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深林/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镇魂符即将贴在独脚鬼的背上时,骤然一冷急风吹来,竟然将符吹飞了,而数片飞扬的落叶遮住了我的眼睛,我忙伸手去拍,只觉得胸口一痛,像是被某物撞了一下,身子猛地朝后退去,重重地撞在一棵大树上。……www.ZiYouGe.com……

“小逸哥哥!”

“小逸!”

楚香香与古惠欣齐惊叫了一声,想冲上来,我忙叫道:“快走!”接而抽出龙泉剑,却见独脚鬼像箭一样朝我直射而来,我猛地一剑砍了出去,却砍了个空,独脚鬼不见了。

“呼呼……”狂风怒号,落叶纷飞,吹得我们站立不稳,眼睛也无法睁开。

我们三人只得背对着背警惕地望着前方,楚香香咬破手指,在空中飞快地写了一个“勅”字,急声念道:“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急急如律令!”那“勅”字停留在她面前,像停留在水面上的木块,随着水波一晃一晃地。

古惠欣也抽出了红绳,双目紧锁,蓄势待发。

突然,楚香香轻喝一声:“着!”

那“勅”字倏地朝前面射去,只听得一声惨叫,正打在独脚鬼身上,独脚鬼身上冒出了一股青烟,但是它并没有退却,而是变得更加凶猛,张牙舞爪怒吼着朝楚香香扑去,我忙跳到楚香香面前,射出了一张符,念了一道咒语,那符骤然燃烧,我一剑刺去,没想到只刺在符上,又刺了个空。

正在这时,一阵铃声从树林里传了过来,清脆响亮,独脚鬼惊叫一声,撒腿便跑,转眼之间,风静叶止,独脚鬼消失了。

只见夏靖祺跳了过来,骂道:“大胆厉鬼,敢伤害我徒儿!”

楚香香欢喜地叫道:“夏师父,幸亏你来了!”

我和古惠欣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夏靖祺说:“那山魈最怕摇铃,一般镇邪之物对付不了它,你们都没事吧?”

我赶紧说:“没事,我们被那鬼逼得差点迷了路。”

夏靖祺并不知道其中原委,急急地说:“快跟我回去,天马上要亮了!”他说完就朝前飞奔而去,我和楚香香、古惠欣跟在后头,感觉脚步非常沉重,夏靖祺跑出了一丈之外,回头朝我们看了一眼,催促道:“快点啊!”

突然,古惠欣惊叫一声,竟然好端端地朝山下滑了下去,我大吃一惊,忙去抓她的手,不料脚下一滑,也跟着滑了下去。

这山坡很陡,我急停不下脚步,像木头一样朝下“冲”,楚香香急声叫道:“小逸哥哥!惠欣!”她想跳下来帮我们,却被夏靖祺拉住了。

我和古惠欣一直朝下滑,直至滑到下面的一块平地上。还好山林里落叶极厚,我身上并无大碍,见古惠欣秀眉直皱,忙问她怎么样,古惠欣说:“没事。”我说你是故意滑下来的吧?古惠欣说:“为了不跟夏师父回去,我只有滑下来了,你也聪明,跟着滑了下来。”我说看不出你还是个机灵鬼,边说边一只手撑在地上跳了起来。

“啊!”古惠欣突然惊叫了一声,只见其左手掌鲜血淋漓。一定是刚才滑下来时被某物给割伤了,我一把将她的手抓了过来,轻轻擦掉上面的泥土,见她的手掌被毛草还是尖石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不断往外流,我忙将食指与中指沾上她的鲜血,在她手掌上划了一道止血符,急急念道:“日出东方一点油,手执金鞭骑白牛,三声喝住长流水,禁止洪门不准流。雪山童子来,雪山童子到,雪山童子止。”

话音刚落,血流便止住了。

这一招是我从沐木的那笔记里学到的,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

古惠欣睁大了眼睛,惊讶地说:“这个你也会?”我淡淡地说:“正巧前天学会。”边说边用匕首从衣服上割了一块布下来包扎古惠欣的手掌,这时,上面传来了楚香香的呼喊,我忙应了一声,报了平安,听得夏靖祺大声叫道:“你们别动,我们下来找你们。”

将古惠欣的手掌包好了后,我放开了她的手,这才发现她双腮绯红,像是很害羞。

这时天已经微亮了,我找来两块石头当凳子,在石头上坐了一会儿,古惠欣一直沉默不语,愁眉苦脸地,我问她怎么了,她缓缓摇了摇头,我想她一定是担心她奶奶了,安慰她说:“你放心吧,我们既然到了这儿,很快就会看到你奶奶了。”

