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破阵/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身子往下沉,我的心也猛地一震,我被白衣女鬼给暗算了!我忙不迭从身上去抽镇鬼符,奈何抽出来的符被水浸成了一团泥。|ziyouge.com|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抓着这团“泥”就往白衣女鬼身上贴,大念了一道咒语,白衣女鬼抱着我的手突然松开了,我趁机推开了她径直朝上游去,终于冒出了水面,发现我依然处在那只水桶里。

正想爬出去,我的脚骤然被一双手给抓住了!

像是被水鬼抓住,以一股极大的力将我往下拉。我忙抓住水桶边沿,与抓住我脚的白衣鬼开展了一场拉锯战。

突然,“砰!”地一声,水桶倒了,水流了一地,拉住我脚的那股力骤然变小,我趁机将脚抽了出来,从地上一跃而起,只见白衣女鬼坐在地上,身上湿漉漉地,那丰满妙曼的身材毕影毕现。

“你干嘛?”她嗔怪道,并且朝我伸出一只手来,示意我将她提起来。

我一眼瞅见她的肚兜落在地上,正要去捡起来,白衣女鬼眼疾手快一把抓了过来,然后站了起来望着我问:“你好像很喜欢我的肚兜?”

“对,我喜欢。”我不动声色地问:“能将你的肚兜给我看看么?”

“我可以送给你。”她并没有将肚兜递给我,反而在身上戴上了。

“那给我吧。”我将手伸了过去。

“不过,你得留下来在这儿陪我。”她望着我,含情脉脉,吐出了四个字:“一生一世。”

这儿虽然是一个阵,可是有白衣女鬼这样的美女鬼相陪,也是一件快事,不过要我永远留在这儿,那是不可能的,看来只能来硬的了,我移到方桌边,迅速地将背袋提了起来,却发现背袋轻轻地,忙拉开衣服朝里一看,大吃一惊,里面空荡荡地。

我怒目朝白衣女鬼瞪去,她正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我顿然明白了,开始白衣女鬼有意赶我走,不是真正的要我走,她一是欲擒故纵,二是想看看我那背袋里到底有什么。我当时以为我对她非礼,她真的生气了,所以就走了,而在我走后,她将我背袋里的东西全都藏了起来,然后有意唱歌,并且做出沐浴的样子引诱我来,然后想趁机将我杀死在水桶里。

真是一只阴险、狡诈的女鬼!

“我的东西呢?”我问。

“你的东西?什么东西呀?”她装聋作哑。

“我背袋里的东西。”我慢慢地朝她靠近,她一点也不害怕,反而一副迷惑的样子说:“我不知道你背袋里有什么东西。”

“给我拿来!”我伸手便朝她抓去,她灵活地闪开了,生气地说:“你对女孩子都是这么粗鲁的么?”

我暗想,她速度太快,我根本就抓不住她,而且我身上的符也用不了,现在只能智取不能硬来,便索性在床上坐下了,大大咧咧地说:“既然你不给我,我就在你这儿住下了,直到你给我为止。”

“给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包括我。”她媚眼一闪,慢慢地朝我走了过来,并且开始脱她的睡衣。

当她来到我面前时,我骤然出手,一把将她的肚兜取了下来,她胸前的两对大白逸也赫然蹦跳而出,在我面前一晃一晃地,不过我并没有去欣赏她的白兔,而是将肚兜看了一眼,发现这果然是一张地图,暗喜不已。

“你怎么这么猴急啊。”她朝我慢慢地靠了过来,抱住我的头,将胸部往我脸上贴,我索性抱着她,将她放倒在床上,望着她说:“我喜欢从后面来。”

“好咯。”她翻了个身,朝我露出了裸露的后背。

不得不说,这只鬼无论从前面看还是从后面看,都非常地美,美得我不忍心下手,但是,我岂能跟一只女鬼在这阵里过一辈子?我必须得离开,而若要离开,必须下狠手。

我迅速地咬破手指,飞快地在白衣女鬼后背画了一道符。

“啊--”白衣女鬼惊叫一声,身子剧烈地抖动起来,想要翻过来,我死死地压住了她,念了一道镇鬼咒,白衣女鬼发出凄厉的一声惨叫,身子骤然变成了一堆白骨。

我心有余悸,忙不迭从床上跳了下来,拉开被子,发现我的剑与罗盘等物都在被子下面,我迅速地将它们连同那件肚兜齐放进我的背袋里,正准备拉开门出去,突然一阵冷风吹来,门和窗户齐被吹开,一股阴风从门外直袭了进来,吹得窗户一晃一晃地,发出极尖锐的响声。

“呼--”又一阵阴风吹来,伴随着一片片枯叶也席卷而入,劈头盖脸地朝我扑来,我抽出龙泉剑,一剑刺去,一条青影从我面前一闪而过,我跳到门外,只见门对面的一丈外站着一名青衣女鬼,长发,青裙,楚楚可怜,不过她的脸冰冷冰冷,咬牙切齿地瞪着我。

“你杀了惊月?”她沉声问。

她就是白衣女鬼所说的袭人了,我冷冷地答道:“没杀她,只是让她现了原形。”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袭人一步一步走了上来,哀怨地说:“我和惊月在这儿被困了十几年,我们的孤寂与痛苦你知道吗?为什么你一来就要对付我们?”

“我没有要对付你们,”我应道:“我来只是想找一只魂魄,还有一副地图。”

“什么魂魄?什么地图?”袭人停了下来,不可依然凶狠地瞪着我。

我说一只叫古惠欣的魂魄,至于地图,我已经拿到手了。

袭人说:“这儿没有古惠欣的魂魄,只有我和惊月,那地图你不能拿走,如非,你将这阵破了,否则,你也永远无法走出去。”

“我既然能进来,当然也能出去。”我朝四下看了一眼,暗想,时辰不早了,该回去了,便对袭人说:“我可以将你和惊月带出这个阵,不过,你俩出去后,就去你们该去的地方,我送你们去投胎重新做人。”

袭人收回目光深思了一番,然后又望向我半信半疑地问:“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我说,你只有相信我。

袭人说:“好,只要你破了这个阵,我一切听你的。”

我不再多言,按照古奶奶教我的方法分别取出了城堡四周的四颗桃木钉,念了一道密咒,四周的景物慢慢地朝四周退去,换而来之的,是我跟古奶奶所来到的那座小山峰。

而古奶奶这时依然站在山峰前,一动也不动地朝我这方望着。

“古奶奶!”我忙跑了过去,古奶奶笑逐颜开地问:“找到惠欣的魂魄了吗?”我说没有,不过找到了地图,还带出来了两只女鬼。

袭人站在那儿,左张右望,不远的地上躺着一具白骨,那是惊月。

古奶奶对袭人说:“既然你们已经从阵里出来,尘归尘,土归土,就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吧。”

袭人朝古奶奶道了个万福,恳求道:“请让惊月跟我一起走。”

我走到白骨面前,念了一道咒语,只见一条白影从白骨里慢慢飘了出来,然后轻轻地落在袭人身边,古奶奶朝她们挥了挥手说:“去吧,去吧。”她们身子一闪便不见了影子。

正巧这时,一阵鸡鸣从山下传了上来,东方泛白,天马上就要亮了。

古奶奶对我说:“小逸,你做得很好,把地图拿来给我看看。”

我从背袋里拿出肚兜(地图)递给了古奶奶,古奶奶接过一看,点了点头说:“应该就是它了。”然后又将地图递给我说:“你把它收回,先不要跟任何人说,我们回去后再考虑要不要去找那宝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