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逐客令/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理会夏靖祺,而是拿出罗盘来勘测古惠欣的魂魄,如果她的魂魄还在这一带游荡的话,我一定可以将其勘测得出来,可是,我沿着小溪走了一趟,依然一无所获,最后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座深潭边,这潭水很深,溪水幽幽,却深不见底,可以看得见潭中游来游去的鱼儿。(ziyouge.com)这里的鱼很漂亮,头是浅蓝色,尾巴呈红色,最多不过一巴掌大小,跟金鱼有点像。

而一到这儿,罗盘上的指针竟然微微抖动。

潭上方有一块大青石,很平坦,足有一张床那么大吧,我索性绕到了青石上,发现那指针抖动得更厉害了。

这儿有魂魄?

可惜我没有开天眼看不见,想到楚香香开了鬼眼,若是有鬼,她一定能看得到的,便返回去,发现她正在跟古奶奶聊天,两人很聊得来,都笑容满面的。古奶奶见我来了,便抬起头问我:“小逸,有什么事吗?”我说我找香香有点事,古奶奶笑呵呵地说:“你们去吧。”

出得屋来,楚香香轻声问我:“小逸哥哥,有什么事啊?”我说你跟古奶奶聊得很开心啊,楚香香说:“是啊,古奶奶人真好,也很善谈。”我说,以前我给你的那张灵符就是古奶奶给的。

“真的啊?”楚香香顿然睁大了眼睛,欢喜地说:“没想到是古奶奶,我要谢谢古奶奶才行。”

我拉着她的手说:“先别急着去谢,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

“什么地方啊?”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抓着楚香香的手来到那座深潭边,楚香香望着深潭中的鱼说:“这儿的鱼真漂亮。”我说我在这儿勘测到了鬼魂,你看看能不能看到它们。

楚香香睁大眼睛朝四周看了一番,说没有看到鬼魂。我觉得很奇怪,明明这罗盘上的指针在抖动,有魂魄在这儿游荡的迹像,为什么楚香香会看不到?难道这鬼魂隐藏得很深?

正在这时,远远看见一名驼背老奶奶朝这方走了过来,她背着一个背篓,手提一把小锄头,像是一名医生,不过她头发蓬乱,脸色漆黑,看起来有些可怕。

待到她面前时,她阴沉着脸打量着我和楚香香,我友好地朝她点了点头,她却毫无表情,然后声音嘶哑地问:“你们是哪里来的?”

我忙说,我们是外地来的,是跟我们的朋友惠欣一同来的。

她点了点头,又朝我们打量了一遍蹒跚着走了。

没想到这巫师也懂汉语。

我总感觉这个老奶奶怪怪地,后来问古惠欣才知道,她是寨子里的巫师。

我们回去时,寨子里出现了一阵小轰动,有好几个人走着走着便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而且都是些小孩。大伙七手八脚地将小孩抱到了巫师家,我看那些小孩脸色惨黄,两眼发白,出于抓鬼的职业性,我说他们不会是中邪了吧?

巫师顿然怒目朝我瞪了过来,令我的心猛地沉了一下。楚香香轻声说:“好像是中毒了。”巫师又朝楚香香看了一眼,显得极为不满,先从她的背篓里拿出了三只碗来,依次放在地上,又从一只黑色的袋里抓了一把黑色的东西出来,均匀地撒在三只碗里,我定睛一看,差点把早上吃的东西全给吐掉,竟然是一些黑色的虫子,而且有些虫子还在慢慢地蠕动。我正惊诧,巫师又将手伸进了她的背篓里,陡然抓出了一条青蛇来。

“啊!”楚香香和古惠欣同时发出了一阵惊呼,连晓梦也直锁眉头。

而更令人惊异的事还在后头。

巫师一点也不害怕青蛇,奇怪的是那条青蛇也不咬它,只是在她手上乖巧地盘旋着,提着头朝我们吐着杏子。

这条小青蛇不会是她家养的吧?我正在想着,令人更为惊异的事出现了,巫师抓头青蛇的头部猛地一扯,擦!硬生生将青蛇的头给扯断了,楚香香慌忙朝我身上靠,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俏脸也陡然变得灰白,而巫师面不改色心不跳,将青蛇的头丢进了背篓里,提着青蛇在三只碗里面放了一些蛇血,那些血瞬间便与黑色的虫子融合在一块了,有几条虫子在血里竟然还游来游去……不过游了一会儿便游不动了,身体渐渐地呈现了暗红色。

巫师朝躺在地上的三个小孩看了一眼,端起一只碗走到一名小孩面前,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朝我们看了一眼,重重地说了两句,古惠欣忙走了过来对我们说:“走吧,别看了。”

我很想看看巫师下一步想干什么,楚香香却抓着我的手转身就走,我看她早受不了了,这实在是太重口味了。

待走远后,我好奇地问古惠欣,巫师不会是要那三个小孩把那虫子和血给喝了吧?

