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古小乔腿部中弹/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话音未落,“嗖!嗖!嗖!”一阵枪响,一排子弹从我耳边呼啸而过。(www.ziyouge.com)

“笨蛋!”古小乔骂了一声,身子在地上一滚,直接滚到了我这儿,朝我叫道:“你干什么?快走啊!”

我坚定地说:“不,你没走我不会走的!”

“嗖!嗖!”一排子弹又在我们身边密集而过。

“啊!”古小乔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左腿卟嗵一声跪了下去,我大吃一惊,忙问道:“小乔,你怎么了?”

古小乔朝左腿看了看,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涔涔而来。

只见她左腿中了一枪,鲜血汩汩而出。

“你中枪了!”我心痛不已。

“没事!”眼看那些人越来越近,古小乔再次拉起了“嗖!”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长箭飞疾,箭尖在空气似乎都擦出了火花!

我惊住了!

因为那支箭全根没入树干之后,不见了!而更为惊骇的是,长箭从树干里透出,直接穿入了躲在树后一名男人的后颈,箭尖从我的喉结透出!

中箭的那名男人没有倒下去,因为后面半截箭留在了树干中,而前面半截就穿在我的脖子中,我就这样挂着,箭尖血淋淋,血不停在从箭尖滴落。

静,静得令人窒息。恐怖的气氛笼罩着树后每个人。

对方的人全都停了下来,包括那两名黑衣女子。

“小乔,我们撤吧。”我回过神来,小声地说道,她的腿伤还在流血。

“不能撤!”古小乔坚决道,“我的仇还没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把你的伤疗好再说。”我实在不忍看到古小乔再带伤作战。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古小乔大声地恨恨地说道,“我从来不记仇,有仇,我当场就报!”

我听到古小乔说要当场报仇,汗颜不已。君子报仇,等十年,女子报仇,当场就报!让身为君子的我情何以堪?

其实我刚才劝古小乔先撤,只不过是看在古小乔伤势严重,想先帮她疗伤,毕竟报仇与自身性命相比,还是自身性命重要。

报仇可以晚点,可是命没了,还拿什么来报?她实是太有性格了,不过,我喜欢她的这种性格。我被她的豪情激发得豪气勃发了!

“好,小乔,既然你意已决,那我陪你一起作战,给你当场报仇!”我热血沸腾,大声地说道。

“好的,帮我把箭抽出来来。”古小乔擦掉额上的冷汗说道。

我抽出箭在她面前晃了晃,意思是告诉她,只剩最后一支箭了。

古小乔看了看我手中那最后一支箭,苦笑了一声,然后说:“你帮我拉弓。”我知道她受了伤,因为疼痛,她的手使不上足够的力。

我从背后环抱着古小乔的我说完,伸开双手,左手握住古小乔抓弓的左手,右手握住处古小乔拈箭的右手,将弓慢慢拉开了,拉得很满,比古小乔没受伤前拉开得还要满。

古小乔被我温暖的大手握住,顿时感到一阵暖流传来,从手背传入体内,浑身充满了力量,还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异样的感觉,她的脸色渐渐变红润。

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她这绝不是害怕,而是--羞涩。

“嗖!”的一声,利箭在夜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

然后我看到了箭擦着一棵参天大树之树皮绕到了树后……

“啊!”一声惨叫,一支箭从一名男子的左颈穿入,右颈透出,箭尖同样是鲜血淋漓!

我第一次见识到箭居然可以拐弯,顿时目瞪口呆,彻底震撼了!

一名与中箭男子相邻的男子看到又一名同伙不可思议地惨死,惊骇得当场昏死过去。

而树后的那些还没有死的人,看到古小乔的箭居然绕过了大树,将躲在大树后的同伙射杀,全都精神崩溃了!我们惊恐地尖叫着,纷纷丢掉手中的枪,从树后跑出来,树倒猢狲散般疯狂地四散逃蹿。

突然,古小乔嗯地一声,身子一软从我怀中倒了下去!

我大惊失声,急忙扶住了她,急急地叫道:“小乔!你怎么了?”

只见她腿根部的枪伤,那里早已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她失血过多,支持不住了!我想,我得帮她止血。可是,我不是医生,不懂如何取弹止血。从这深山老林赶去医院,恐怕连这密林还没走出,古小乔的血已经流干了。

我心如刀割,几乎要落出泪来。

突然,前面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声响,像是有蛇从树叶间爬过,借着微弱的光线,我发现两个人竟然匍匐着朝这边移了过来。

我怒不可遏,那些人都惊愕地仓皇而逃,这俩人竟然不怕死还敢来,当立即念道:““心由念动、剑自气灵、气念互通、人剑相合--起!”

