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黑暗中的袭击/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慢慢地来到棺材前,用打火机朝里一照,一具死尸赫然入目。……www.ZiYouGe.com……虽然我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但在这漆黑的地底下骤然看到这么一具狰狞的死尸,一颗心依然猛地咯噔了一下。

这是一具皮肉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死尸,干枯干枯,还伴有一股深深的尸气。

奇怪的是,死尸上竟然洒满了铜钱,棺材里也铺满了铜钱,简直可以将死尸盖住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铜钱?而这铜钱跟我在外面那间石室里捡到的铜钱一模一样。

这时,铜钱上微微冒着湿气!

我忍不住用手一摸,烫烫地,像是被火烤过一样!

怎么这下面的铜钱都这么烫?如果说外面石室里的铜钱之所以烫是因为被开水淋过,但是这墓室里的铜钱也烫,那又是为什么呢?那从上面倒下来的开水不可能流到这棺材里来啊,而且这棺材里很干燥,并无水滴。

而地上,像是有爬过行的痕迹。

突然,我想起了那些黑蛇,它们去哪儿了?难道这儿还有其它的出路?

“呼--”突然,一阵冷风吹来,打火机的火苗骤然熄灭,眼前顿时漆黑一片,就在我再次打燃打火机时,我感觉后背传来了一阵冷气,下意识地朝一旁跳开了,听得砰地一声,像是物体撞在棺材上的声音,我厉声喝道:“谁?”

没有人回答我。

我怀疑我刚才是不是又产生了错觉,忙不迭打燃打火机,令我惊愕的画面出现了,那棺材盖竟然自个儿立了起来,而且,它倏地朝我倒了过来。

不,确切地,它是朝我拍了过来,更可以说,是朝我猛撞而来!

我忙朝一旁闪了过去,“砰!”地一声,棺材盖倒在了地上,发出极重的一声闷响。

这里面一定有人!那棺材盖不可能自个儿起来攻击我的。

我迅速地将打火机放进衣袋,拿出手电筒,刚将手电筒打开,一条桃枝倏地朝我拍了过来,我下意识地用手电筒去挡,“啪!”地一声,桃枝断了,我的手电筒也被拍落在地,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最后被棺材盖给挡着了。

光线虽然暗淡,但是,我来这里这么久了,双眼也适应了环境,手电光一两米外的事物还是依然可以看得清楚。

隐隐约约中,一团黑物从棺材里直立了起来,我转头一看,尼玛,那具死尸从棺材里坐起来了,接而像青蛙捕食一样,倏地朝我扑来。

我赶紧闪了开去,抽出龙泉剑猛地朝那死尸砍了过去,硬生生将死尸一砍为二,只怕这死尸已经乍尸了,我迅速地抽了一张灵符,念了咒语后将符射了出去,不料尚在空中,灵符便燃烧了起来,只看见一条白烟在我面前一闪而过,带着那符飞了出去,飘飘扬扬落在地上,最后烧为灰烬。

骤然后背一阵冷风刮起,我挥剑朝后砍去,不料砍了个空,突然,左腰一痛,像是被某物咬了一口了。我下意识地用手去摸,摸到了一滑溜溜的东西,像泥鳅一样,在我手掌下倏地滑过去了。

是蛇!我头皮一阵发毛,刚才一字是被蛇咬了!

这只怕不是一般的鬼了,下面太黑,又有蛇在帮它,我不敢蛮战,正准备朝墓室外跑去,突然从棺材后在传来了一阵呻吟,这声音非常地熟悉,我捡起手电筒朝棺材后面照去,赫然发现那儿躺着一个人,是晓梦!

