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黑衣女子与小绿帽/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衣女子的双腿被我抱着,正好跨在我的腰间,我朝刚才那撕裂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看,直接怔住了,只见她的裤裆已裂开,而里面穿的竟然是丁字内裤!黑衣女子又羞又怒,为了不让我碰触到她的圣洁地,她双腿用力死死夹住我的腰,不让我再继续往前压近一寸。(ziyouge.com)

“放开我!”她杏目圆瞪。

我也瞪着她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

“放开!”她答非所问。

我再次用力一压,黑衣女子啊地一声,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突然双手从皮靴中摸出两柄尖刀,猛地朝我双肩刺来!

没有近身搏斗经验的我猝不及防,被黑衣女子偷袭成功一击即中,只觉得双肩一痛,一股鲜血喷射而出,我忍不住嗯了一声,急忙用双手抓住黑衣女子的双手,不让她继续往里刺。

随着黑衣女子的双手一点点往后移动,她双手上的尖刀也在一寸寸往外拔出。而随着尖刀一寸寸往外拔出的同时,我肩上的血也流出更多。但是我不怕,因为我食了魔血太岁,流再多的血,我体内依然绵绵不断地产生新的血液。

不过肩上的剧痛,令我怒不可遏,继而野性大发,此刻近距离面对攻击我们的仇敌,我怒火中伤,恨不得一口将她吃掉。

我俩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能再推动谁半寸,而黑衣女子手上的两把尖刀还留在我的双肩中。由于是近距离的肉搏,我欺身将黑衣女子压在树上,双手抓着她的双手,而黑衣女子的双腿又正好跨在我的腰间,这姿势太过暧昧了!

她胸前那两座超乎常人的高耸,在紧身衣服的勾勒下,更显得火爆。而由于此刻双方都在尽力相拼,黑衣女子呼吸急剧,那两座高耸更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似有不断扩张之势,不断挤压着我结实的胸膛。

我见此情形,倒吸一口气,手上一松,黑衣女子双手的尖刀又往前刺入了一些。而我胯下的巨物抵触到她那最羞涩,最柔弱之部位,顿时心中一颤,夹着我腰间的腿上一软,力量仿佛减了许多。

黑衣女子那从没被男人玷污过的柔弱的圣洁地被我几乎攻入,又羞又恼,手上的力量又增加了一些,尖刀又刺入了我的双肩一些。

我双手急忙又用力抓住她的双手,不让她继续刺入我的双肩。我俩的搏斗又处于僵持状态。

此时,我们几乎是面贴面,我细看之下才惊讶地发现,近在咫尺与自己肉搏的仇敌,竟然也是一位绝色美女!虽然对方杏眼圆瞪,咬牙切齿,又羞又怒,但是这表情却让我生起一股邪恶的征服欲。她用尽力气来刺我双肩,也累得气喘吁吁,那吐气如兰的气息吹在我脸上,胸前的高耸饱满也因呼吸急促而急剧起伏,一起一落中碰触到了我的胸膛。

“臭男人,放开我!”她恶狠狠地骂道。

不知哪来的动力,我张嘴就朝她的双唇吻去,她的双唇很柔软,不过我才碰到她,她使劲将嘴移开了,怒目瞪着我,我冷冷地说:“你再骂我一句臭男人试试?”

“无耻!”她面红耳赤,又恨恨骂了一声。

我再次朝她嘴唇吻去,这一次想吻得更深一些,不料她张牙就朝我咬来,差点咬破我的舌头,我忙收回嘴,而她竟然咬得起兴了,接二连三地朝我吻来,像一只疯狂的小狗,我不得不将头东躲西藏,而我俩手上的力道无形减了几分,我趁机抓住她的手往后一甩,径直将她甩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一棵大树上。

“啊!”她发出一阵惨叫,想爬起来,可是爬了两下又趴下去了。

我从树杆中抽出我的龙泉剑慢慢走过去,在她面前站住了,将剑指着她的喉咙,她顿时不敢动弹。

“说,你们来这儿干什么?”我问道。

她恶狠狠地说:“要杀就杀,别多废话!”

“我不杀女人,”我说:“不过,不排除我会折磨女人,再给你一次机会,快说!”我又将剑朝她的脸移近了一分。

她哼了一声,将眼偏向一旁,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你好像是岛国人?”我又问。

她依然没有做声,看来我猜对了。

我暗想,岛国人怎么来我们这儿了?她们来到底干什么?

“你不说也罢,我们华夏是礼仪之邦,我不杀你,不过希望你好自为之。”我正想收回剑,突然听得身后一人喝道:“放开她!”

我回头一看,心中不由一凛,又有一名黑衣女子站在了我的身后,而且一只乌黑的枪口正对着我。

“你是怀疑我剑的速度吗?”我冷冷地说:“你若敢开枪,我的剑也不会客气。”

这名黑衣女子戴着一顶绿色的帽子,看起来要阴沉得多,也娇小得多,不过从她的确眼神中我看得出,她身上所发出来的杀气绝对不绝我剑下的黑衣女子少。

她命令道:“把你的剑拿开,转过身去!”

我没那么傻,一字一字地说:“你先把枪放下。”

黑衣女子朝小绿帽说道:“别管我,开枪吧!”

小绿帽依然用枪对着我喝道:“把剑移开!”

我依然冷冷地说:“先把枪放下。”

小绿帽朝黑衣女子看了一眼,慢慢地将枪放了下去,不过一双阴冷的目光始终没有移开我的手,只要我手一动,她就会再次将枪提起。

“把枪踢到一边去。”我又命令道。

小绿帽朝枪踢了一脚,大约离她有一米远的距离。

我将剑收回,用剑指着小绿帽说:“我不想杀你们,你们也好自为之,不要再滥杀无辜。”说完我迅速地朝后退去,身子一跃跳出了一丈之外。我以为后面一定会传来一阵枪响,但是没有。

看来那小绿帽也没有想过要杀我,不然在我用剑对着黑衣女子时,她在暗处可以对我下毒手的。

朝前跑了一阵,一直没有发现古二爷、古天乐与古小乔,被黑衣女子刺伤的双肩这时隐隐作痛,而且还在淌血,我先找了一株草药给我的伤口止了血,待血止住,我索性跳上一棵参天大树上,四下望了一眼,发现远处一座山似曾相识,好像就是我们从寨子里出发后爬上的第一座山,而离那座山不远处出现了一缕浓烟,想必那就是小木屋的所在处了,我精神一振,跳下大树飞一般朝前跑去。

既然有了目标,速度快多子,大约半个时辰后,我终于来到了小木屋处,发现木屋前正烧着一堆大火,而夏靖祺与晓梦正在那儿不断往火堆里添加新鲜枝叶,我心中一阵欢喜,大声叫道:“夏师父!”

夏靖祺与晓梦闻声朝我望来,夏靖祺立即迎了上来,一把抓住我的肩激动地问:“小子,你去哪儿了?”

我说一言难尽,香香呢?我边说边四下张望。

夏靖祺说:“她去那座山上找你了。”他边说边指着前面的一座高高的山峰说:“香香徒儿说那里最高,望得最远,所以说要去那儿希望能看到你。”

我转身朝山峰上跑去,心中默念道:“香香啊香香,我知道你没有放弃寻找我,我也不会让你失望,我以后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不要再让你为我担心了。”

爬上山峰,四下却不见一人,我高声叫道:“香香!香香!”回音从远处的群山间一阵一阵传了回来,但是,却久久没有听到香香的回应。

我的心猛地一沉,香香哪儿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