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白衣女鬼/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特意看了看她胸前,由于她穿了白衣,自然看不见那肚兜了。|ziyouge.com|但是,我只瞄了一眼,就立即移开了目光,我可不想让这天仙般的美女发现我的猥琐,虽然她实际是一只女鬼。

“你好,”我像古代书生一样彬彬有礼地朝她说道:“我经过你这儿,天色很晚了,想在你这里住一晚,不知可否?”

白衣女鬼朝门外望了望,像是看有没有人跟着,然后朝我微微笑道:“可以啊,请进。”

我赶紧走了进去。白衣女鬼则将门关上了。

接下来怎么办呢?

我将这房间里打量了一遍,发现房间很空荡,除了一张床,一张方桌也并无其它了,我脑筋来了一阵急转弯,悄悄地将我用衣服包着的背袋放在一张方桌下面。

白衣女鬼朝桌子下看了一眼,然后又望着我问:“公子,你怎么会来这儿了?”

她被封印在这儿,想必有很多年没有见过人了,突然发现来了一个活人,自然是非常地惊讶。

我打了个哈哈,抓着头发说:“我喜欢游山玩水,觉得这片山中景色非常秀美,所以一路走来,不知不觉来到这儿,而天已黑,不知去哪儿落角,只得来到贵府,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睡觉。”

“是吗?”白衣女鬼又笑了,又将我打量了一遍反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蓝黛逸,你呢?”

她说:“我叫唐惊月,你可以叫我惊月。”

“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叫你惊月姐吧。”

“你就叫我惊月吧。”

看她这样子,对我很有好感,我想我得趁机将她的肚兜弄过来,但是,这肚兜是女孩子的贴身之物,跟现在女孩子的胸罩一样,我若问她要,她怎么会轻易给我?要么我硬来,看她娇滴滴地,我抢了就跑;要么我用美男计征服她,骗她脱掉肚兜,然后拿着肚兜扬长而去;要么,我干脆将她收了,送她去投胎……

突然,她朝窗外望了一眼,将屋子里扫了一眼,焦急地对我说:“你快到床上去。”

去床上?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丫头比我还猴急!这么美的夜晚,这么美的姑娘……去就去咯。

但是我心里的另一面又在说,她是鬼,我来这儿的目的是找古惠欣的魂魄和地图,并不是来睡女鬼的。

“快啊!”白衣女鬼催促着,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声响,一定是来鬼了,这才明白为什么白衣女鬼要我到床上去了。

我脱掉鞋子麻利地跳到床上,顿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没想到女鬼的被子这么好闻,却见白衣女鬼将我的鞋子踢到了床底下,又将被子盖住了我的身子,压低声音说:“等会儿不管听到了什么都不要做声。”

而她却转身朝窗口走去,朝窗外望了一眼,焦急地左右转了两圈,又朝床边走来,未等我反应过来,她已钻进了被窝里,朝我嘘了一声,我正惊诧,突然听得门外响起了一道女鬼的声音:“惊月,你还没睡呀?”

这声音慢悠悠地,像流水哗哗,却又夹着清脆,听其声音就可以让人想像,她一定是个好看的女孩。

“没……没有。”惊月赶紧说:“心乱,睡不着。”

我想这白衣女鬼既然不让别的鬼看见我,一定不会出卖我,我何不趁机将她的肚兜扯下来?想到这儿,我慢慢伸手朝她的白衣里摸去。

“呀--”惊月发出一声惊呼,嗔怪地看了我一眼,听得外面的女鬼问:“惊月,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惊月俏脸通红,抓住了我的手说:“屋里有老鼠。”

“你骗我,这儿怎么会有老鼠呢?”听得那女鬼又朝这方走了几步。

“你别进来!”惊月忙叫着:“我要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好。”那女鬼应了一声,但并没有离去,像是已发现了什么。

闻着从惊月身上传来的清香,深深地刺激了我的熊心豹子胆,抑或许是雄性激素的影响,我一时精虫上脑,另一只手不安份地朝惊月的怀里探去。

我其实只是去扯她的肚兜,我的目的很单纯。

惊月的娇躯猛然抖动了一下,想发出惊呼,但是,她忍住了,因为外面的那女鬼还站在那儿没有走。

她想伸出另一只手来抓我的手,但是,我的手如灵蛇一般飞快地游进了她的怀里,一不小心碰到了她胸前的一只饱满。虽然隔着肚兜,却依然感觉万分地柔软……

“别乱来!”惊月瞪了我一眼。

而这时,门外的那女鬼渐渐地走远了,及至她脚步消失在远处,白衣女鬼这才情不自禁轻声哼了起来,她双颊绯红,朝我骂道:“登徒浪子,快放开我!”边说边拉开了被窝,想要我自个儿“滚”出去。

我不知哪来的冲动,一把将她压在了身下,看来必须来硬的,好不容易发现地图,我怎么会轻易放走?

