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歌美,鬼更美 感谢强者不绝望兄的15杯美酒!/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慢慢朝白衣女鬼所在的那间房里走去,这时四下里非常安静,安静得只听到我的呼吸,突然,一阵歌声从她的房间里传了出来。(www.ziyouge.com)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是白衣女鬼的声音!她的歌唱得真好啊,跟夜莺的叫声一样,清脆悦耳。

她怎么唱起歌来了呢?

我慢慢地朝那边轻轻走去,生怕打扰了她,而她的歌声像溪水一般传进我的耳里: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我忍不住来到窗衣,透过一层破纸朝里一望,白衣女鬼站在那儿,只见她浓密黑色如瀑的长发笔直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热辣得迷死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令我惊讶的是,房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圆桶,圆桶里这时正昌着热气,而她正站在一只圆桶边脱衣。

原来,她在洗澡!

她边洗澡边唱歌,难道不怕将色狼引来么?而这时,白衣女鬼已将衣服脱了,我的眼睛陡然亮了,她的胴体,跟大多数女孩子一样,非常白皙,胸前一对大白兔又圆又挺,跟一个汽球一样,非常饱满。虽然白衣女鬼穿着小内内,但我依然看得清楚白衣女鬼下身那一块高高地凸起,俨然那里毛丛地一片,非常厚实,她的一双平腿,修长白净,像雪一样,仿佛从没有晒过太阳。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白璧无瑕的洋娃娃。我不由看得呆了。全身的血液不由地沸腾了起来。

这时,白衣女鬼开始脱最后一层屏障了。

脱下小内内的白衣女鬼,更加迷人了。她这时转过了身去,将小内内放在墙上的钉子上吊着,慢腾腾地转过了身来。顿时,我的眼睛鼓得老大,只见白衣女鬼下身的那一块幽径之地,成小三角黑乎乎地一片,那一片毛非常茂盛。

白衣女鬼弯下腰去用毛巾沾水擦身,弯下腰时,那一对白花花的大白兔吊了下来,顿时那一团肉显得更加丰满了,像是吊着一对大汽球。软玉温乡,我意乱情迷,忍不住想跑上去抚莫一番。

我这时心乱如麻,心底的那股欲望像潮水一般袭了上来,我恨不得立即冲进去,抱着她一块坐在水桶里,倒凤颠鸾,共享沐浴之欢,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去做。

不过,我很快便发现了问题所在,她并没有急着跳进木桶里去,而是双目微闭,紧咬嘴唇,双手不停的揉/搓自己胸前那两座鼓涨的白兔,那神情看似非常享受。过了一会,又见她的右手渐渐地从胸口往下滑,到达两腿/间那片黑森林地带时,突然把自己的中指插了进去!

我看得目瞪口呆,她在干什么?我搞不懂。只见她的中指开始在那里来回地穿插,紧接着食指也参和进去了,再后来无名指也一起上了,随着自己的手指的回来穿插的节奏,白衣女鬼的喘息声也越来越越急促,越来越明显。

我终于明白,这丫的,原来在自摸!想必这女鬼也有心理的需要,但因她孤处一房,没有男鬼来安慰,只有自己安慰自己。

我不由热血沸腾,女鬼啊女鬼,你这样折磨自己,你这是何苦呢?

看不下去了!感觉喉咙处干瘪瘪地,真想喝水啊,于是,不由咽了一口口水,“啪!”我脚下的那块地砖竟然碎裂了。

“谁!”白衣女鬼急忙捂住自己的神秘之处,顿然朝窗外望来。

我知道不能跑,千万不能跑,一跑就有声音,一定会被白衣女鬼发现的,于是便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听得白衣女鬼轻轻哼了一声,一会儿,门开了,只见白衣女鬼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盯着我问:“又是你?”

