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僵尸岗/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声,仿佛来天空,又像是来自地底,虚无飘渺,却也阴森恐怖,而令我们更感到惊异的是,这儿出现的鬼竟然认识古二爷,而且,它们像是一直在这儿等他!

古二爷气急败坏,张望着四周大声叫道:“什么人敢在这儿装神弄鬼?给我马上出来!”

“嘿嘿,我们不是人,我们是鬼!”只觉得一股冷气从四周扑面而来,被风带起的沙尘舞得更欢了。|ziyouge.com|

古二爷抽出了桃木剑一阵狂刺。

楚香香的双眼也骤然变成了红色,她已经发现鬼了,突然,她大叫了一声:“小逸哥哥小心!”叫完便咬破手指飞快地在面前写着“勅”字,念了一道咒语,那“勅”倏地朝前面射去,一声惨叫,前面出现了一股青烟。

四周影影绰绰出现了一些白烟,全在我们四周飘来荡去,张牙咧嘴,发出阴沉沉的冷笑。

我也立马抽出龙泉剑,与楚香香背靠背,夏靖祺的双目也沉了下来,抽出巨剑,警惕地望着四周,只有晓梦站在那儿,若无其事地,像是在看戏。

“还我命来!”那些鬼叫嚷着齐朝古二爷直扑而去。古二爷虽然年纪已高,但宝刀未老,一支桃木剑挥得呼呼作响,虎虎生威,那些鬼都近身不得。

“去帮古二爷!”我说了一声,与楚香香齐朝古二爷所在地跃了过去,奇怪的是,古二爷离我们不过一丈来远,我和楚香香跃了好几次依然到不了他的身边,只眼睁睁看着古二爷被众鬼围攻。

楚香香急急地问:“小逸哥哥,怎么办?”

我记得沐木的笔记里有这么一说,明明在眼前的一个人,你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就像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这是一种幻术,名曰缩地术,一般之人很难破得了,如非道法比施法之人要高强。

夏靖祺走了过来说:“我们被困在了一座阵法里,这个阵恐怕是传说中的众鬼七杀阵。”

“什么是众鬼七杀阵?”

夏靖祺说:“所谓众鬼七杀阵,就是这儿曾经死了很多的人,怨气冲天,一些心怀不轨之人利用这些鬼的怨气布了一座阵,能唤醒阵法中的怨魂,而且还能控制它们,为已办事,当初你们学校后山的那些死尸也是因为被布了众鬼七杀阵才变成了丧尸。”

“叶子秋?”我怔道:“难道那小子来这儿了?”

夏靖祺说:“不一定是叶子秋,也可能是另有其人,不过这众鬼七杀阵不是简单的阵法,需要法力高强的人才能布得了。”

“那会是谁?”

“啊!”突然一声惨叫,古二爷的身子像一片落叶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卟地一声,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围攻他的那些鬼也紧扑了上去。

“古二爷!”我们齐惊叫了一声,我急急念道:“心由念动、剑自气灵、气念互通、人剑相合--起!”

手中的龙泉剑脱手而出,倏地朝前面射去,所到之处,厉鬼纷纷躲避,我腾身一跃跳到了古二爷的身边,对着龙泉剑念道:“归!”龙泉剑倏地回到了我的手中。我一剑挥去,将逼上来的众鬼砍了回去,又一把将古二爷提了起来,而那些厉鬼再次将我和古二爷围了起来,对着我们虎视眈眈。

我很惊喜,没想到我刚才一急之下,竟然用沐木教我的口诀成功地练成了凌空挥剑!而且,也破了阵法中的那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缩地术。

突然,四周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笛声,声音凄凉悲切,我暗想,这不是羊娃的笛声吗?难道是他操控了这个众鬼七杀阵?

“别听这笛声!”古二爷突然叫道,“它能使你产生幻觉!”并且伸手捂住了耳朵。我不信这个邪,这笛声我听过多次,每次都没事,除了心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份伤感。

突然,一阵阴风吹来,几乎是转眼之间,古二爷不见了,楚香香不见了,夏靖祺与晓梦也不见了,不过,我依然还在僵尸岗上,只是地上不是石头,长满了野草。

“丁铃铃……”一阵清脆的铃声传了过来,接而传来了一道声音:“湘西赶尸,行人回避。”

