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地底下的魅影/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我们一早就起来了,我和沐木来到洞口面前,沐木伸手在洞口探了探,然后站起身说:“下面的瘴气差不多已流尽,但现在下去还不安全,待中午阳光升起后我们就下去看看。|ziyouge.com|”

因为时间还早,我们顺着岛边朝前走,顺便看看这个岛上的情况,昨天因为较晚了,我们并没有走太远。

这座孤岛比较高,最高处离海面有两三丈高,岩石峭立,跟刀削了一般。由于天才朦朦亮,草丛间还有昨晚留下来的露珠,晶莹剔透,我们没走多远,鞋子与裤筒便弄湿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在意这些。

我跟沐木说起了我昨晚所看到的黑影,沐木说:“昨晚只有你、九怜和天赐出去过,若不是你和九怜,你所看到的应该是天赐了。”

原来昨晚沐木虽然在帐蓬里没出来,可是将帐蓬外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天赐出去干什么?”我问。

沐木反问我:“你出去干什么呢?”

我说我突然醒了,就想去那洞口看看。沐木说,天赐有可能去解手,或睡不着四处去走走。我摇了摇头说:“那不可能是天赐,因为我叫了一声,他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跑得很快,像是逃跑的兔子一样。”

“难道是野兽?”沐木停了下来问。

我说可能是吧。放眼望去,青草葱葱,不由让我想起了那句诗: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青草如此之深,隐藏几只野兽也不足为奇。

“逸哥,你们来看看!”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叫喊,我和沐木不约而同提步朝前奔去,跑了约三十来米,远远看见九怜在那儿边跳跃着边朝我们挥手。

待跑到她面前了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九怜指着草丛里说:“你们看!”

只见草丛中出现一些钢块,我和沐木进去一看,竟然是直升机,越野车等现代工具!而这些飞机与车身样式古老,钢块上锈迹斑斑,显然在这儿存在已经有很多年了。

“这儿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沐木说:“可能是有人曾经来过这儿。”

“有直升机可以理解,可是这是在海上,怎么会有车?那这车是从哪儿开来的?”

沐木想了想便说:“极可能这座岛是移动的,以前可能跟陆地相连,后经过飘移就到了这儿了。”

看来,这座孤岛上的确有人来过,只是,为什么这些交通工具依然还停在这儿?难道那些人在这岛上都没离去?可他们又在哪儿呢?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恐怕都已死了,但是他们的尸骨在哪儿?

胡天赐、楚香香与小师妹也走了过来,九怜腾身一跃便跳到了飞机顶上,举目远眺,突然指着前方叫道:“那边有人!”

我和沐木不约而同也腾身跳了上去,顺着九怜的眼光望去,只看见一片草丛,哪里有什么人?

“人在哪儿?”我问。

“人呢?人呢?”九怜也是一阵东张西望。

我盯着她问:“你确定看到人了?”

九怜跳下飞机朝着我们哈哈大笑:“我骗你们的,哈哈,两个大傻瓜!”

我和沐木悻悻地跳了下来,我对九怜进行了一场严厉地训斥,对她说:“如果你再这样,以后不管有什么任务,你都得给我好好呆在家里。”九怜吐了吐舌头,一脸地委屈,轻声嘀咕道:“我不是看大家太沉闷,渲染一下气氛嘛。”

回到营地,我们吃了早餐,又四下转了一番,待日上中天,我们齐来到洞口面前,我说:“先由我下去看看,二十分钟后就上来,若我没有上来,你们再见机行事。”

“你一个人下去太危险了,”胡天赐说:“我陪你下去吧。”九怜说:“还是我下去吧,你们这些平凡的人类都别跟我抢。”

我们听了极郁闷不已。

最后决定,就由我和九怜下去。

九怜抢先跳了下去,我忙叫道:“你站住,我先进去。”九怜边往里钻边说:“我先进去。”说着就钻了进去了,非常灵活,我说你得拿个手电筒吧,九怜说:“我要什么手电筒啊,你以为我是你啊,无知的逸哥啊!”

我这才想起九怜是鬼,黑夜对她来说犹如白昼,不管地底下多么漆黑,她跟我们在地面上一样,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因为这个洞口很窄小,我们只得匍匐前进,而且里面有一股奇怪的气味,就是那种腐朽潮湿的味道,的确不好闻,不过洞壁上很干燥,并无水珠之类的,倒是有几条黑色的小虫趴在上面一动也不动,不知是死的还是活的。

朝里爬了三四米远的时候,我对前面的九怜说:“先停停。”九怜问怎么了,我说我先看看这儿的空气怎么样,边说边拿出手机打燃了,发现火苗燃烧得很正常,便对九怜说:“继续前进。”

又爬了三四米,我的膝盖有点吃不消了,背也有点酸,不知这黑洞到底有多深,而且一直是斜着往下延伸的,不会一直延伸到海底吧?我低头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听到九怜叫了一声:“哇!”我抬头一看,顿然怔住了,九怜不见了!

“九怜!”我急急叫了一声。

四周静悄悄地,无人回应。

我急了,迅速地朝前爬去,可才爬了不到一米,面前的路突然断了!而且,面前出现了一块很大的空间,我正想叫九怜,突然从耳边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嘘声,我用手电筒一照,赫然发现九怜正站在我的左边,将食指伸在嘴朝我嘘道:“别做声,下面有人。”她边说边将手指着下面。

下面是一间石室,离这上面有一两丈来高,大约有一间教室宽大小,里面并无其它东西,只是,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个人,奇怪的是我用手电筒照去的时候,那些人并无移动。

“好像是死人吧?”我说。

“不,我刚才看见一个人动了。”九怜轻声说:“而且动得很快,一下就不见了。”

想起在找到那些飞机与越野车时九怜所做的恶作剧,鉴于前车之鉴,我这时对她的话半信半疑,便试探着问:“你是不是看花眼了?你仔细看看,那些人的确都死了。”

我用手电筒照在其中一人的身上,虽然很远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依稀还是可以辨认那是一具干尸。

“真的有活人,”九怜认真地说:“我真的看见一个人,像老鼠一样一下就溜过去了。”她边说边还用手做了一个极为夸张的动作。

看九怜这严肃的样儿不像是在开玩笑,便用手电筒将下面的石室仔细照了一遍,发现的确没有会动的东西,便说:“我们下去看看。”

九怜轻轻一跳就下去了,不过对我来就这就有点难度了,还好这儿有一条斜着下去的石阶,我踩着石阶小心翼翼地走到下面,用手电筒朝其中一具干尸照去,发现那人的肉已经完全干枯,像是一具具烘干的腊肉。

真可怜啊!想必是在这儿饿死的。我想起了地面的飞机与越野车,难道是他们的?他们因为在这地底出不去,所以全都死了,那飞机与车自然也无人开走。

“呼!”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冷风,我忙回过头去,只觉得一道黑影一闪而过,九怜大声叫道:“有人!”她用手指着前方,我将手电筒顺着她手所指的方向望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不过我可以肯定,刚才的确看到了一条影子,只是速度太快,我根本就来不及看清楚那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