古惠欣却幽幽地说:“我们才来就这么地不顺利,我担心我们这一次会凶多吉少,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我会很难过,你们不应该来的,要是你们有什么三长两短,我……”

原来是为了这个,我大大咧咧地说:“没事,你放心吧,我们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等了约半个来小时,从侧面传来了脚步声,我和古惠欣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只见楚香香、夏靖祺与晓梦慢慢地走了过来,见晓梦安然无恙,而且跟真人无异,我俩相互看了一眼,一种不祥涌上心头。

夏靖祺朝我和古惠欣看了看,责备道:“你俩太不小心了,怎么会滑下来了呢?幸亏没事,要是滑得不好,只怕小命会留在这山里了。”

我说没事,只不过惠欣的手受了点伤。楚香香拉过古惠欣的手看了看,说需要采一些草药敷上,我发现她的手腕包扎着,一把抓了过来问:“香香,你的手怎么了?”

楚香香朝夏靖祺与晓梦看了一眼,怯怯地说:“没……没什么。”

夏靖祺对我说:“因为你滚了下来,天又亮了,我只得叫晓梦喝了一滴香香徒儿的血。”

我怒不可遏,想发作,但是又想,我现在根本就打不过夏靖祺,而且晓梦现在是鬼,更不知道她有多少斤两,万一撕翻了脸,夏靖祺一怒之下将我和古惠欣杀了,在这山林里随便一埋,没人知道,而且他还会抓鬼术,用了法术将我和古惠欣的魂魄镇住,我俩永世不得超生。我不怕他,但我担心古惠欣与楚香香会有危险。

“以后你要血来问我要,不要问香香要。”我冷冷地说。

夏靖祺也回敬道:“那你小子得时刻在我身边才行。”

突然,从山脚下传来了一阵雄鸡报晓声,古惠欣说:“山下有人家,我们下去看看,顺便问问路。”

小心翼翼地朝山下走了阵,出现了一条羊肠小道,顺着小肠我们一直往下走,走着走着天已大亮。

途中,楚香香采了一些草药包扎在古惠欣的伤口上,她非常专业,跟赤脚医生无异了,看来跟沐木学医术没有白学。

没多久,我们便到了山脚下,只见这儿有好几座房子,不过都是老式的青瓦泥土房,但是房屋都关闭着,而且有几处坍塌了,显然有很久没人住了。

最后我们来到一处较“宏伟”的一座房前,见是一座木制房,很宽大,雕梁画栋,勾心斗角,跟古代宫殿似的。

奇怪的是,在房子前面的平地上竟然放着两张席子,席子上放着被窝,显然昨晚有人在这儿睡过。

为什么他们不进房里睡,要露宿在外呢?

正在这时,从房子那边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声音很嘶哑,像是老人,而且从那边传来了一缕炊烟,我朝楚香香和夏靖祺他们看了一眼,慢慢地朝那边走了过去,转了一个弯,只见前面的空地上坐着两个老人,年纪约在六七十岁之间,一头白发,满脸风霜,不过看起来还挺有精神,他们正在那儿烧火做饭。

听见我的脚步声,他们齐回过头来,当看到我时,都怔了一下,我忙堆上笑容跟他们打招呼,声称我来这儿找人,不小心迷路了,而两个老人却说着他们的本地话,我听了半天也没有吸懂。

古惠欣与夏靖祺他们也走了过来,古惠欣用当地土话跟他们沟通,他们非常热情,招呼我们坐下,说要做早餐给我们吃。

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晚上要睡在外面,几次想问,但因为初到这儿,怕问起来太唐突,只得将这份好奇心往心里塞。

古惠欣很快跟两位老人打成了一片,帮忙烧火摘菜,跟他们聊得很欢,我想反正我听不懂,就四下去走了走,见这儿处在山脚下,四周是群山,峰峦起伏,非常雄伟,而山脚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平静,缓缓而地朝前流淌。

山清水秀,这儿真是一处好地方。

待吃完饭,古惠欣的脸色非常沉重,我问她有没有打听到她奶奶在哪儿,古惠欣指着前面一座高山说:“翻过这座山就能到我奶奶所在的村子了。”

我朝那山一望,山上全是树木,郁郁葱葱,高不可攀,虽然近在眼前,若想爬过去,只怕需要一天的时间。我看今天阳光正烈,只怕到了中午不便行路,便说:“趁太阳不是很烈,我们不如早点出发吧。”

古惠欣却说:“不,我们暂时不能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