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石棺中的老人/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木问我怎么了,我急急地说:“先上去再说!”边说边跃出了密室,朝楚香香她们叫道:“快,跟我上来!”

楚香香与小师妹等人完全愣住了,九怜冲我叫道:“逸哥,你干什么?怕了吗?”

“来不及解释了,上去再说!”我迫不及待地朝石室外跑去。(ziyouge.com)

心急火燎地爬到洞口,发现洞口有光,洞口也并没有被封,这才如释重负,有种侥幸获生的感觉。

待大家都上来了,九怜极为不悦地问:“逸哥,你搞什么?一惊一乍地?”

我这才说出了心中的忧虑,因为叶子秋逃走了,大家也都下了石室,上面空无一人,万一叶子秋上来了,在上面将石头一盖,将土一埋,我们就成了第二批地底人了,恐怕像下面那批死尸一样,永远在下面安家。

“原来是为了这个。”九怜极为不屑地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吓我一跳!”

沐木说:“叶子秋既然一路跟踪我们而来,一定是想知道我们在找什么,可能他也想找到什么,现在我们都没找到,他也不至于赶尽杀绝,如果他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倒是有可能会把我们埋在下面。”

“这个很难说,叶子秋阴险狡诈,什么事干不出来?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胡天赐说:“既然这样,我们还是不用下去了,把这洞给埋了吧。”

“不,要下去的,我不能白来。”

我想了一番,我要找的东西极可能就在密室的那块石头后面,而正如胡天赐所说,那石头后面危险重重,弄得不好,极可能会带来灭顶之灾,所以,我不能让别人随我一同下去,便对沐木他们说:“我得再下去看看,你们在上面,只要发现不明物上来了,就把它给弄了,更不能让叶子秋这种小人把洞给填了。”

“你还要下去?”胡天赐皱起了眉头。

“下去就下去呗!”九怜说:“走吧,我陪你去。”说着就要往坑里跳,我一把拉住了她说:“你别去,我一个人去好了。”

楚香香说:“小逸哥哥,你若要下去,就由我陪你去吧。”

“不,你不要去。”我一口拒绝了。

沐木说:“蓝兄弟,由我去吧,那石块恐怕被高人封印过,若不解封,只怕打不开的。”

“我会。”我得意地说:“你给我的那本笔记里有过解封的解说,我早就学会了。”

“不要废话了,快下去吧!”九怜甩脱我的手就往坑里跳去。

胡天赐说:“不如就我跟逸哥和九怜下去吧,沐大哥你们在上面看着这洞口。”

沐木只得说:“好吧,不过你们凡事要小心,不管什么情况,半个时辰就得上来,如果半个时辰后你们还没有上来,我就下来找你们。”

我与胡天赐、九怜再次再到那间密室里,我们用手电筒将那块砖观察了很久,发现这块砖是一块整体,连丝毫的缝隙也没有。我抽出龙泉剑,猛地一剑刺向石块,剑尖入了一寸,冒出了一缕青烟和几粒火花,而那石块却纹丝不动。

“一定有机关。”胡天赐说,“这不像是被封印过。”

于是,我们在密室里去找机关,可找了半天,依然一无所获。

九怜极不耐烦地说:“你们要找你们找,我出去看看。”说着就跳出了密室,在那座獠牙雕塑前停了下来,抬头朝雕塑看了看,腾身跃了上去,轻轻落在雕塑的头上,在上面轻轻地跳了跳,雕塑自然是分毫未动。

“逸哥,你不是有一只匕首吗?”九怜突然问。

我说是有一只,九怜说:“借来用用呗。”我问她要干什么,九怜说:“这怪物的两只牙好像会发光,不知是啥玩意儿,或许是黄金呢,我给你弄下来你带回去说不定可以换点零花钱。”

