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终于等到他了/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确切地说,那是只鬼,一只女鬼,约十八九岁,而且是一只怨气冲天的鬼,奇怪的是,她竟然抱着夏靖祺在哭。……www.ZiYouGe.com……

而这时夏靖祺已经昏厥了过去,双目紧闭,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跟死人无异了。

我轻轻走过去问:“姑娘你是谁啊?为什么哭泣?你认识夏师父吗?”我想,她不会就是夏靖祺所说的那个晓梦吧?

果然,她紧望夏靖祺,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答道:“我叫晓梦,当年我在这儿被树精所害,我当时以为他一定会回来救我的,可是过去了很多年,他都没来,我渐渐地就恨他了,真的没想到他竟然来了……呜呜呜……”

难怪她身上有着这么大的怨气。

楚香香与古惠欣双双站在两旁,望着晓梦与夏靖祺,两人双目通红,显然也被感染了。

“小逸哥哥,你用你的血救救夏师父吧。”楚香香突然说。

我这才回过神来,用剑在手腕上割破了一道口子,鲜血顺着伤口向夏靖祺的口中滴去,我又滴了一些血在他的伤口上,这时夏靖祺身上有了一丝血色,而香香学的治愈之术就派上用场了,由于魔血太岁的原因夏靖祺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那些从树精身上飘出来的魂魄还在树林上方飘荡,像是一群找不到家的孩子,古惠欣用法术将它们全送走了,最后问晓梦:“你……要离开吗?”

“不!不!”晓梦将夏靖祺抱得更紧了,泪流满面地连声说:“我不要离开!我不要开离开!我等了十多年了,终于等到他了,我不想与他再分开。”

“可你毕竟是鬼。”古惠欣抬头望了望天说:“待天一亮,你若再不走,只怕会魂飞魄散。”

原来在激战中,天色竟然渐渐地黑了。

晓梦望向我问:“你一定吃了魔血太岁吧?”我说是的,晓梦央求道:“你能给我一滴血吗?我想多看看他一会。”

我不由一怔,她是鬼,我若给她一滴血,这意识着她会像九怜一样,形如人一般。

不是我小气,也不是我铁石心肠,而是沐木曾经跟我说过,我的血不可以再跟任何一只鬼,因为我若给鬼一滴血,鬼就会像人一样活在这世上,我这是逆天而行,会受到上天的惩罚。

楚香香说:“小逸哥哥,给晓梦一滴吧,她都等了那么多年了,好么?”

既然楚香香开口了,我不再犹豫,便给了晓梦一滴血,晓梦食了我这一滴血后,脸色变得红润,跟活人一样了,对我连声道谢,我见夏靖祺一直昏迷不醒,无不担忧地问:“夏师父没事吧?”晓梦抚摸着夏靖祺的脸哽咽着说:“他会没事的。”

我与楚香香、古惠欣在活地上烧了一堆大火,然后搭了两个帐蓬,因为考虑到山路难行,我们当初只准备两只帐蓬,这山木里蛇虫蚊子很多,我们让晓梦与夏靖祺到了帐蓬里,然后三人围着篝火而坐,望着那通红的火焰,我们每人的脸上写满沉重。

后来晚了,我见楚香香与古惠欣面露倦色,便叫她们进帐蓬去休息,楚香香望着我问:“你呢?”我说我不困。

突然,从帐蓬里传来了一阵躁动,原来夏靖祺醒过来了,两人亲切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紧紧地抱着对方,虽然隔着一层帐蓬,便还是影影绰绰看见两条影子紧缠在一起,说着一些思念而互诉倾肠的话,然后--竟然亲吻了起来。

吻着吻着就不对劲了,好像有要大干一场的趋势。

这夏靖祺也太猛了,才苏醒就要再次大战,晓梦情不自禁申吟了一声,弄得我和楚香香、古惠欣尴尬不已。有没有搞错啊,在我们旁边开战,把我们当透明的了。

楚香香垂下了头,火光将她的俏脸映得通红,古惠欣看不下去了,重重地咳了一下,可里面的那两人打得火热,根本就没听到那咳嗽声,古惠欣不得不再次提高了声音。

“咳!咳!”声音足以吓走树林间的飞禽走兽了。

夏靖祺与晓梦如梦初醒,这才发现一旁还有人在虎视眈眈着呢,慌忙放开了对方。

一会儿,夏靖祺与晓梦双双走了出来,夏靖祺板着脸,似乎不太高兴,大概是责怪我们打断了他和晓梦的好事,而晓梦双颊通红,不知是火光照耀所致还是她本来就红着脸,总之很是妩眉动人。

一个小时前,夏靖祺形如死人,如今骤然之间便活了,而且还生龙活虎的样子,令我和楚香香、古惠欣十分地惊讶,我关切地问:“夏师父,你--都好了吧?”