我才说完,楚香香突然朝嘴旁跑过,弯着腰在那儿呕吐。

古惠欣说:“应该是。”

我的胃也是一阵翻腾,尼姥姥地,那些东西可怎么喝啊?打死我,我也不会喝的。

一会儿,楚香香走了过来,拍了拍胸口,脸色很难看,我望着她说你没事吧?楚香香挥了挥手,示意没事,然后吃力地说:“我看那三个小孩一定是吃了什么东西中毒了,巫师那样做会不会把他们给弄死啊?”

古惠欣说:“这儿有这儿的风俗,治病也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方法,而且几百年以来都是这样,大家都赞同巫师那样去做,说明巫师能把小孩的病治好,我们就不必杞人忧天了。”

夏靖祺一直黑着脸,一声未吭,似乎在深思着什么,我想这酒鬼一定是因为从我这儿要血不成,心里不痛快了吧?

回到家后,我跟古奶奶说了有关深潭那儿有魂魄的事,古奶奶想了想便说:“白天魂魄因为畏惧阳光,隐藏得很深,一般会寄托在别的物体上面,所以不会轻易发现,待天黑后再去看看。”

下午的时候,我正准备出去寻找古惠欣的魂魄,却看见古二爷、巫师与好几位老人走了进来,各个绷着个脸,凶势腾腾地,我感觉不妙,便停下了脚步。

果然,古二爷对古奶奶说,我们一行人必须在明天天亮的时候离开,我们齐面面相觑,都说苗族人热情好客,怎么这古二爷还要赶我们走呢?而且依其它的老人看来,也都是跟古二爷意见一致的。

古奶奶不紧不慢地问:“老二,你给我们一个说法,为什么要我们离开?”

古惠欣也觉脸上无光了,冲着古二爷叫道:“是啊古二爷,你们为什么要我们走?”

古二爷朝古奶奶与古惠欣看了看,欲言又止。我看得出来,他其实很想古奶奶与古惠欣留下来在这儿多住几日,可是,他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夏靖祺大大咧咧地说:“既然主人家不欢迎我们,我们就走吧。”

“不是不欢迎你们。”古二爷说:“我们很欢迎你们。”

“那你们为什么要赶我们走啊?”古惠欣急急地问:“难道是因为您说的……”

“好了惠欣,”古二爷立即打断了古惠欣的话说:“其实我也不想说的,可是你既然问起来了,我就实话告诉你们吧,自你们来了后,我们这就有三个小孩病倒了,而且巫师也没有治好它们。”说到这儿,古二爷朝巫师看了一眼,巫师与古二爷交换了个眼神,指着我们接茬道:“是你们,你们这些外人来了,带来了祸害,影响了我们这儿的小孩,所以,你们必须得离开,他们才会好起来。”

“无稽之谈!”夏靖祺哼道:“那三个小孩明明是中了毒,你医术不行,却说是我们带来的祸害,简直荒谬!”

巫师的脸色顿然变了,盯着夏靖祺阴沉沉地说:“年轻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夏靖祺不以为然地道:“怎么?难道我的一句话还能令你们吃了我不成?我就不信这个邪……”

“夏师父!”古惠欣推了夏师父一把,用眼神制止了他说下去,转身对巫师说:“巫师,如果真的是我们带来了祸害而令三位小孩病倒,我们二话不说,绝对马上离开……”

“那就请你们走吧。”巫师冷冷地说。

我觉得脸挂不住了,哪有这样赶人走的?既然你们不欢迎我们,我们还留在这儿作甚?我想立马走人?但是转念又想,我们若走了,还怎么去找古惠欣的魂魄?

“走就走!”夏靖祺脾气本来就不好,如今又受这样的冷待,心里更是不爽了,将手一挥大声说:“我们走!”

“别急。”古奶奶提高声音说:“既然这祸害是你们带来的,这就得由你们来解决这个祸害。”他朝我们看了一眼,最后将目光投向楚香香说:“香香,你有把握把那三个小孩的病治好吗?”

楚香香说:“我得先看看他们是中了什么毒。”

古奶奶点了点头,对古二爷与巫师说:“你们就给他们一次机会,让香香姑娘去看看那三个小孩,若她将三个小孩的病治好了,我希望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不要再提了。”

古二爷与巫师相互看了一眼,这古二爷显然对古奶妈有所畏惧,恭恭敬敬地说:“就依大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