背后的龙泉剑脱鞘而出,犹如利箭一般朝那两人刺去。

“啊!”

“啊!”

两声惨叫,那两人当场气绝身亡,逃跑的那些人闻声停了下来,回头一望,我也正将龙泉剑接在手中。

我们惊愕得怔了两秒,像野兔一般落荒而逃。

我一把将古小乔抱起,急急地说:“小乔,你现在流血不止,我们回去吧!”说着说着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奄奄一息的古小乔看到我为自己落泪了,微微笑了一下,她用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棵草虚弱地说:“你去那棵草叶摘下来,用口嚼碎,然后敷在我的伤口上,就可以止血了。”

我闻言大喜,正想去采摘时,古小乔又虚弱地说道:“先取子弹。”她说完头一偏,竟然昏迷了过去。

“小乔!”我急急叫了两声,古小乔却久叫不醒,我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朝前急急跑去。跑了一阵,想必那些人不会再追上来了,便停了下来,现在不可急着去找古二爷我们,必须先将古小乔的血止住。其实止血,完全可以用我的血,但是,正如古小乔所说,必须先得将子弹取出来。

取弹止血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要取子弹,必须得脱掉裤子才能看清楚中弹位置,才能方便将子弹取出,但当我看着古小乔中弹流血的部位又紧张了,她的伤口在大腿根部,那里距离少女的禁地很近!如果脱掉裤子……

想到这些,我的心顿时狂跳不已,虽然上一次在深潭时我将她全身看了个遍,但当时也是迫不得已,而现在--

唉,她性命危在旦夕,事不宜迟,先脱了看看情况再说。

于是,我将古小乔轻轻放在地上平躺着,然后忐忑不安地去脱古小乔的裤子。

我颤抖着手把古小乔的裤子钮扣解开,然后轻轻地放下扯,很轻很慢,怕牵扯到她的伤口。随着她的裤子被徐徐扯下,里面的春光就不可避免地渐渐呈现,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条白色的小内内。

那有些透明的白色小内裤里包裹着的满园春色,让我依稀可以看到。那丝丝缕缕的芳草,那粉嫩鲜红的两片花瓣……若隐若现的春光风情,更让人浮想联翩,流连忘返。我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了起来,无法避免地有了反应。

我情不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顿觉口干舌燥。

古小乔因失血过多体力不支而昏迷,但是她还是有知觉的,对于我脱她的裤子,她心里也是知道的。我将她的裤子除下时,她在心里惊叫一声,想用手去遮挡那隐私部位,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双手不听使唤,一动也不能动。想到自己的羞涩地被我尽收眼底,古小乔羞涩极了!她想挣扎,却又无法动弹,心中委屈极了,心中暗想,本姑娘十八年的清白,都被这家伙给毁了,怎么办啊,真是没脸见人了,呜呜呜……

我以为古小乔已经昏迷了没有了知觉,完全不知道此刻她内心的羞涩与挣扎,盯着那让人无尽遐想的地方出神了一会之后,回过神来,暗自责骂起自己来,都这种情况下了,自己居然还能有反应,太没良心了!太邪恶了!我深吸一口气,极力控制自己那些猥琐的念头,把心思转移到给小乔取弹疗伤上,继续用力将古小乔的裤子向下扯。

然后,我就看到了古小乔右腿中弹的伤口,伤势很严重,不过好在并没有伤及到大腿动脉,这也是古小乔能一直能支撑作战的原因。

然而,这鲜血淋漓的玉腿,在我这不同于常人审美观点的眼中,却又有一种残酷的美。

我又略微出神了一小会,就开始真正犯难了:没有麻药,没有镊子之类的取弹工具,我总不能伸手去硬抠吧?怎么取弹?

不管怎么样,先给她一些血。

我毫不犹豫地划破了手指,任血滴在她的伤口上。

望着那触目惊心的弹孔,我的心一阵又一阵隐痛,我宁愿是我受了伤,也不要伤的是她,她是一个姑娘啊,怎可忍受这么痛的创伤?

突然,我想起了如霜与楚香香被毒蛇咬伤时我用嘴给她们吸毒的情景,当下灵光一闪,激动地叫道:“用嘴,对,用嘴将子弹吸出来!”

昏睡中的古小乔听到我自言自语说用嘴,吓了一大跳,心中羞愤地想,完了,他不会是见色起意了吧?那羞人地方又被他看了,是男人都会控制不住的,天啊,坏小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