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盗墓笔记/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怜见我和胡天赐站在这儿都没动,催促道:“你们还站在这儿干嘛,快走啊,万一这人从棺材里跳了出来咱们想走都走不了了!”

“不能就这样走了,”我说:“先将这老人放进去。(ziyouge.com)”

胡天赐也没有动,想必跟我想的一样。

九怜看了看手中的铁盒说:“你们不走我先走了,这老人太碜人了!不,太碜鬼了!”她说完就朝密室外走,走到门口时,突然“呀”地一声停了下来,然后问:“你……你怎么也下来了?”

我和胡天赐朝门口望去,见沐木来了,他朝石棺里的老人看了看,微微一怔,来到老人面前仔细看了一番,沉着眉问:“你们怎么将它弄出来的?”

“是我弄出来的!”九怜立即将情况说了一遍,沐木的脸色不太好看,命令般地说:“马上将它放回去!”说完伸手就要去推老人,我忙叫道:“等等!”沐木惊讶地望向我,我指了指老人说:“它……它会咬人。”

“咬人?”沐木的双目沉了下来。

“啪啪……”突然一阵杂乱的惊鸟拍翅的声音从密室外专了进来,我们面面相觑,这下面怎么会有鸟?

“快跑!”胡天赐突然大叫了一声,掉头就朝密室外跑去。

站在门口的九怜突然呀地一声惊道:“好多的鸟,妈呀!”但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声音立即被一阵惨叫声给淹没了:“啊--”

我和沐木还在惊诧,却见数只黑色的小鸟从密室外席卷而来,密密麻麻,朝着我们劈头盖脸地扑来,在我们身上又叫又咬。

是蝙蝠!

我们大吃一惊,这蝙蝠太多了,怎么拍也拍不掉,纷纷抱头朝密室外跑去。一部分蝙蝠跟了上来,我们无瑕去管那石棺中的老人急急朝洞口外逃去。

待上了地面,有数只蝙蝠也跟着飞了出来,我忙不迭用剑挑起那块青石盖了上去。

“发生什么事了?”楚香香与小师妹惊讶地问。

我们惊魂未定,只见各自脸上都有被蝙蝠抓咬的伤痕,九怜摸着脸哭似地叫道:“可恶,把我的脸抓花了,这下怎么办啊?”

沐木说:“那蝙蝠只怕有毒,小师妹,拿药来。”

小师妹边给沐木上药边问:“怎么会有蝙蝠了?”沐木说:“这蝙蝠来得太突然,只怕是受了亡灵召唤。”

楚香香也拿出了一瓶药给我擦伤,我接过药说:“我的伤不要紧,先给天赐擦。”边说边将药递给胡天赐,九怜在一旁杏目圆瞪,生气地问:“我呢?”我笑着说:“你那点小伤有什么关系?反正别人又看不到你。”

“你--”九怜跺了一脚,用力踩着地面来到我面前,抓起我的手便咬,我忙抽了回来,胡天赐将药瓶递给九怜说:“你先用。”

九怜哼道:“才不用你的。”

小师妹呵呵笑着说:“来,九怜,用我的。”

九怜接过药瓶朝我瞪了一眼,还哼了一声,像是在说,我才不稀罕你的药!

我想起沐木刚才他所说的话,疑惑地问:“难道那蝙蝠是冲着石棺里的老人而来的?难道我先前勘测到的鬼魂是那个老人?它的魂魄还在棺材里?”

沐木应道:“有可能是。”

“但是那些蝙蝠是从哪儿飞来的呢?”胡天赐问。

我说,那些蝙蝠隐藏在密室外面那一间石室的室顶,那室顶上离地面很近,甚至还有几个小洞,有光线下去。

按照那石室的地底的位置,我朝前走出了约二三十来米站住了,望着面前的那一处草青丛说:“应该就在这下面。”

这时,日已西落,余晖落在海平面上,犹如一副美丽的水彩画。

九怜问:“我们还要下去看看吗?说不定那个老人被蝙蝠给吃了呢!”

我说不怕被蝙蝠咬你就下去呗。九怜哼了一声,白着眼说:“才不要你管!”

沐木说:“天就要黑了,就不要下去了,明天白天我们再下去看看。”

我突然想起了个铁盒,便朝九怜望去,问她铁盒在哪儿,九怜伸出双手说:“刚才在爬上来时给弄丢了。”

“丢了?”我生气极了,忙问:“丢哪儿去了?”

九怜漫不经心地说:“刚才那么急,只顾着应付蝙蝠,谁知道丢哪儿去了呢!”

“我要去将它找回来!”我来到洞口旁就要去掀那大青石,却被沐木与胡天赐给挡下了。

“现在下去太危险了,”胡天赐说:“至少也得那些蝙蝠散去了才下去。”

“可它们在下面,我们怎么知道它们散去了?”

沐木说:“再等一个晚上吧。”

我很郁闷地走到一旁,想起九怜将那铁盒弄丢了,功亏一篑,抓了抓头,又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后悔莫及,早知这样当初就该将铁盒给拿过来,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一只小鬼手里实在不安全……

突然,我的手拍到一个鼓鼓的东西,我从衣袋里拿出来一看,是我从被叶子秋杀死的那个老头身上搜到的笔记本,先前一直忘记看,现在有时间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我索性在地上坐了下来,摊开笔记本慢慢看了起来。

看了两页,我发现这日记本上记的全是日记,这日记看得我很动心,就把它记下来公诸于世。

我完全按原文搬抄下来,日期就不记了,日记中的“我”自然是日记本的主人。

原日记如下:

听老友说有一座岛上有一座陵墓,墓里的黄金足以买下整个欧洲,我们一行九人来了。事情进展得很顺利,我们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这个岛,也很顺利地找到了入口。

进入墓室后,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困难,当然,也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富有。谁说这下面有黄金的?我们连一块砖都没有看见。不过我们不甘心,所以继续在这儿寻找。

后来我们对这儿的一切产生了置疑,两座墓室,除了一座雕塑外,别无一物,甚至连一具棺材也没有,难道有人抢先一步将这里所有的一动扫劫一空了?

老良终于按捺不住了,说这是个骗局,要走,我们都心存不甘,虽然我们什么也没有找到,明知什么也不会找到,但没一个人响应老良,老良说,你们就继续在这儿找吧,老子上去了!说完他就走了。

我也有想走的意思,抬头朝面前的这个石雕怪物看了一眼,突然发现它的眼睛亮了!我吃了一惊,只怕在这下面呆久了,视力有问题了?

没想到老良很快就退了回来,惊慌地说,出口被封住了!我们以为他开玩笑,就调侃他,是不是不甘心上去才找这样的低级借口,老良却大声叫嚷,急得几乎要将这个墓室给炸了,我看他不像是在演戏,就去看了,这一看,令我非常愤怒,出口真的被人给封死了!

当大家都认识到出不去后,每个人几乎都疯了。接着我们用尽一切办法在想怎么出去,结果,都失败了。我们下来并没有带什么工具,而这下面四周都是石壁,一般的工具根本就撬不开。

最后,我们心灰意冷,只有在这儿等死。

这天(三天后),我们粮断水尽。

这天(五天后),我们都没有了力气,全倒在地上等死。

这天,朦朦胧胧中,我看见一只蝙蝠飞到了我面前。对,是一只蝙蝠,我没有看错。我这时又渴又饿,一只蝙蝠对我来说也是美味佳肴,待它飞到我面前时,我幸运地抓住了它,一口喝干了它的血。

喝了蝙蝠的血后,我竟然不饿了,也不渴了,全身突然充满了力量。

接下来的日子,我以喝血渡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