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此地不宜久留/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来到一间屋子前,听得屋里的小孩在里头呻吟,想必非常痛苦,我想进去看看,却被巫师挡住了,只许楚香香一个人进去。(www.ziyouge.com)

楚香香进去后,我们很焦急地在外面等,我说这也太扯谈了,夏靖祺悻悻地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看他们是成心找碴!”

“好啦,你俩别说了。”古惠欣打断了我和夏靖祺的对话,显得很急躁,站在那儿,黑着脸,秀眉紧锁。

她心里也不好受,我们是陪她来这儿的,现在才来一天,就被这儿的人下了逐客令,她觉得对不起我们不说,心中更多的是气愤。

一会儿,楚香香走了出来,我们忙迎上去问她小孩的情况,楚香香说:“他们是食物中毒,同时吃了梨子与栗子,引起消化不良,这才会呕吐。”

“那怎么办?”古惠欣赶紧问。

楚香香说:“这个并不难,手搓热擀肚子,由上到下擀200到300下(也可以多擀),帮助胃肠蠕动,促进消化,肚里的积食排干净就好了。”

结果,按照楚香香所说的去做,小孩的病果然好了。

古二爷与巫师再也无话可说。

而夏靖祺却不想再留在这儿了,吵着要走,古惠欣好说歹说,总算将他留了下来。

我怀疑古二爷要赶我们走,并非是那三个小孩中毒的事,一定是另有其因,恐怕跟他所说的危险有关。

可这危险,到底是什么危险呢?

不管是什么危险,古二爷一定还会想其它的办法驱赶我们离开,我得抓紧时间将古惠欣的魂魄找到。

而对于寻找鬼魂,在这儿只怕没有人比夏靖祺更在行了,我现在急需他的帮助。可是,他现在跟我扛上了,只怕不会轻易帮我。而我跟夏靖祺本来是相处得很好的,只因出现了一个晓梦,因为晓梦要喝我的血,而夏靖祺又被爱情冲昏了头,看来我得找他好好谈谈才行。

黄昏的时候,我将夏靖祺叫到了西边的一排梧桐树前,夏靖祺显然对我还有成见,没好气地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没什么,就是想跟他谈谈心。夏靖祺哼道:“小子,你少给我来这一套,给你两天时间,你得给我血,不然,我就从你身上放血。”

“夏师父,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我笑道:“你有没有想过,晓梦在喝了我这一杯血后会怎么样?”

“她就可以永远跟我在一起了。”夏靖祺看了我一眼,冷冷地说:“你还年轻,你不会懂的,如果换作晓梦是香香,你也会像我这么做的。”

“未必。”我捡起一块石头,用力朝前丢去,石头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然后成抛物线朝山下落去了,我又捡起一块石头递给夏靖祺说:“你试试,看谁扔得远。”

夏靖祺接过石头看了看,轻轻往前一抛,不耐烦地说:“你有话快说有屁快话,我没空跟你瞎扯。”

“好吧,那我就不罗嗦了。”我心平气和地说:“你是香香的师父,也算是我的师父,我敬重你,就像是敬重我的长辈。”

“哼!”夏靖祺嗤之以鼻。

我又说:“我希望你能将我现在要说的话听完。我第一次看到晓梦时,我发现她身上有一股极强的怨气,当时你已经昏迷了,我给你喝了我的血,当晓梦看见我的血能救活你时,她身上的怨气消失了,我知道,她很希望能喝到我的血。”

夏靖祺说:“她是一只鬼,不能在人世间逗留太久,必须得喝你的血,这样才能跟我在一起。”

“是的,这个我也知道,可是,如果她仅仅是想跟你在一起而要喝我的血,我会毫不犹豫地将血给她喝,可是,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说,就是在蛇洞下面的事。”

我将蛇洞下面的事如实地跟夏靖祺说了,最后又说道:“我怀疑当时晓梦想害我,结果没害成,所以才有意弄伤了我,称我是被蛇咬伤,趁机吸我的血,它在下面吸了我很多的血,估计她现在只要再喝我半杯血,就可以转化为人,而且,她将威力无穷。”

夏靖祺的嘴动了动,半信半疑。

“我的意思是说,只要她再喝我半杯血,她就可以满级了,身为一名抓鬼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万一她走火入魔或者想逆天,我们谁也挡不住她。”

夏靖祺没有再做声,转过身去沉思了一番,半晌,他又转过身来望着我问:“她在蛇洞下面真的吸了你的血?”

