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古惠欣的秘密/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奶奶说:“你果然是五世奇人,你这一次来得很好,惠欣,就全靠你了!”

我暗想,这古奶奶不会是想将古惠欣托付给我吧?千万不要啊,我已经有了楚香香,只想一生一世爱她一个人,不想有三妻四妾……不料又听得古奶奶说:“我之所以留在这儿一直没有回去,并不是我病了,而是为了惠欣。-www.ZiYouGe.com-”我这才发现我理解错了,古奶奶接着说:“我现在说一个秘密给你听,你切记不可以告诉任何一个人,包括惠欣。”

“什么秘密啊?”我的心顿时绷紧了。

从古奶奶的口中,我才得知道,原来事情比我想像中的要复杂得多。

古惠欣的爷爷是苗族人,古奶奶是汉人,自古奶奶嫁给古爷爷后,一直生活在苗寨里,也就是说,古惠欣其实也是一个苗族人,小时候生活在这儿。可是,在她五岁那一年,苗寨里发生了一件很悲惨的事,有一名赶尸人在赶尸时出了差错,导致那些尸体复活全变成了僵尸,僵尸不但杀害了赶尸人,还冲进苗寨里大开杀戒,最后古爷爷与古惠欣的父母出面,这才将那些僵尸消灭,不过他们也被僵尸抓伤,都自尽身亡。

凡被僵尸抓伤的而没有救活的人最后都放在僵尸岗上给烧了,然后统一埋在僵尸岗上,或许是埋了太多的尸骨,僵尸岗上从此寸草不生。

我这才知道我们今天路过的山顶那儿就叫僵尸岗,也明白为什么那儿全是石头了。

而在那一场惨变中,古惠欣受到了太大的惊吓,丢魂落魄昏迷了三天,古奶奶测知她的七魂六魄已散,费了很大的劲才将其找回,古惠欣醒过来了,不过,她的七魂六魄中依然还有一只魂魄没有被找到,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来她的阴阳术一直不到火候。

我这时才明白,她为什么会是一只半桶水了,原以为她天生愚蠢资质太差,原来是另有玄机。

而古惠欣在苏醒后,对小时候的记忆全都丢失了,古奶奶当时就带她离开了苗寨,除了在她十岁那一年回来过一次,以后再也没有回来。

说到这儿,古奶奶望着我说:“现在你该明白我为什么在这儿一直没有回去吧?”

我说:“您在这儿寻找惠欣的那一只未找到的魂魄。”

“对。”古奶奶说:“我本想在惠欣十八岁之前将其魂魄找到的,可惜,我没有找到,而在她十八岁生日过后的七七四十九天之内,我必须将她找到,不然,她的这只魂魄也只怕在外面游荡久了而魂飞魄散。

我很震惊,一个人少了一只魂魄,竟然还能像一个正常人生活、思考,甚至学习,这实在是太离奇了。

突然,我想起了老古奶奶跟我所说的话,她嘱托我,这两年里不许古惠欣来湘西,她的意思难道是不想我们将古惠欣的魂魄找到?我将这件事如实地跟古奶奶说了,古奶奶很惊讶,喃喃地说:“难道我错了?”

我说:“不过我们既然已经来了,也不能白来,就将惠欣的那只魂魄找到吧。”

古奶奶点了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件事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惠欣。”

“为什么?”我十分不解地说:“这件事惠欣有权知道啊。”

古奶奶说:“最好别让她知道,以免节外生枝,而且,也不能让你的朋友知道。”

“我的朋友对这方面都有研究,”我忙说:“若他们知道了,能帮我们去找惠欣的魂魄呢。”

古奶奶说:“不需要,这找魂魄一事,只许你一个人去找好了。”

我不明白古奶奶为什么只让我一个人去找,人多了不更好找吗?但是我没有问下去,古奶奶既然这么决定,一定有她的原因,接着,古奶奶又问我:“你们这一路来,在路上有没有发生其它的事?”

“遇到了一点小意外。”我将老人家的黑蛇说了,又将我们遇见独脚鬼的事说了,古奶奶说:“那黑蛇乃铜钱所变,你们做得很对,将那洞封印了后,只怕那铜钱不会再变为蛇了,而那独脚鬼,只怕不好对付,用摇铃只能将它吓走,而真正能收服它的,唯有桑树刀。”

“桑树刀?”

“对。”古奶奶说:“只有桑树刀可以灭山魈,这一带山魈较多,你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几乎每家的屋檐下都掉着一把桑树刀?”

