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蛇乃古铜之精/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猛地将晓梦推开了,捂着伤口悻悻说:“毒已经吸完了,不用再吸了。|ziyouge.com|”晓梦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说“还没有吸完,余毒未尽,一样很危险。”我说:“不用了,谢谢,我们快上去吧。”边说边提了提手中的龙泉剑,晓梦朝我的龙泉剑看了一眼说:“好吧,我们上去,你走先。”

“不,你走先。”面对这只“吸血鬼”,我不得不防。

晓梦没再推辞,掉头走在了前头。

来到洞室下,只见楚香香提着盏煤油灯在上面朝下望着,眼神万分焦急。我用手电筒朝上照了照,叫喊了两声,楚香香立即回应了,接而夏靖祺与古惠欣也凑了过来。

夏靖祺大声问:“找到晓梦了吗?”我说找到了,夏靖祺喜不自禁,连声说:“你们快上来!”

我叫晓梦拉着粗绳先上去,晓梦却轻轻一跃便到了上面,我暗暗吃惊,刚才晓梦吸了我那么多血,现在威力更大了,只怕我镇不住她了,但不管怎么样,先上去再说,便拉着粗绳的一头叫夏靖靖将我拉了上去。

到了上面后,夏靖祺、楚香香与古惠欣都很开心,向我与晓梦问着下面的情况,我都如实跟他们说了,听我说下面有“人”在暗中袭击我,夏靖祺立即叫道:“难道下面有人?我下去看看!”晓梦忙抓住他的手说:“别下去,太危险了,不如将这个洞埋了,在上面用桃木镇压,将它封印住,相信下面的鬼怪不会再上来了。”

晓梦的话就是圣旨,夏靖祺说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办!

古惠欣问:“下去后没有看见蛇吗?”我说没有。古惠欣又问:“死蛇也没有?”我说确定没有,不过铜钱倒是有很多,如果全捞上来,只怕会一夜暴富呢。夏靖祺突然叫道:“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那些黑蛇是铜钱变的!”

我们都很惊讶,这铜钱怎么会变成了黑蛇呢?这也太离奇了吧!

夏靖祺解释说,蛇乃是古铜之精,下面的古铜年代久了,吸取了地底阴气便化为了黑蛇,这才会破土而出,并且只在这房子里不会远离,因为它们属妖,所以畏惧桃木,又因被桃汤烧烫,这才变回原形。

我恍然大悟,难怪那些铜钱摸起烫烫地,原来是被开水给烫的。

接下来,我们按照晓梦所说,将这个洞给掩埋了,并且在上面钉了桃钉,放了符,相信百年之内下面的任何精怪都不会上来。

我左腰的伤口还隐隐作痛,不得不皱上眉头,被细心的楚香香发现了,她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本来是不想告诉她的,以免她担心,但她问得急,我只得跟她说了实情,楚香香将我的伤口检查了一遍,对我说这不是蛇伤,也就是说,这伤口并非被蛇咬伤。我吃了一惊,若不是蛇又会是什么?我当时摸到了那咬我之物,的确很光滑。

楚香香说:“如了蛇很光滑,还可能是人的手,特别是女人的手,异常地光滑。”

人手?

当时在墓室里,只有我和晓梦。

难道是晓梦?

“这恐怕是利器所伤,”楚香香说:“而且是生了锈的利器,所以伤口被感染,得用碘酒消毒,老人家恐怕没有碘酒,我得去采一些草药。”

我不得不假设一番,晓梦下去后,大概也发现了下面的情况,本想上来的,却发现我也下去了,于是在黑暗中隐藏了起来。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吸我的血。因为她是鬼,若想隐藏,我尚未开天眼,根本就看不到她,所以她趁我不小心便来袭击我,但是都失败了,最后不得不用利器将我弄伤,谎称我这是被蛇所伤,她借给我吸毒的名义来吸我的血……

