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石棺里的老人不见了/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儿,我将日记本合上了,可以想像,日记的主人在发现吸血能让他活下去后,依次将他的同伴吸光了血,尔后,在没有人血可吸的情况下,他并没有饿死,而是坚强地活动着,我想,接下来的日子,他恐怕是以吸老鼠血为生。|ziyouge.com|

若能吸血为生,难道他变成了吸血鬼?

为什么他被一只蝙蝠咬了过,就变成了嗜血动物?

这时,九怜朝我这儿走了过来,为了防止她抢我手中的日记本,我将之放进了衣袋里,然后有意板着脸,表示我对她丢失了那铁盒心中还耿耿于怀。

九怜来到我身边嘿嘿笑了一声,悄声说:“逸哥,真的不好意思啊,我把铁盒给弄丢了。”

我大方地说:“没事,只要你没弄丢就行了。”

九怜眉开眼笑,“逸哥真好,要不这样呗,我再下去将那铁盒找回来,我记得我好像是将它掉在外面的那间石室里了。”

其实我也挺想下去找,可那些蝙蝠太烦人了,数量多,而且还咬人,最可怕的是,我担心被咬了后像日记主人一样,也变成一只吸血鬼。

“先别下去,等蝙蝠走了我们再下去。”

“可是那石头盖着出口,蝙蝠怎么走啊?”

我觉得也是,来到洞口边,用剑将大青石挑开了,顿时,从下面飞出一只只黑色的小蝙蝠,噼里啪啦之音不绝于耳。沐木与楚香香等人也被吸引了过来,大约连续飞了十来分钟,地洞里的蝙蝠才飞完,而那些蝙蝠全飞向孤岛的另一头,大概在那一头有一个蝙蝠窝吧。

“现在可以下去了。”我说。

沐木劝道:“还别急,再过些时辰再下去吧,里面肯定还有一些没有飞出来的蝙蝠。”

待吃了晚饭,我等不急了,如果叶子秋还在下面,或许他在我之前先下去了,找到了那铁盒,只怕我要再从他手中找回来那就更难了,所以我悄悄跟楚香香说,我要下地洞去,楚香香赶紧抓住了我的手,劝我不要去,我说我必须要去,楚香香见拗不过我,就说要陪我一同下去,我没同意,跟她说,如果半个时辰后我还没有上来就把洞口给封了,楚香香竟然哭了,引来了九怜,她问我们怎么了,我担心这丫头节外生枝,忙将楚香香抱在怀里淡淡地说没什么。

趁大家没注意,我迅速地跳了下去,以最快速度钻进了洞里,一路寻找,来到了前面的那间石室,并没有发现铁盒,也没有看见一只蝙蝠,看来那些蝙蝠都飞走了,我就一直寻找下去,来到了放有獠牙雕塑的那座石室,依然没看见铁盒。

难道在密室里?我又朝密室走去,首先将手电筒朝石壁上的石棺照去,这一照,大吃一惊,石棺里的老人不见了!

难道它自己躺进去了?

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当来到石棺前时,再次倒抽一口冷气,石棺里空荡荡地!

那老人已不翼而飞!

它哪里去了?是它自己走出棺材的么?它复活了?

我发现石棺上有好几滴血,那血乌黑乌黑,我上前用手沾了一点,发现血迹还是新鲜的。

这是什么血?

难道是蝙蝠血?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我忙转过身关上了手电筒,四周顿时暗了下来。

一会儿,一条人影出现在密室门口,我的眼睛已适应了这儿的黑暗,当看清出现在门口的那人时,我暗暗吁了一口气,是九怜,便打开了手电筒。

“你怎么也下来了?”我问她。九怜嘿嘿笑道:“我看你下来了就跟着下来了啊。”她轻快地走了过来,朝石棺里看了一眼,顿时呀地一声叫道:“人呢?”

我说走了,九怜指着石棺里睁大眼睛问:“它……自己走了?”我说是的,我下来就看见这里面空了。

“不会是乍尸吧?要么它活了?这上面还有血,会不会是它吸了蝙蝠的血才活的?”