什么黄金,我根本就没兴趣,我现在只想找到一个能复活古惠欣的宝贝,其它之物在我眼中一概视如粪土。

“借来用用嘛,别小气。”九怜将手伸到我面前。

我不想跟她纠缠,便将匕首递给了她,九怜接过匕首得意地笑了一声转身跳了出去。

胡天赐这时也停了下来,一脸沮丧地说:“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机关。”

“会不会机关在外面?”我问。

话音刚落,突然,“轰隆--”一阵巨响从石壁里传来,我和胡天赐吃了一惊,不约而同将手电筒朝声音发出的那一面照去,发现竟然来自大石块那一堵墙,我正想过去看看,突然,那石块竟然自动伸了出来,而且还是一整块地朝外移出。

“发生什么事了?”九怜跳了进来。

我们没回她,急急地去看那伸出来的石块,这一看,大吃一惊,这伸出来的并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座--石棺!

石棺并没有上盖,里面赫然躺着一个人,那人穿着华丽的衣裳,面色苍白,年纪在五六十岁之间,是一名老人,而令我们惊讶的是,他竟然是西方人!

“哇,什么人?”九怜惊讶地问。

我和胡天赐都没有做声,目不转睛地盯着棺材里的老人,他双手合在胸前,而他的双手掌下压着一只铁盒,铁盒一本书大小,很薄,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

难道这只铁盒的东西就是我千辛万苦要找的东西?

几乎是同时,我和胡天赐将手伸了进去,一人抓住了铁盒的一端,我们又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放手。

“干什么?”九怜也抓住了铁盒的一头叫道:“这人是我放出来的,这盒子得归我!”

我和胡天赐齐望向九怜,用眼神问她为什么说这人是她放出来的。

九怜说:“我刚才碰了外面那怪物的獠牙,这石棺才出来,那獠牙就是机关,所以说,这石棺能出来,全是我的功劳,你俩都给我放手!”她说完用力一拉便将铁盒抓了过去。

我和胡天赐慢慢收回手,突然,石棺里的老人睁开了眼睛,倏地从石棺里坐了起来,我和胡天赐大吃一惊,齐朝后退了一步,九怜也惊道:“活了?”

而那老人只是坐了起来,一动也不动,一双深灰色的眼睛鼓得大大地,我一看那眼睛,只觉得一颗心猛地一沉,忙收回了目光,那眼睛,竟然能摄人心魂!

胡天赐慢慢伸手朝老人后背推去,我忙低声喝道:“别动。”胡天赐将手缩了回去,我朝着老人鞠了一躬,恭敬地说:“前辈,我们无意冒犯,只想借您的铁盒看一看,多有打扰,请原谅,你继续去睡吧。”说完用龙泉剑伸到他胸前想将它推倒,他猛地一口朝我的龙泉剑咬来,“嚓!嚓!”牙齿咬在我的剑刃上发出尖锐的摩擦声,我忙抽回剑,幸亏我的剑不是非凡之物,上面并没有留下任何牙印。

我心有余悸,紧盯着老人,而老人依然坐在那儿并无反应。

九怜捂着胸口,一张嘴张得老大,半晌才问:“他……他还是活的?饿了吧?”

胡天赐说:“他这可能是尸体反应,其实它是死的。”

九怜说:“别管它了,我们先上去看看这盒子里面是什么。”

我想,这老人在这儿沉睡了很久,我们打扰了他的清静,现在又让他从棺材里坐了起来,若就这样走了,只怕太不礼貌,也很不负责,我们东方有入土为安一说,西方人也理应入“棺”为安,还是将他躺在石棺里,再将石棺推进墙里去吧,不然来了老鼠之类的啃坏了他的尸体,那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不对,照上面的大青石及下面的那些死尸看来,这老人应该也死了很多年了吧,为什么他的尸体还完好无损?就像才刚死的一般,除了皮肤白得吓人一坏,无并其它异样。

难道,这石棺跟水晶棺材一样,拥有保鲜尸体的功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