我暗暗吃惊,难道我被笛声带入了一种幻境?不过四周看起来非常清晰,一草一木也很真实,且看看是什么情况。

像是一层烟雾散去,渐渐地,铃声近了,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队行人。

那是一群穿着全套黑衣服把自己全身都罩都来的人,领头的两位手里拿着一根特制的棒子,我认得,那是招魂幡,他们的另一只手则不断地从身前挂着的蒌子里拿出纸钱洒向天空,并连声念道:“湘西赶尸,行人回避。”后面的几个人,脚步一样,呆板,单调,身后背着一个也被遮盖住的大蒌。

难道遇上了湘尸赶尸?后面跟着的那些人恐怕就是要被送回家乡的死者了。

而前面的两个赶尸人都二三十来岁,其中一人我看得面熟,有一点像古二爷,另一人身材魁梧,高达七尺,长着络腮胡子,非常地凶悍。

我正惊诧,突然从路边的草丛中跳出了好几名男子,其中一名男子伸手指着两名赶尸人喝道:“古德、古能,你们给我站住!”

长相粗壮的古德朝前一走冷笑着说:“张队长,你这是想干什么?”

张队长却喝道:“给我搜!”

随张队长一同出现在的那些男子齐朝古德与古能身后的死尸扑去,其中一人拉开了一具死尸的黑布,见这死尸是个光头,那人伸手在光头上摸了一下,死尸骤然睁开眼睛,猛地一口朝那人的脖子咬去。

“啊!”那人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指着光头惨叫一声,后退了两步,身子一软坐到地上,一命呜呼。

“尸变了!”不知谁叫了一声,大伙大惊失色,全都愣住了,而其它的死尸全都举起了手来,跳跃着朝活人猛咬而去。

“僵尸啊!”

“砰!砰!”张队长举起手枪朝着两具僵尸开了两枪,僵尸应声倒地。

张队长用枪猛地将古能抓了过去,用枪指着他的头问:“怎么回事?”

古能说:“他们变成僵尸了!”

“胡说!僵尸怎么用枪打得死?”

光头非常凶猛,一连咬死了好几个人,张队长大声叫道:“开枪!用枪杀死他们!”

那些人纷纷掏枪,古德大喝道:“不能开枪!”接而一手将身边的一个人抓了过去,伸手化掌朝着那人的后颈一砍,那人惨叫一声,应声倒地。

张队长勃然大怒,用枪顶着古能的头朝古德厉声喝道:“古德,你给我住手!你再伤人,我毙了他!”

古德朝张队长的枪看了看,停下了手,可僵尸与那些人的战争并没有停止,几声枪响,几具僵尸倒下了,未倒的僵尸更加凶猛,特别是光头,像一头发怒的狂虎,没出几下又弄倒了几个人,其余僵尸也一拥而上,将其余人全都咬于口下。

惨绝人寰,而整个过程,古德一直冷眼旁观。

最后只剩下张队长一人。

僵尸排成一排朝着张队长围了过去。张队长脸爸惨白,用枪顶着古能的头叫道:“别过来,都别过来!”

但是,僵尸并没有听他的,而是一步一步朝着张队长逼近了。张队长急急地大叫:“古德,你还不制止他们?”

古德却冷冷地说:“把古能放了!”

“休想!你们再过来,我就跟他同归于尽!”张队长边说边举枪朝空中放了一枪,立马又用枪顶着古能的头。

枪声将那些僵尸震住了,齐停了下来。

突然,一条黑影倏地从远处射了过来,张队长惨叫一声,手中的枪应声落地,一片落叶像箭一般射进了他的手背里,鲜血像泉水一样,汩汩而出,古能趁机一个勾拳打向张队长,一拳将张队长打飞了,而僵尸再次朝张队长凶猛扑去,张队长骂了一声,仓惶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掉头便跑。跑到山边时,脚下一空一头朝前栽了下去。

古德将僵尸唤了回来,从黑暗中慢慢地走出了一条影,当我看清那人时,不由怔了一下,竟然是古二爷!虽然他看起来要年轻一些,五十多岁吧,不过跟现在的样子也差不了多少,只是双目阴沉,脸色非常难看。

看来刚才那射入张队长手中的绿叶就是古二爷发射的。

古二爷将地上的死尸看了一眼生气地问:“怎么会这样?你俩怎么回事?”

古能气愤地说:“都是张子保!不许我们赶尸,还引发了尸变!”

古二爷说:“死了这么多人,你俩难逃一死,张子保跑了,古能你随我去追上他,这事不能露了风声,古德,你将这些死尸全都处理掉!”说完转身朝张队长跑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古德与那些僵尸将所有的尸体埋在了一个大坑里,古德叉腰站在那儿,怒容满面,没想到那个光头走了过来,对着古德说:“这事不能丝毫走了风声,张子保必须死!”

我大吃一惊,僵尸怎么能开口说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