“千真万确。”我重重地说:“老夏,你为了爱情,不顾一切,你想跟晓梦在一起,我也很理解,我当年也跟你一样,迫切地想跟香香在一起,这种心情没有谁比我更懂了,可是,晓梦现在是一只鬼,而且她体内的确有着强大的怨气,我担心……”

“我知道了。”夏靖祺淡淡地说:“你不必再说了。”他朝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我一眼说:“这地方很古怪,而且这儿的主人也不欢迎我们,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早些离开吧。”说完他大步朝前走了。

待他走出了好远,我突然想起,我还没有跟他说我们一块儿去找魂魄的事呢。

没想到我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来客人了,是古二爷带来的,一男一女,男的约二十四五岁,长得又高又大,很粗壮,穿着苗族的短袖褂子,肌肉很发达,只是显得有点黑,一旁还有一个女孩,十八九岁的样子,穿得很光鲜,脸蛋圆圆地,很漂亮。

经古惠欣的介绍才得知,那男的叫古天乐,女的叫古小乔,是古二爷的孩子,今天才回来。古天乐说,他得知古惠欣回来了,特地日夜兼程赶回来看古惠欣的。

而这对兄妹现在都在城里工作,古二爷称,他俩合作开了一家公司,手下员工好几百。

古奶奶留下他们吃晚饭,他们也欣然同意了。

饭间,古天乐不时朝古惠欣投去爱慕的目光,看得出来,古天乐对古惠欣有意思。古惠欣对古天乐似乎不太感冒,当作没看到。古小乔很活泼,像只机灵的小鸟,在饭桌上叽叽喳喳地说过不停,还亲切地叫我小逸哥。

导致整个饭桌上都是她那清脆的声音。

“对了惠欣,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来这儿时跟我们说过的话?”古小乔就坐在古惠欣的旁边,两人一个沉鱼,一个落雁,就似一对天下无双的姐妹花。

古惠欣微笑着问:“什么话呀?”

据我所知,古惠欣对她小时候的事全都不记得了,只是十岁那一年来过一回,看来也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古小乔说:“你呀,怎么会不记得了?你说过,长大后要我叫你嫂子的。”

“哈哈……”大家笑了起来,当作古小乔在开玩笑,可古惠欣却不这么想,她俏脸绯红,锁着秀眉说:“有这事吗?我怎么会不记得了?”

“就是说嘛,你怎么会不记得了?”古小乔朝古天乐看了一眼说:“现在你看,你和我哥都长大了,你说你是不是得承诺你小时候的誓言了?”

这丫头,太能说会道了,我们都被她逗乐了。

古惠欣羞红着脸说:“根本没这事儿!”

古二爷趁机说:“有件事我一直隐藏在心里,近二十年了,正巧小乔提起了这事,我索性就说出来吧,当年我跟大哥有过约定,如果我俩的孩子是一男一女的话,待他们长大成人后,我们两家就结为一家,而现在,惠欣,天乐,你俩现在都未婚配,我看你俩很般配,不如……择日成婚,如何?哈哈!”

“古二爷!”古惠欣似乎生气地说:“您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她说完朝古奶奶看了一眼,投去了求助的目光,我忍不住说:“你们……不是亲戚?好像近亲不能结婚吧?”

“不是不是,”古二爷说:“不过我们比亲戚更亲戚。”

古奶奶笑呵呵地说:“天乐这孩子,结实、有本事,我也很喜欢……”

“那不就成了?”古二爷说:“所谓机缘难得,既然大嫂也喜欢,那就成为了这一段美好姻缘,惠欣在城里生活习惯了,可以马上去城里住……”

“好是好,可是我们家惠欣已经有心上人了啊。”古奶奶依然慢条斯理地。

“这……”古二爷的脸顿然变得非常难看,她朝古惠欣看了看问:“惠欣,你真的有心上人了?”

古惠欣又朝古奶奶看了一眼,秀目中充满了疑惑,像是在说:奶奶怎么知道我有心上人了?我又从未跟任何人说起过呀。

“这孩子害羞,你就别逼问她了,她的确有心上人了。”古奶奶谈笑自如,看来她并不想将古惠欣嫁给古天乐。

古天乐突然问:“惠欣,你的心上人是谁?”他说完朝我和古靖祺看来。

晓梦端起一杯酒朝夏靖祺的嘴中倒去,柔声说:“祺哥,来,喝一杯。”

古天乐最后将目光盯准了我,我朝楚香香看了一眼,示意在说,晓梦在关键时刻知道表现,你也表现一下,让人家知道,我是“名花有主”,千万别让我蒙冤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