“我……我……”我一时手足无措。

她微微笑了一下,朝我全身上下看了看,想了想说:“你进来吧。”

我大喜不已,抬起头看了白衣女鬼一眼,见她脸上并无怒意,这才如释重负,赶紧闪进了屋里。白衣女鬼也跟着走了进来,顺手将门关好了。

而这时我才发现,她只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她身材出奇地好,胸前的那一对白兔在睡衣人傲然直挺着,有意无意了挺起了那宽松的睡衣,似乎在向我炫耀……

见我色眯眯地望着她,白衣女鬼板着脸问:“你为什么又回来了?”我下意识地朝方桌下看了一眼,发现我的背袋还在那儿,撒谎说:“我想多看看你。”

白衣女鬼哼道:“你胆大包天,敢偷看我洗澡,不怕我把你眼睛挖了么?”

我忙说:“我不是故意的,其实,我什么也没看见。”

见我这惊慌失措的模样,白衣女鬼却笑了,她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打量着我,眼光有意无意朝我胯下望了一眼,我大惊失色,我那儿早已顶起了一顶小帐蓬,这时那杆旗帜还没有放下来……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

白衣女鬼掩嘴而笑,围着我转了一圈问:“你想不想洗澡?”

“洗澡?”我伸手抓了抓头发,当然是想洗了,特别是看到这么一个大木桶,足有五六尺宽吧,里面热气腾腾,想像着泡在里面,一定很舒服……

“如果你想洗的话,我俩一起洗吧。”白衣女鬼说。

“啊?”我以为我听错了。

“怎么,你不乐意?”白衣女鬼望着我,像是在笑话我。我忙说:“不是不乐意,只是,我是男的,你是女的,男女授受不亲。”

“好了,我的黛逸弟弟,我都不介意,你还介意什么呢?快脱衣吧。”

白衣女鬼的态度骤然改变,令我惊讶不已,她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而我也更没想到白衣女鬼这么开放,暗想,若我和她一块洗,趁机将她的肚兜拿过来……

“要不我给你洗吧。”我想起了当初给如霜洗澡的情景。

“不,要洗一块洗。”白衣女鬼提着她的肚兜,有意无意地晃了晃,像是在摇曳着一面小旗帜。

我朝那面小“旗帜”看了一眼,暗想,我是来找惠欣的魂魄与地图的,不是来寻花问柳的,况且她是一只鬼,我可不能跟她有任何扯不清的关系,说不定我一旦进了水桶里,她就像如霜一样,把我给上了,那我怎么对得起爱我的楚香香?

“我不想洗,”我坚定地说。

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白衣女鬼吃了一惊,急急地对我说:“她又来了,快,快钻到桶里去!”

她是谁?

我下意识地朝床上望了一眼,示意她说我可以钻到床上去,但是,白及女鬼心急火燎地将我往桶里推,哭似地说:“你快呀!•”

难道来的鬼很可怕?我不得不跳进桶里,水很深,都极腰了。白衣女鬼也跳了进来,急声说:“钻到里面去。”

我才蹲下,白衣女鬼立马伸手将我的头往桶里压。

但在水里呆了一下,我就不干了,在水里无法呼吸,这他妈的简直要我的命啊,我又不是练憋气功的,想要昌出头来,但依然被白衣女鬼硬押着,她力气大得惊人,我竟然抬不起头来,莫非这丫的要淹死我?

我怒不可遏,伸手朝上面推去,竟然畅通无阻地通过一片茂密的黑色丛林,直捣她的黄龙,她立即用双腿夹紧了我的手,不让我前进。但一双腿岂能阻止我这探宝的步伐?我的手指像泥鳅一样硬滑了进去。

或许是她并着双腿的缘固,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探进去一根手指头,感觉里面温热温热,很湿润,但依然很紧迫,我手指动了动,她果然将我的手放开了,然后我终于昌出了头。我刚吸了一口空气,白衣女鬼竟然双手抱住了我的头,将我抱在胸前猛地将我往水下钻。

而且,下面像是一座湖泊,更像是一个无底洞,而白衣女鬼抱着我的头一直往下沉,往下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