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谁脱了她的睡衣?/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世间本有鬼,既然有,就能看见,但是,鬼又非一般之物,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得见的,比如我,这段日子一直在练沐木教我的开天眼之法,可是至今依然没开,所以若鬼想在我面前隐藏,我是看不见它的。|ziyouge.com|

所以说,如果一人说他能看见鬼,九成是假话。

对这个忘忧草的话我也半信半疑,便问她看到了什么鬼。

忘忧草说:我不但看到了鬼,还遇上了很多奇异的事。

我饶有兴趣地说:你说来给我听听。

等了约十来分钟,忘忧草竟然一次性发了好几段文字来。发来的文字如下:

我感觉我是一个怪人,我能回忆起我前生的情况,也能看得到我死时的模样。

那天晚上我经过一座坟地,我看见一个人从坟里爬了起来,它全身是泥,双眼空洞,头发掉光了,非常地恐怖,它朝我望了一眼,我逃似地跑了,以后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我跟朋友说起这事,他们没一个人相信的,还说我是神经病,可是你相信吗?

在我从坟里回来的这一晚,当时我睡在床上,感觉被什么东西压着了,那东西像是千斤巨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想推,可怎么推都推不动,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的胸膛上放着一只手套,一只很旧颜色掉光的老手套,如果我记得没错,这应该是上辈子我的恋人戴过的;

我从坟里回来的第二晚,我害怕极了,尝试着给我朋友打电话,想叫她来陪我,第一次,没打通。第二次,也没打通。当我打第三次时,终于打通了,我听到了呼呼的声音,还伴随着哗啦啦的声音,我分辨得出,那是风声与水声,而我朋友一直没有说话。第二天,我听到了一件不幸的消息,我朋友死了,死在一座水潭边,而且已经死了三天了。查不出她是怎么死的,而她的手机,一直在她身边。我突然很害怕,她既然死了,为什么还能接我电话?

这是我从坟里爬回来的第三天,望着天越来越黑,我的心也越来害怕,我不敢入睡,一个人缩在床上,这时,门铃响了,我吓了一跳,不过我还是去开门了,我没想到的是,来的竟然是他!我前世的恋人呵!他将手伸给我,说带我走。我跟着他,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我听到风声,水声,这儿是一座水潭……

我想这个忘忧草真是一个讲故事的好手,说出来跟真的似的。

突然,我想到了一点,她自称她能回忆起她前生的模样,难道她是一个通灵人?若这样,她看到尸体从坟地里爬出来,也不足为奇。可是怎么解释那只旧手套与手机里的声音呢?难道这是她的过去或将来即将发生的事?

我发信息问她:你说的是真的?

她回答道:是真的,我发誓!

我说你恐怕开了天眼,忘忧草问什么叫天眼,我说就是人的第三只眼睛,能看见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忘忧草发来了一个哦字,过了一会儿又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能记得我前世恋人的模样呢。我说不会吧,难道你在投股转世时没有喝孟婆汤?忘忧草说:不知道,可能是吧。我就好奇地问:你的前世恋人是什么样子?

过了一会儿,忘忧草发来信息说:他呀,很高大,很英俊,也很潇洒……

呵呵,我怎么感觉这在说我呢。

忘忧草又说:我将他的样子画了下来,你要不要看看?我说好啊。一会儿,她发来了一张图片,是一张手绘画,当我看清面上的人时,大吃一惊,怎么这个人这么像我呢?

她会不是在调戏我吧?难道是某个我所认识的人?

“砰砰……”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接而听到九怜在叫:“小金,开门。”

我打开门,九怜一头扑了进来,重重地在我床上坐下了,我见她秀发如瀑地罩在眼前,愁眉苦脸无精打采地,便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抓着她的手问:“怎么了小鬼?”九怜看了我一眼,又迅速地将脸偏开了,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说:“有两件事,不知该不该跟你说。”我说既然你来找我了,当然得说了。九怜说:“不知先说哪一件啊。”我说你就按先后顺序来呗。

九怜说:“我刚才做梦了,梦中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说九怜,来啊,来这儿……”她边说边招手,因为她是披散着头发的,声音又有意用上了怪腔,那动作非常缓慢,好像真的在向谁招手,看起来非常地诡异,要不是我胆大,这回儿肯定是头发都要吓得指起来了。

