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潜在威胁 防盗章/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看清桑树下的那个人时,我惊讶地发现,他竟然是古二爷!

古惠欣走到古二爷面前,彬彬有礼地问:“古二爷,您找我有什么事呀?”古二爷说:“惠欣,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知不觉你已经长大了,变成一个大姑娘了。(ziyouge.com)”古惠欣嘿嘿笑了两声说:“古二爷,您--看起来也还年轻得很啊,很有精神,跟年轻小伙子似的。”

显然,这古二爷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说的是普通话。

“我老了,”古二爷长叹了一声,然后话锋一转,盯着古惠欣问:“你们这一次回来--是--”

古惠欣说:“我是来找我奶奶的,她来了很久,我一直联系不上,所以就来了。”

“那随你一起来的都是你的朋友吗?”古二爷很是关心地问。

古惠欣答道:“是的,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是陪我一起来的,因为路途遥远嘛,不放心我一个人来。”

“你的那些朋友还真不错,我看得出来,都非等闲之辈。”

古惠欣微微笑了两声,不置可否。

“你们这一次来打算住多久呢?”古二爷又问。

古惠欣想了想说:“这个--要看我奶奶什么时候愿意回去吧,我须得随我奶奶一块儿走。”

“你的那些朋友呢?”

“呃……他们应该也随我一块儿走吧。”

古二爷说:“惠欣,我以前是你爸的好兄弟,我在这儿不得不提醒你……”

“我爸?”古惠欣怔道:“您知道我爸?我爸在哪儿呢?他……”

“你爸,还有你妈,他们已经……走了很多年了,你不必再为这事纠结,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跟你爸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他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女儿,所以我不得不提醒你,惠欣,你明天最好马上离开。”

“啊?”古惠欣睁大了眼睛,半晌才问:“为什么啊?”

“别问为什么,”古二爷低沉着说:“你要相信,我不会害你,这也是你父亲的意思,你奶奶为什么从小要把你带离这里,是因为不希望你生活在这里,更不希望你再回来,所以,你必须得早日离开,你明白吗?”

“我……”古惠欣犹豫不决,十分为难地说:“我得问问我奶奶,我要随她一同离开的。”

“你必须得劝你奶奶走,”古二爷说:“不是我要赶你们走,而是你们在这儿都很危险。”

“危险?”

“对,是危险。”

“为……为什么很危险?”

“这个你别再问……谁?”古二爷突然怒目朝我这方瞪来,我暗暗惊叹,古二爷真是好听力,我刚不过是深呼吸了一番就被他听了出来,而我更惊讶的是,他为什么要古惠欣离开这里,他所指的危险是什么?如果古惠欣在这儿真的有危险,难道古奶奶不知道?若真的有危险,古奶奶应是第一个要我们离开的人啊。

难道是跟古惠欣的那只魂魄有关?

“谁在那儿?”古二爷又大声问道。

既然已被古二爷发现,我再躲躲藏藏已无必要,索性站了出来,故作轻松地笑道:“古二爷,惠欣,你们还没休息啊,今晚的月光真好啊!”

古二爷紧盯着我,像是盯着一只笑面虎。

古惠欣问:“小逸,你怎么还没睡?今天赶路还没累着么?”

我说初到这儿睡不着,而今晚月光又这么美,我就出来赏赏月,没想到会碰到他俩在这儿,然后假装问:“你俩在这儿聊些啥呢?”

古惠欣淡淡地说:“没什么。”然后看了古二爷一眼说:“古二爷,时候不早了,我得回房休息了,您也早点休息。”

古二爷点了点头,对古惠欣说:“惠欣,你好好考虑考虑。”古惠欣嗯了一声,提步朝我这方走来,还朝我使了使眼色,示意我快走,我礼貌地朝古二爷说了声晚安掉头朝古惠欣跟了上去。

古二爷一直盯着我,冷若冰霜。

“你跟古二爷在说什么啊?跟秘密约会似的。”我明知故问。

古惠欣却说:“没什么,你不要多问了,对了,你对这还习惯不?如果不习惯的话,那……”

“不会你要赶我们走吧?”我一本正经地说:“我告诉你啊,既然我们来了,你和古奶奶没走,我们是不会走滴。”

古惠欣轻轻嗯了一声,眼中飘过一丝疑惑,她也一定搞不懂古二爷所说的危险是什么。

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开始施行我去寻找古惠欣魂魄的计划,先是有意去找古惠欣聊天,然后问她对这儿还有没有记忆,古惠欣摇了摇头,一脸迷茫地说:“没记忆了,可是对这儿的一切又似曾相识。”

我暗想,难道古惠欣的另一只魂魄一直在这寨子里游荡?所以才会对这儿有熟悉的印象,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古奶奶一定会发现的,为什么古奶奶来到这儿这么久了,依然一无所获?

“那这儿,你最想去哪儿玩呢?”我试探着问她。

古惠欣放眼朝四周看了一眼,说了一句令我十分郁闷的话:“我哪儿都想去看看!”

这时,夏靖祺与晓梦双双走了过来,夏靖祺走到我身边低声说:“借一步说话。”说完朝路下面走去。

我跟着夏靖祺来到溪边,望着潺潺而流的清澈小溪,我的心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骤然之间变得很平静,跟着小溪的脚步去寻找大自然的美妙,这或许就是我想追求的生活,然,夏靖祺的一句话,却令我的心再起波澜。

“我的香香徒儿呢?”夏靖祺问。

“她……跟古奶奶在一起吧。”我也不确定她现在在哪儿,好像早饭过后,我就一直没看见她了。

夏靖祺冷冷地说:“你不知道她在哪儿,对吗?到了这里后,你开始亲近惠欣那小妞,疏远了我的香香徒儿,小子,你想脚踏两只船吗?信不信我会废了你?”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那是哪样?小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九九?我告诉你,我是过来人,你的一举一动,我都非常清楚!”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夏靖祺的责问,我也不想过多地解释,起身要往回走,夏靖祺却挡在了我的面前,重重地说了两个字:“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对于这个酒鬼兼色鬼,我实在没有什么说的了。

夏靖祺说:“给我一杯血。”

我怔了一下,望着夏靖祺问:“当初你为什么要我吃下魔血太岁?你自己吃下不更好吗?如果你自己吃了,现在岂不是要多少血就可以放多少血?”

夏靖祺的双目顿时沉了下来,瞪着我阴森森地问:“你什么意思?一杯血,你不给?”

我说:“如果我的血用来救人,别说一杯,就算是我身体里所有的血,我都可以给,可是,如果你拿来给晓梦喝,对不起,恕我不能这么做,你也知道一只鬼吸了我的血的后果,如果有一天……”

“够了!”夏靖祺粗鲁地打断了我的话,冷冷地说:“一个字,给,还是不给?”

“不给。”

夏靖祺一把抓住我的前衣领,瞪着我厉声说:“小子,你不要不识好歹,若没有我,你根本就不会知道有魔血太岁,更不可能找到它,现在你吸了它,你就过河拆桥?”

我将夏靖祺的手推开了,淡淡地说:“夏师父,你是香香的师父,我敬重你,如果你想要我的血,我全给你,不过,你得自个儿喝了,不许给任何一个人。”

夏靖祺突然将手伸了出来,指着我,一字一字地说:“小子,你会后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