“好了。”夏靖祺说:“多亏了你的血,我现在的伤完全好了,小子,在危险之中,你舍得拼命来帮我,危难之中,你也懂得用血来救我,我很欣赏你,看你们脸色不太好了,想必是没吃过肉吧,我去给你们打几只野味来尝尝鲜。”说完朝晓梦看了一眼,提步朝树林那边走去。

晓梦双腮又是一红,低着头跟了上去。

我忍不住低声说:“哪里去打野味,是去打野战吧。”

我明明说的声音很小,没想到还是让夏靖祺听见了,他停了下来,朝我和楚香香看了看,大大咧咧地说:“小子,上次去巫峡山,你和我徒儿香香干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啊,我都听见了。”

整个世界顿然灰暗了,这什么人儿,这个场合说出这么一番令来,令我一时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楚香香更是面红耳赤地,将头直垂了下去,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脸了,我悻悻地说:“你也太无趣了吧?你都看见了?”

夏靖祺说:“我只是在远处听见而已并没看到啊,是你们的声音太大了。”

楚香香实在受不了了,转身朝帐蓬里跑了进去。

古惠欣抬起眼皮朝我们看了一眼,厌恶地嘀咕了一句:“无聊!”

我吐了一句:“真后悔救你!”

夏靖祺哼了一声,冷笑着说:“我不会白让你救的,这个给你吧。”说完他扔了来一个破布,里面抱着的一个东西,打开一看,正是上次去巫峡山时借给我的那把匕首,我喜不自禁,先前的郁闷一扫而光,但是不能表现得太高兴了,对夏靖祺说:“你不是说这匕首你自个儿要留着的么?”夏靖祺说:“送给你了,以后对我的香香徒儿好一点。”说完抓着晓梦的手朝树从那边走去。

我想,因为我救了他,他才将这匕首送给我,有“迫不得已”的意思,我不能要他的,等他回来了再还给他。

今晚的月光很美,像一盏灯光,将树林里照得通亮。

恐怕只有远离城市尘嚣的原始树林里才看得到这样的月光吧。

夏靖祺与晓梦来到树林另一头,寻了一处干净的草地,双双停下了。

“晓梦!”

“祺哥!”

两人面面相对,含情脉脉。

夏靖祺动情地说:“晓梦,你知道吗?这十来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天天用酒麻醉自己,我恨我自己,我不能保护你,我向天发誓,我一定要为你报仇,如果上天能让我再见到你,我……我一定……”

“别说了祺哥。”晓梦泪如雨下,幽幽地说:“我一直在这儿等你……”

勿须多言,在生前,晓梦没有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交给夏靖祺,身为他的女人,死后也要交给他,而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

二人又开始脱衣服。

很快,二人的果体就暴露在月光下。

晓梦将白色的睡衣铺于草地上,然后就躺下来。

然后夏靖祺就压上去。因为刚刚才帐蓬里已经做足了前戏工作,所以现在晓梦已迫不及待要夏靖祺进入了。

“快点,我好难受。”晓梦眼神迷离,双手搂着他的腰说。

“好的,你忍着点,刚开始可能会有点痛,一会就不痛了。”

“嗯,没事,我做好心理准备了,我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晓梦已经蚤痒难耐了。

随着夏靖祺深入,晓梦搂在他腰上的手的指甲同时也不由自主地陷入他背部的肌肉。

夏靖祺这时遇到了一层屏障,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初女膜。

他兴奋不已,说:“晓梦,长痛不如短痛,你忍着点,痛一下就好了,我要发力挺进去了。”

“嗯。”晓梦应道。这一刻,她也等了很久了。

夏靖祺突然发力。

“啊!”晓梦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双手指甲深深陷入了夏靖祺后背的肌肉里。

突破了!终于突破了晓梦的那一道,那期待已久的玉门关,抵达她的桃源深处。

他感到一丝丝温热的液体被嗜进自己的体内,然后与自己体内的血液混合在了一起。

一股莫明的神奇力量驱使夏靖祺疯狂地冲击晓梦的身体。

而晓梦是一只鬼,所以她也能承受得住夏靖祺野兽般的冲撞。刚才只是由于夏靖祺的太过巨大,导致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刹,有一种撕裂般的痛。现在她的身子已破,痛过之后换来的是无尽的刺激与筷感。

她不停迎合着夏靖祺的冲击,娇嫩痛苦中又带着极度的享受的呼唤声与夏靖祺粗重低沉的吼叫声交织在一起,一切都结合的如此的惟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