我说你这是在做恶梦了吧?九怜摇了摇头说:“这不像是梦,显得非常地真实,就好像真的有人在叫我过去。”

九怜的话我还是不能完全信,我盯着她问:“你看清了那是什么地方了吗?又是谁在叫你?”九怜皱着秀眉说:“没看清,也看不到是谁,只看到是一条模糊的影子,在向我招手,不过我感觉,他一定是个帅哥……”

“花痴!”我骂了一声。

“你才是花痴,”九怜白了我一眼,极为不悦地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后来我还真的从床上坐起来了,准备出去呢,但是,我又想到,逸哥就在我隔壁,他要是看到我跟你去了,他一定会气死的,所以我才不跟你去呢,于是我就醒了。”

我问,醒了以后呢?

九怜说:“醒了以后,发生了一件更为怪异的事。”我问是什么事,九怜看着我说:“我说出来你千万别生气啊。”我笑了,说我怎么会生气呢?你又没真的跟人家走。

“可是……”九怜抓了抓头发,像是十分烦燥,我将手搭在她的香肩上,柔声说:“放心吧,我不会生气的,我就算生天下人的气,也不会生我九怜的气啊。”

九怜说:“这可是你说的。”

我重重地点头道:“是我说的,我向天发誓啊,不管九怜说了什么,我都不生气。”

九怜这才放心地说:“好,那我说了啊,我醒来后,往身上一看,结果--你猜到我看到了什么?”

我问她看到了什么,九怜说:“我发现我的睡衣不知被谁给脱了。”

九怜的话令我差一点从床上跳起来,但是,我刚才说过我不会发火的,所以我依然坐在床上,手还是放在九怜的香肩上,眼睛一动也不动地望着她,我说你再说一遍,九怜盯着我怯怯地说:“我醒来后,发现我的睡衣不知被谁给脱了,我……我以为是你脱的呢?你也知道,我的房门并没有关紧……”

我立马从床上弹跳了起来,身子像箭一般朝门外射了出去。我首先想到的是,这是在旅馆里,来这儿的人很多,鱼龙混杂,说不定来色狼了呢?

可是我站在走廊上时,发现每户房间的门都关得紧紧地,而且,九怜的房间在我房间的左边,楚香香的房间在我房间的右边,接着过去便是沐木的房间,再过去是小师妹的房间。

也就是说,九怜的房间在最左边,而且那边就是墙了,并没有其它的房间了。

会是谁无缘无故地去把她的衣服给脱了?她法力高深,警惕性极深,根本就没人能近得了她的身!

我望着九怜,只见她这时穿着睡衣,米白色的丝稠,很薄很薄,薄得几乎透明了,因此她那美丽的胴体在睡衣下若隐若现,而那的胸部发育得非常乐观,像两座小峰傲然直挺,这时将睡衣也高高地凸起,令我忍不住想上去爬一爬。九怜被我望得不自在了,说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紧盯着她问:“你确定你的睡衣被脱了?”九怜说是啊。我又问:“不是你自己脱的?”九怜说:“不是,我还以为是你脱的呢!”

不是九怜她自己,又不是我,也不是别人,难道是--鬼?

我果断地对九怜说:“回房去,我看着你睡。”

“好啊。”九怜转身便朝她的房间里走去。

进得九怜的房间里,我闻到一股茉莉花的清香,还伴随着九怜身上的一种特有的体香,令我整个人都陶醉了,要不是人鬼结合对身体有损,我想我现在一定把九怜给叉叉了。

九怜很灵巧地在睡上躺下了,双手放在胸前睁大眼睛望着我,我也望着她,我说:“我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胆敢脱我家九怜的睡衣!”九怜笑嘻嘻地说:“你一定要看清楚了。”

接下来,九怜就慢慢闭上了眼睛,她非常安静,丰满的胸脯随着呼吸而此起彼伏,我觉得她睡觉的模样美极了,就这样看着她,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我渐渐有些累了,准备起身走一走,就在我将要起身的时候,突然,九怜的睡衣被翻了上去!

像是一阵风吹翻了树叶。

她穿的睡衣其实就是睡袍,本来下摆不及膝盖处,这时下面一结翻了上去,刚到她的小腹处,露出了她那粉红色的小内内。我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眼睛紧盯着那儿无法移开。而灵灵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依然微闭秀目,好像已经进入到梦里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