生,我要和你一起万劫不复!”

他直接拔出了那个像长毛一样的树枝,“呼--”地一声,鲜血像喷泉一样直射而出。

尼妹,太血腥了!

夏靖祺大喊道:“这是你逼我的!”然后就用剑在自己手腕上开了一个口子,顿时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我暗暗吃惊,这夏靖祺难道也吃了魔血太岁?一下之间放了这么多血,竟然还能挺得住?

夏靖祺大喊道:“我以生命为契,血肉为引,魔灵血甲!”

骤然之间,夏靖祺身上的血全部都凝集到了身体表面,慢慢变成了一个鲜红的盔甲,我正惊异,他又念道:“我以鲜血为代价,召唤魔灵!”

顿时,又有无数的鲜血飘洒到了空中,形成了无数多的鬼文飘到了他的剑上,空气中飘满了鲜血的味道,极其刺鼻。

就在这一转眼的功夫,夏靖祺身子一闪,便到了树精的身后,从手里变出了很多的降魔符全部都像树精飘去,顿时树精一下被钉在了原地,脸上还充满了惊讶与恐惧,就在这一瞬间,夏靖祺挥动着巨剑像树精的头砍去,“铛”地一声,一剑就斩断了他的头,顿时无数的绿色液体喷了出来,不一会就倒在了原地慢慢的融化了。

就在融化之后,慢慢的从它的身体里飘出了无数的灵魂,呈白色,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还有穿着古代服饰的。

这些灵魂就应该是当初被这树精所害的人吧,它们像无头苍蝇在树林间飘来飘去,这时一个灵魂飘落在了夏靖祺的旁边,我们齐跳了过去,正欲将那只灵魂抓住,夏靖祺突然大笑了起来,接而卟嗵一声朝前倒去,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血色,他的盔甲早已化成血水了,这时,那只接近他的灵魂抱着夏夏靖祺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