一阵冷气油然而升,若真是这样,那晓梦只怕是一只非常危险的鬼了!她怀有目的,而且这目的对她来说引诱力极大,就像是一个人,有希望成为神仙,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这个人会绞尽脑汁不择手段。

人且如此,况且是一只鬼?她在黑暗中呆得太久了,十多年前,她被千年树精给吞噬,这些年来,她是怎么渡过的?光从看到她那一刻身上所发出来的怨气就可想而知,而现在,她解放了,终于从黑暗之中逃离了出来,可是,她已经是一只鬼,与心爱之人阴阳两隔,她更迫切地想变回人,想跟人一模一样,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只有吸我的血……

从老人家那儿得知,他家里采着很多现成的草药,楚香香正准备用草药来包扎我的伤口,夏靖祺看到了,问我那是怎么一回事,我说在洞下面被不明物给伤着了,夏靖祺摇了摇头叹道:“小子,你真傻啊,你的血是万毒之克星,能解天下剧毒,你怎么还要用草药这玩意儿?来来来,将你的手割一刀,在伤口上面滴一滴血就行了,不然的话你不用管它,保证一个时辰后它自己就会好了!”

我半信半疑,若真这样,那我这伤口不是白被晓梦给吸了?以前如霜与楚香香被蛇咬了,我不也是白吸了?早知道这样,用我的血不更好?

而事实真如夏靖祺所说,我这伤口竟然慢慢地自个儿好了!

晚上很闷热,身上大汗淋漓,我突然很想去洗个澡,想起屋下面的那要小溪,不正是洗澡的好去处吗?

月光如水,齐整的铺在大地上,白日里繁茂的枝头这会已经漆黑一片,偶有微风吹动在地上摇曳出晃动的树影……

我脚步轻快的向山小溪下面走去。

月光之下,隐约已经看见前面的溪水了,我索性脱掉了外衣,露出一身精虬的肌肉,一阵微风吹来,感觉一阵惬意。

突然,我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哗哗的水花声,透过朦胧的夜色,我看见了溪边有一道依稀人影。

“原来这儿还有人,难道是夏靖祺?”我嘀咕了一声,往前面走去。

走近溪边时,看清了溪中那人,我的心脏陡然狂跳起来。

是一个女人!

溪水中,女人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会随即便又放松了下来,舒展着腰肢,任由傲人的曲线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明朗,本就白皙的皮肤这会更像是镀了一层银辉,凝脂如雪。

一阵清风吹过,她半坐在水里面,抬手捧起一把水浇在自己的身上,调皮的水珠从她的脖颈慢慢的流淌下来,滑过高耸的山峦,平实的小腹,最后重新落回了水池里。

我不禁暗暗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却是火热的移不开分毫,那抹雪白就像是不可抗拒般紧紧的抓着我的眼神。

光滑的后背上被黑亮的秀发铺满,一直垂到了腰间还要向下的位置,翘起的浑圆,凸起的雪白,竟然人想跑过去搂在怀里好好肆虐一番。

她唇角一勾,慢慢回过身子,不再是侧面的曲线形态,而是整个人都面向了我的方向。

咕哝一声,我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想着要不要离开,可是双脚竟然像是扎根一样,根本挪动不了,我也是没有想到这里的姑娘竟然如此的勾人啊。

就在这时,她的手突然抓住自己身前的山峰,五根手指头揉捏出不同的形状,另一只手也攀上了另一侧的山峰,只是在顶峰逗留了片刻便慢慢的滑了下来,最后竟然摸到了身下。

我不由一阵惊诧。

“啊……”一声低呼从她的口中发出。

我胸口火热起来,顿觉裤子有些发紧,不用看也知道身前已经支起了帐篷。

突然,我只觉得与她的眼神和我的相碰在了一起,满脸尴尬,刚才一个激动竟然忘了隐藏,这会被发现了……

“小逸。”她朝我轻轻地呼唤,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倾国倾城的微笑。

是她!我的心猛地一觉,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