她被压在我身体下,丝质睡衣柔软地覆在她的身上,曲线玲珑,凹凸有致。

我伸手一拉,这丫的睡衣顿然大开,连肚兜也一并给扯了下来,我的眼前不由一亮,这丫的身子多白啊,特别是那丰满的浑圆叫我无法呼吸,昂立坚挺的蓓蕾,如令人痴狂的鲜美果实,我只欣赏了片刻立即抓起肚兜就想跑,白衣女鬼啊地一声尖叫,倏地将我手中的肚兜给抢了过去,然后用力来推我,我抓住她的双手,将她双手压在床上,由衷地赞道:“惊月,你好美!能给你的肚兜给我看看么?”

“你想看吗?”白衣女鬼冷冷地笑了一声,将肚兜抓得更紧了。

“对,我很想看。”

“如果我不给呢?”

“确定不给吗?”

“对!”

未等她做出反应,我的唇快速落下,飞快而炙热的覆上她的香唇。

白衣女鬼只是挣扎了一会儿,发现挣扎对她来说无济于事,不由自主的闭上眼。我的舌,滑湿的舔过她的唇缘,再轻撬她的檀口,一点一点的窜入我丰唇中,探取她的甜蜜。她只能任由那如火般的舌尖长驱直入,沉溺那柔软滑湿的嬉戏里……

在我的舌轻易进攻她的蜜口中的同时,我的大手已经袭上我左胸的柔软,那滑嫩的几夫,叫我不禁大手一张,紧紧的拧上,那丰满得像要溢出掌心的感觉,叫我的硕大不由自主的振奋起来。

我根本无力克制,手指便已自动的攻占那硬挺的蓓蕾,紧紧的拧揉着。

“啊……”白衣女鬼的娇躯不由一颤,喉间轻易的窜出一阵轻呼,用力推开了我,厉声喝道:“你太过份了!”

我突然回过神来,想起刚才的所作所为,如在梦里,又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忙跳下床朝白衣女鬼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怎么会这样……”

“滚!”白衣女鬼抓起被窝盖住自己的身子,我朝她胸前吊落的肚兜看到一眼,后悔莫及,蓝黛逸啊蓝黛逸,你这个畜生,竟然做出这种禽兽之事,若你刚才稍微理智一点,说不定已将那肚兜弄到手了,现在不是可以功德圆满离开这儿了?我从床上找出我的鞋子穿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还站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走?”白衣女鬼见我猥琐地盯着她的胸部,用被子将自己裹得更紧了。

肚兜没拿到手,我怎么会走?

不对,应该是地图没拿到。

“我……我不想走,我想在你这儿住一晚。”说到厚颜无耻,这世上若我说我是第二,恐怕没有人敢做第一了。

“不行!”白衣女鬼一口拒绝了,伸手指向窗外喝道:“你马上走,离这远远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我不走!”我还死皮赖脸了。

“你不走你就会死!”白衣女鬼突然从床上跳了下来,凶神恶煞地,吓了我一大跳。“快走!”她用力来推我,不由分说地将我推出了门外,用力将门关上了。

实在是太失败了,我极郁闷地敲着门,“惊月,我承认刚才是我不对,我发誓,我再也不那么对你了。”

“你快走吧。”白衣女鬼冷冷地说:“马上离开这儿,离这越远越好,不然,你一定活不过明天!”我还在迟疑,又听得她阴森森地说:“我会亲手杀了你!”

我的心不由一沉,她像是在说真的,绝不是在开玩笑了。我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都怪自己,干嘛要对人家动手动脚?就算被杀,也是活该!

“刚才来的那个姑娘叫袭人,你若碰到了她,最好不要跟她说话,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

里面的灯突然熄了。

四周顿然死一般寂静。

看来,今晚是不能在这儿呆了。

我极落寞地朝山庄外走去,走了几米,又停住脚步,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走了,两手空空地回去,一没有找到古惠欣的魂魄,二没有拿到地图,那我岂不是白来了?

不好,我突然想起,我的背袋还在屋里的桌子下!包括我的龙泉剑、桑树刀与罗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