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古奶奶/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笑了,笑得很诡异,我逃似地离开了小溪,而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你逃不掉我的手掌心的……”

突然,我一脚踢在一块石头上,身子径直朝前扑去,我只觉得心口一紧,猛地睁开了眼睛。|ziyouge.com|

我条件反射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是梦,刚才不过是一个梦。可是,我怎么会梦见她了?为什么?

天亮后,吃完老人给我们准备的丰盛早餐,我们便朝古奶奶所在的村子出发了。按老人所说,我们得翻过前面的那座高山,待到达那个村子,大约需要一天的时间,所以他们给我们准备了一些干粮和淡水。

在路上,我一直不敢去看晓梦的眼睛,做贼心虚一般。而晓梦,有意朝我望着,似笑非笑地,令我毛骨悚然。我第一次这么地害怕一只鬼。

山路坎坷,极不好走,烈日当空,幸而路两旁有大树遮荫,不然我们非得晒干不成。一路走走停停,待爬上那座高山,已是下午两点了。

放眼一望,面前的一切令我们目瞪口呆。

原以为这高山之巅会长满大树,郁郁葱葱,万万没想到,面前的这块阔地大约有三四十平方米,一眼望去,光秃秃地,竟然全是石头,就像是一座石山,寸草不生!

“怎么会这样?”我们都很惊讶,又都面面相觑。

突然,我发现古惠欣摸着额头,双目微闭,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似乎要倒下地去,我忙跃到她身边问:“惠欣,你怎么了?”

不会是中暑了吧?

“我……我想晕……”古惠欣边说边朝我倒来,我忙抱住了她,随之而来的,是一团怡人的清香,是古惠欣的体香。

“惠欣!”我叫了一声,朝楚香香看了一眼,楚香香也忙过来扶着古惠欣,伸手在她额前摸了摸,秀眉紧锁,我问她古惠欣怎么了,楚香香说:“恐怕是累了。”

“扶她坐下休息休息吧。”夏靖祺边擦着额前的汗珠边说。

我与楚香香扶着古惠欣后退了几步,在一块没阳光的地方坐下了,楚香香拿出一瓶水放到古惠欣嘴边,古惠欣只是喝了一小口就没喝了。

过了一会儿,古惠欣这才慢慢缓过神来,紧张地左张右望,楚香香关切地问:“惠欣,你没事吧?”古惠欣摸了摸额头说:“没事,只是突然间头很晕,好像……我听到有人叫我?”

“没人叫你啊。”我们相互看了一眼,古惠欣不会听力出现错觉了吧。

“我真的听到有人叫我了。”古惠欣说:“我好像做梦一样,魂魄离体了一般。”

夏靖祺站起来朝前面望了望,虽然这时烈日当空,可是这块地的上方却围绕着一团氤氲之气,导致这儿看起来灰蒙蒙地,他沉重地说:“这儿是一块邪地,阴气冲天,只怕这里曾经死过很多的人。”

我拿出罗盘一看,指针果然在微微抖动。想必是这里阴气太重,所以才导致这儿树木无生。

难道刚才古惠欣撞了邪?

我收回罗盘,回头见古惠欣已经站了起来,喝了一口水说:“好了,没事了,我们继续走吧。”

越过这块石头山顶,朝下一望,下面又是一片新天地,只见山腰下有一座大寨子,房屋密密集集,只怕有五六十座,而房屋的四周除了一棵棵树,还有一块块土地与一条条梯田,数量之多,数不胜数,而且对面也有数重山,山间流淌着小溪,溪水形成一条条瀑布,在阳光下泛着白光,与青山相交呼应,犹如人间仙境。

蔚为大观!

“真是一个好地方啊!”我情不自禁地惊叹着。

“是啊,好美!”晓梦也赞叹着,挽着夏靖祺的手欢快地说:“祺哥,以后我们就在这儿安家吧!”

“好啊。”夏靖祺也被感染了。

楚香香也朝我望来,仿佛在问,小逸哥哥,你愿意跟我在这儿生活一辈子吗?我用眼神回答她说,我愿意!

只有古惠欣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接下来又是林荫小路,像羊肠一般一直朝下延伸,大概是这路很久没有人走过的缘故,路两旁长满了野草,不过至半山腰时,路就宽敞了很多,想必是经常有人在这儿走的,而且,我们还看见了一只一只的绵羊,看见我们来时不时发出咩咩的叫声。

待到了寨子里,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这房屋是一座连着一座的,一般是竹制或木制房,其中也有一些青砖瓦房,很是古老。

而且,这儿的人也穿着跟我们完全不同的服饰,花花绿绿地,头上还戴着装饰,甚至是老人也是,我们一连路过几户人家,所看到的尽然一般是些老人与小孩子,很少见有壮年,古惠欣说,这儿的人就是传说中的苗族人。

感觉都很美,特别是小姑娘。

古惠欣跟一位老人去询问,说的是本地话,我们简直就在听天书,一个字也不懂的,不过看古惠欣很兴奋的样子,显然是打听到了她奶奶的去处。

然后我们就看见古惠欣像一只快活的小鸟朝前飞奔,我们也紧跟了上去。

一连经过好几户人家,最后古惠欣在一座青石门前停了下来,然后就朝里冲了进去。

我们也跟了进去,我终于看见了古惠欣那传说中的奶奶,银发如雪,跟白发魔女似的,只是年纪大了些,年纪起码六十岁以上,正是我当晚遇见的那位神秘的老奶奶。

果然是她!

她这时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古惠欣扑在她的怀里,像是一个撒娇的小孩,古奶奶拍着她的后背说:“惠欣,你终于还是来了!”

接下来,古惠欣跟我们相互作了介绍,还有这间屋子里的另一位老奶奶,跟古奶奶差不多大,而且竟然也会说汉话,她邀请我们进了屋,上了茶,古奶奶这才说起她为什么在这儿没有回去,是因为她病了,走不了,并且向我们道谢,感谢我们陪伴古惠欣来到这儿,并且说她暂时还不会回去,请我们在这儿多住几日。

而古奶奶看见我时显然也很惊讶,不过惊讶之余,又多了一份惊喜。

我总感觉她有要赶我们走的意思,特别是当她看向晓梦时,眼中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敌意。我想她也看出晓梦是鬼吧。

晚饭后,古奶奶将我和古惠欣叫到了她的房间,笑呵呵地问我:“小伙子,你还记得我吗?”我说当然记得啊,古奶奶点了点头,又说:“看来你跟惠欣交往得不错。”我与古惠欣相互看了一眼,说我们是好朋友。

“你们恐怕不仅是好朋友。”古奶奶说。

“啊?”我和古惠欣相互看了一眼,这话有玄机啊。

但是,古奶奶并没有将这话继续下去,而是话锋一转,朝我们问:“那个叫晓梦的女孩,你们知道她是怎么一回事?”

我便将晓梦与夏靖祺的事如实说了,古奶奶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她半眯着眼想了想,对古惠欣说:“惠欣,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要跟小逸说。”

古惠欣朝我看了一眼,眼中飘过一丝疑惑,也带有一份惊讶,古奶奶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的这个孙女的面说的?而要对我这个外人讲,这实是讲不通啊。

待古惠欣出去后,我好奇地问:“古奶奶,您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啊。”

古奶奶朝我看了看,微笑着问:“小逸,你的生辰八字,你知道吗?”我说我不知道,不过,我骄傲地说:“古奶奶,您一定是想知道我是不是五世奇人吧,其实我就是五世奇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