她这时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看来是刚才棺材挡着她了,所以我没有看到她。我忙蹲下去用手电筒照着她的脸,朝她叫了两声,她毫无回应,用手推了推她,她也没有反应,我暗想,这儿太危险,先将她送上去再说,便轻轻地将晓梦抱了起来,发现她非常地轻,跟纸一般,而且,身子微凉。

才迈出一步,突然听得晓梦又是一声呻吟,我正想叫她,她突然伸手抱住了我的脖子,轻轻念道:“祺哥,祺哥……”

我吃了一惊,这丫头把我当成夏靖祺了,我忙说:“我不是祺哥,我是蓝黛逸!”

“祺哥,祺哥……”她发出了梦呓般的声音,将我的脖子抱得更紧了。

“我是逸哥,不是祺哥!”由于脖子抱得太紧,我不得不放下她,不料她竟然朝我的脸贴来,企图想亲我,我是正人君子,不会趁人之危的,除了楚香香,我不会再亲第二个女孩子,所以我果断地推开了她的头,将她放在地上。

看来,得把夏靖祺叫下来才行,万一她给我来个霸王硬上弓,让我在这下面失了身,只怕上去无颜面对夏靖祺与楚香香啊。

突然,左腰上传来了一阵麻酥酥的感觉,像是有虫子在上面撕咬,我吃了一惊,竟然把我被蛇咬这一事给忘了,忙拉起衣服朝伤口上一看,暗暗叫苦,伤口处漆黑一团,显然剧毒已经开始向四周漫延了。

晓梦突然站了起来,但是站立不稳,一个趔趄差一点扑到地上去了,我忙扶住了她,叫了声小心,晓梦问:“祺哥,是你吗?”边问边朝我身上靠,双手来搂我的腰,我郁闷不已,这晓梦一定被酒鬼(其实是个色鬼)给调教坏了,一见没人就想亲密,她不经意碰到了我的伤口,我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忙推开她说:“我是蓝黛逸,不是祺哥。”

“啊小逸!”晓梦显然也吃了一惊,忙问:“你怎么下来了?”我说我来找你,你怎么晕倒了?晓梦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我下来后,看见那儿有个洞就钻了进来,到这里面后,被一种看不见的东西袭击了,然后我就晕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么轻易就被给弄晕了?没失身吧?

伤口很痛,我暗暗皱了皱眉头,晓梦紧盯着我问:“你受伤了?”

我说我被蛇咬了一口。

“咬在哪里?”晓梦紧张地说:“快给我看看。”

我用手电筒朝伤口处照了照,晓梦呀地一声,用手来摸了摸,又痛又痒,我身子朝一边移了移,晓梦抬起头问:“疼吗?”我说有一点。晓梦说:“这毒蛇必须马上给弄出来,不然蛇毒一旦流遍全身,你就没救了!”

其实我也想将它弄出来,可是我这怎么弄啊?

“上去再说吧。”这么久没上去,楚香香她们一定很着急了。

“我给你吸出来吧!”晓梦说。

“这……这不行。”身为夏靖祺的女友,也相当于楚香香的师娘,也是我半个师娘啊,怎么能让她从我腰间给我吸毒呢?

“别磨蹭了,再不吸你就完了!”她不由分说地将我的衣服拉了起来,嘴唇对着我的伤口贴了上去。

只觉得伤口处一痛,我差一点坐到地上去。

晓梦吸了一口,将毒液吐了,给我建议说:“你不如坐到地上吧,或许趴在地上也行。”

我想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怎么能趴下?便咬着牙说:“没事,我挺得住。”

晓梦半蹲下身,索性抱住了我的腰,然后很专注地给我吸毒。我痛得受不了,下意识地抱住了她的头,险些晕厥过去。

吸了一阵,我突然感觉不对劲,晓梦开始是吸一口吐一口毒液,可现在好像一直在吸,头也没动,难道她不小心将毒液吞了下去也中毒了?

而我的伤口处的血液像流水一样汩汩地往外流,我忙放开晓梦的头叫了一声:“晓梦?”

晓梦没有应我,反而吸得更猛了。

我大吃一惊,她在吸我的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