经古奶奶这么一说,我想起我们在来的时候,好像每家房屋的屋檐下的确吊着一把刀,是木材削成的刀,原以为是这儿的风俗或吊着玩的,没想到是用来辟邪的。

古奶奶又说,我们今天赶路累了,今晚休息一晚,明天就开始去找古惠欣的魂魄。其实我现在就想去找古惠欣的魂魄,可惜,我对找魂魄这事并不了解,根本无从下手。古奶奶说,古惠欣丢失的魂魄跟她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能相互感觉,古惠欣下意识地会去一些地方,那就是魂魄所去过的地方。

也就是说,这几天我必须得盯着古惠欣,看她想去哪儿。

对于魂魄离体这事儿,我在沐木的笔记里也有所了解,一般人的魂魄离开人的身体后,人就成成痴呆儿,就是传说中的植物人,就算不是植物人,也会变得疯疯癫癫,而能像古惠欣这样失了一只魂魄还能像个正常人的,实在是万里难遇一例啊。

总之令人很震惊。

从屋里出来后,发现来了很多客人,大多是老人,还有一些小孩,全是来看古惠欣的,有位老奶奶摸着她的头啧啧称赞,虽然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我可以猜得出来,她一定在说:“一转眼惠欣就长大了,长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

我发现来的这些人来,有一个老头非常地奇怪,他约六七十来岁,看起来非常地健旺,头上只有少须白发,而他的眼睛,炯炯有神,确切地说,其实是非常地阴沉,他将我们每个人看了一遍,特别是对古惠欣,一直打量了好几遍,自从进屋后,一直未吭,不过我看得出来,他的脸上写满敌意。

后经古奶奶介绍,我得知那位老人应当称他为古二爷,当年跟古惠欣的父亲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不过他这时候看古惠欣的眼神非常冷淡,完全没有一个像当叔叔的慈祥亲切样儿。

待人都散去后,这屋子的主人金姥姥给我们安排了住处,古惠欣跟她奶奶住,楚香香与晓梦住一间,而我跟夏靖祺每人住一间,住在房子的最西边,相邻,房子外面有一个阳台。

当晚,我睡不着,索性就爬起来去阳台吹风,突然听得从夏靖祺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响动,我听得出来,是晓梦去夏靖祺的房里了。

听得晓梦说:“祺哥,我们明天回去吧,我不想呆在这儿了。”夏靖祺问她为什么,晓梦委屈地说:“我总感觉古奶奶看我的眼神不对劲,说不定她会把我给收了!”夏靖祺笑呵呵地说:“不会的,古奶奶心地善良,和蔼可亲,她不会收了你的。”晓梦说:“可是,我总感觉不对劲儿,这里的一切都怪怪地,还有,我还需要喝一杯血,不然,我撑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你了,以后咱们恐怕永远无法相见了。”

“我会从小逸那儿弄到血的,”夏靖祺说:“那小子要是不给我血,我要他好看!”

“还是祺哥好……嗯,祺哥,你好坏啊,『摸』、人家那里。”晓梦羞涩的道。

“都是给你这小妮子害的,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夏靖祺说则一把捧起晓梦的脸,猛的便对着她的小嘴吻了下去,舌头快速的钻进了晓梦的最里面,一把含、住晓梦那滑腻的小香舌,猛烈的吸、了起来。

“呜呜!嗯!啊……。”晓梦轻轻的叫了起来……

我听不下去了,轻轻回到房里,从前门出去了。

看来晓梦再喝一杯我的血,她就可以像九怜一样,近乎为一个人了,她变为一个人对夏靖祺来说是好事,毕竟能跟心爱的女人一生一世地在一起,是一种最大的幸福,而且自从晓梦出现后,他也戒了嗜酒的毛病,整个人也精神了很多,可是,晓梦毕竟是一只鬼,就像一只狼,不管怎么样,始终改变不了它凶残的本性。

对于九怜我尚不信任,对于晓梦就更加了,我担心有一天她真的强大起来了,心中的欲念会无止境,到时反起天来,只怕无人能挡。

突然,一条人影从前面不远处飘过,我的心一怔,那不是古惠欣吗?她这么晚了要去哪儿?我想起了古奶奶所说过的话,古惠欣下意识地会去一些地方,那就是魂魄所去过的地方。

我赶紧朝她跟了上去。

她一直朝前面走,转了两个弯,月光下,前面的一棵大桑树下站着一个人,他面对着这方,像是在等待着一个人,当他看见古惠欣时,身子不由地朝前迈出了一步,而古惠欣也很自然地朝他走了过去。

他们像是早已约好在那儿见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