九怜的话令我心中一动,难道那个老人是吸血鬼?听说吸血鬼不死不灭,它会沉睡,只要有血就能将它唤醒。

当然,这些都是西方神话,到底是不是真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嘘--”九怜朝我嘘了一声,轻声说:“来人了。”我也听到了脚步声,忙将手电筒再次关了,向九怜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动,慢慢地走到密室门口朝外面望,那人还在前面的那座石室里并没有过来,只是隐隐有光从那边射过来。

会是谁?难道是叶子秋?

九怜也凑了上来,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去看看。”我担心是叶子秋,那人太过阴险,只怕单纯的九怜会吃亏,便制止了她,对她说:“不用去,我们在这儿守着,他会过来的。”

果然,那道光从匝道里慢慢地游了过来,越来越亮。

“来了!来了!”九怜兴奋地叫了起来。我忙嘘了一声,那人显然听到了我们的声音,那道光立即熄灭了。

等了约两三分钟,那人依然没有过来,想必跟我们一样,也在黑暗中等待着对方的出现,我等不住了,对九怜说:“你在这儿别动,我过去看看。”九怜立即说:“我去吧。”我压住她的肩命令道:“你别去,不要动。”说完我蹑手蹑脚地朝着匝道那边走去。

待到了匝道出口,我贴在墙边等了一会儿,隐隐可听见从那边传来一阵轻微的呼吸声,是人错不了,我想与其这样守株待兔,不如先发制人,想到这儿,猛地跳了出去将手电筒朝那方射去。

只见一条黑影在对面的石室里一闪而过。

“谁!”我大喝一声便跑了过去,迅速地来到对面的石室里,将手电筒朝那人影隐没的地方射去,却听到一个人低声说道:“逸哥,是我。”

我用手电筒照着他,如释重负,是胡天赐。

“天赐,你怎么也下来了?”我惊讶地问。

胡天赐说:“我发现你和九怜不见了,想到你们可能下来了,我担心你们会出事,所以也下来了。”他边说边打开了手电筒朝我这方照,“九怜呢?”

“我在这儿!”九怜骤然从他身后跳了出来,胡天赐呀地一声,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盯着她问:“你……你怎么一下就冒出来了?”

“嘿嘿,我速度快嘛。”九怜将胡天赐打量了一遍问:“你怎么下来鬼鬼祟祟地?”

胡天赐说:“这下面好像有一股阴气,而且又是晚上了,只怕会有鬼。”

听胡天赐这么一说,我隐隐也觉得这下面阴冷阴冷地,便将石棺中的老人不见了的事说了,胡天刚也非常吃惊,迫不及待地说要去看看。

胡天赐走在前头,我拿出罗盘,发现指针竟然在飞快地旋转,我暗暗吃了一惊,忙将胡天赐与九怜叫住了,对他们说:“这下面有一个极强大的魂魄,都小心一点。”

“一定是那个老头。”九怜说:“他恐怕给复活了。”

“复活?”胡天赐惊道:“死人怎么能复活?”

九怜说:“乍尸懂不?你见识少,自然不明白。”

胡天赐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朝密室那边走去,走了几步想起了什么便问:“那个铁盒你们找到了没有?”

我说还没有,九怜却反问:“你是下来找那铁盒的?”胡天赐说:“下来找你们,顺便找找铁盒。”

“你是下来找铁盒,顺便找我们的吧?”九怜冷冷地说。

我责备九怜道:“九怜,别乱说话!”九怜吐了吐舌头,还哼了一声。

胡天赐没有再说什么,用手电筒朝前面的石室一阵扫射,我发现指针一直在飞一般地旋转,可是一直没有指明方向,像是那鬼魂一直在这密室里飘荡。

当我来到密室的中央时,指针突然停了下来,接而便是一阵左右摇晃,像是在发抖,我觉得很吃惊,突然想到,这指针之所以无法指明方向,那恐怕还有一个原因,那鬼魂要么在地底,要么在空中,因为这指针只能在二维空间晃动。

我下意识抬头朝上方望去,刚抬起头,骤然一团黑影从上方径直朝我扑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